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之後德國的自由平等,最終只是黃粱一夢嗎?

難民問題擾亂了德國政壇一池春水,9月24日登場的國會大選,被戲稱「新納粹」的右翼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入主國會,成為第三大勢力。

根據德國公共電視(ZDF TV)所執行最新的出口民調顯示,2013年才成立的AfD將拿下13%席次,二戰後首次有右翼政黨入主國會;而梅克爾所屬的基督教民主黨(CDU)和其姊妹黨基督教社會黨聯盟(CSU)只有33.5%,遠遠不及2013年大選的41%。

就選舉的結果來看,保守勢力將洗牌德國的政治板塊,但有趣的是,強調反伊斯蘭、反移民、愛國且極端保守的AfD,領導人之一的Alice Weidel曾任職於高盛銀行、有跨國的工作經驗、還與同性伴侶共同生活,與支持者的形象大相徑庭。

而如此走在前端的女性,是如何得到保守男性支持者的認同,甚至吸納中間選民?而她又是誰?

新納粹崛起? 高盛女博士出線

現年不到40歲的Weidel(出生於1979年)是經濟學博士,曾任職於高盛銀行和安聯投信,更在中國工作長達6年;她與同性伴侶定居在瑞士的湖畔,還領養了兩個兒子。這樣背景怎麼看,怎樣都很難跟極端保守路線連想在一起。

但這樣矛盾的形象,或許就是她致勝的關鍵。根據《Foreing Policy》的報導,對白領保守的中產階級來說,財經的背景「讓Weidel看起來,起碼安全可靠。」

其實這樣的集體不安,肇因除了來自難民,更可追溯到歐債危機,德國必須花數十億歐元替南歐國家紓困。交出自己的辛苦錢,去幫其他國家收拾爛攤子,引發了德國民眾的不滿,也讓擁有國際財經背景的Weidel有了發揮的舞台。

「德國應該是歐元區的救火隊嗎?」對歐元政策的懷疑,逐漸吸引了來自更個領域的注意,其中還不乏左派的支持。而2015年梅克爾雙手打開歡迎難民後所引發的一連串治安問題,讓Weidel矛頭一轉,緊抓著難民議題猛攻,也讓不少德國選民覺得「總算有人替我出一口氣了」。

難民問題未決 歐洲局勢難解

難民問題到底有多嚴重?

2016年12月柏林耶誕市集的恐攻、維爾茨堡(Würzburg)的火車隨機砍人、科隆火車站集體性侵等,嫌犯均為難民,Weidel痛批「德國已經變成這些伊斯蘭罪犯的庇護港。」

雙手敞開的友善卻換來生命安全的威脅,也難怪反移民的右翼政黨逐漸受到青睞,其中不乏極端的政策,也獲得一定程度的支持:

1. 遣返北非的罪犯
2. 嚴格監控難民
3. 禁止回教的叫拜(Minerat); 禁止穆斯林女性在公共場合披頭紗
4. 德國退出歐洲人權法院

極端的言論,挑動著二戰後閉口不談民粹的敏感神經。對此,德國外長Sigmar Gabriel表示,「二戰之後,首度有真正的納粹出現在國會。」大選之後,亦有不少民眾,聚集在AfD黨部外抗議,直言「根本大開民主倒車!」

目前為止,沒有政黨打算與AfD合作,未來梅克爾所主導的大聯合政府(Grand Coalition)(註一)也不會有AfD的位子,但難民問題的直接挑戰,也讓連任四任總理的梅克爾,在這場選戰,嬴得特別辛苦。

註一)
採內閣制的德國,國會大選後,政黨選票若無超過50%得到絕對優勢,就必須與其他政黨合作,其席次相加超過國會一半,以組成「大聯合政府」。

資料來源:Foreign Policy、CNN 、BBC、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