一個男人的告白:「耐心是一段關係裡的必須,但僅限於兩個人關係成立時。男人不是不會被誠意所感動,而是它是最後才觸動心的東西。」

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或多或少心上都會帶點傷,不小心觸碰到就會痛、不確定是否可以痊癒,很多時候都是小心翼翼。

你談過戀愛、被拋下過,所以清楚那種傷疤,那種欲言又止的悲傷,想傾訴卻又無處可去的灰心,因此很懂得去體諒。而你也要自己去體諒。很早之前你就學會,同理心是一種必須。你想這是一種體貼,一種經歷過時間所帶來的長大,你懂得站在別人的立場去思考,而不只是用自己想法去判斷事情。也因此,當他向你說著,前任情人如何棄他於不顧,上一段感情的傷口還沒痊癒時,你也只是點點頭沒說話,希望可以用溫柔包覆他。

所以你用傾聽替代提問;微笑替代催促,不強迫、不勉強,總有天他的傷會好,只要他需要,你都會在。然後,有天他就再也離不開。他需要的是時間,而你只需要付出點耐心就可以。

那時候的你千思萬想,唯一沒想到的是,他會回去。他們舊情復燃了。事前徵兆不那麼明顯,可能只是幾天的較不熱絡的聊天、或許是他臉書上動態訊息更新得較慢,但他並沒有消失,只是比之前回應得較少、較慢,如此而已。你猜,應該是他最近比較忙的緣故,過幾天就會好轉。你有的是耐心,缺的只是他的回應。這是你所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釋,但你卻忘了,愛情從來都不講究邏輯。

一直到從某個人嘴裡傳來:「他跟她復合了。」你才驚覺,你的最合理,其實只是架構在自己的想像當中,而愛情的出乎意料、措手不及,也都是架構在合理上頭。跟著你也才明白,原來自己無法擁有的不只是「女朋友」的稱號,而是「追根究底」的權力。你跟他,你從來沒有立場過問,就像是他的無故消失,也同時讓你沒有了角色可以立足。

原來,是自己把好耐心變成了一種耐力賽,你們之間需要最多的不是不急躁,而是忍受力。自始至終,你以為在跟自己比賽的是時間,沒想到其實是他。你終於這樣理解。

但其實你並不難過,而是灰心的感受大於悲傷。你忍不住沮喪了起來,原來自己每天的問候,比不上她深夜的一則簡訊;原來自己每天的關懷,比不上她一時的脆弱。終於,你才記了起來,原來一直以來你們聊天的話題都圍繞著她。你早就知道,愛情從來都不是努力就行,不像考試只要用功念書就有拿高分的機會,愛情,從來都不是公平的。你很清楚知道這件事,只是沒想到自己會敗得這麼徹底。

原來、原來,一直以來,你都在他的決定之外。你以為自己的溫柔陪伴終會有收穫,但從沒想到,他真的只把你當個陪伴。

最後你終於懂了,雖然愛情的確需要耐心,因為兩個人不同,所以需要時間去溝通協調,再齊步向前,這是一種學習的過程,最後會累積成一種堅韌。但這指的是兩個人已經在一起的時候,如果還是一個人,則要多留點時間給自己。而他心裡的難關,過不過得去其實要靠的不是一個誰,而是他自己。不是誰有本事讓他的傷口痊癒,而是他願意讓誰成為它的藥方。最後你更這樣體悟到。

最後的最後,你知道耐心還是好的,但要放在對的地方才是好。也就像是感情,要愛對了人,才會好。至少你要努力不讓他的舊疤痕,變成是自己身上的新創傷,你要這樣提醒自己。

本文獲「肆一」授權轉載,出自《寂寞太近,而你太遠》一書。新書《我們都會好好的》Instagram:fourone4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