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跟荷蘭

最近我們家小孩上的兩個學校,不約而同在九月初舉辦親師座談。

我家女兒上幼稚園差不多滿一年,幾乎天天帶著笑容上學去,可見幼稚園的環境與教學方式應該不錯,老師都很親切,我女兒也都很喜歡她的同學,因此當天我們夫妻抱著期待的心情參加座談,希望可以更認識老師與同學的家長。

老師會說明小孩在學校一天做了什麼,我們選擇的這家幼稚園強調建立孩子的自理能力,所以它設立了很多生活規範。

小孩進教室需要先脫鞋子、排好鞋子、放好書包、把聯絡簿拿出來放桌上、洗手、跟老師與同學們說早安、再要拿出來碗盤開始吃早餐、吃完早餐要收碗盤、洗碗盤、擦碗盤、把碗盤放進餐袋才可以開始玩玩具。

老師說,設定SOP是為了讓孩子熟悉規矩,一旦熟悉,便可以自己完成所有任務,不需要老師(或父母)特別提醒交代,這樣孩子也會比較獨立。

我很認同老師的理念,特別是自從女兒進幼稚園後,獨立很多,許多學校要求她自己完成的任務,周末回家女兒也會自己完成!

雖然老師把一天內幼稚園會發生的事情介紹得很詳細,但是大部分父母對這部分好像都沒什麼興趣,親師座談的第二個階段,就是跟英文老師座談。

英文老師也介紹英文活動時孩子會進行什麼活動,對我們而言,英文不是女兒這個階段學業的重點,所以我們只想知道女兒開不開心。不過,許多家長跟我們想得不一樣,他們在老師講完話後,都問了大同小異的問題:「老師,我是某某某的媽媽/爸爸,請問我小孩上英文課有沒有跟上?發音標準嗎?」

幼稚園希望透過這個親師座談,跟父母說明課業的內容以及教學理念,不過台灣父母或許在入學前就已經了解幼稚園的教學理念了,所以並沒有很關心。相較之下,台灣的家長在幼稚園的階段已經開始關心一個台灣父母一直以來最關心的議題「我的小孩是否能跟上,他有沒有落後呢?」,也就是課業表現。

差不多同時間,我們收到女兒每週六去上荷蘭學校的親師座談邀請,這間私立學校學生人數大概12個人左右,跟許多台灣幼稚園的規模不太一樣。因為台灣其實有不少像我這樣背景的荷蘭爸爸或荷蘭媽媽,他們因為在台灣生活,小孩比較沒有受到荷蘭文教育的機會,所以為了讓小孩可以繼續學習荷蘭文化,便開設了這個班級。

這個荷蘭學校進行親師座談的方式,就跟台灣的幼稚園相當不一樣。首先,老師在開學前先要來到我們家裡認識家長,也認識學生,老師說這樣可以比較了解每個小孩家裡的狀況,家裡是否會講荷蘭文,孩子的荷蘭文程度,因為每個小孩上課的需求與反應可能不一樣。

像我們女兒每次到新的環境,一開始總是相當害羞,需要時間適應,但一旦適應了,就很快融入環境了,老師到我們家觀察到女兒的行為,就知道第一次上課要怎麼回應女兒害羞的情況。

此外,親師座談進行的方式也跟台灣幼稚園不太一樣,整整一個半小時的親師座談中,老師只花了15分鐘在講台上跟家長宣傳與說明課程的內容,但是短短15分鐘的介紹完畢後,老師請家長們把椅子安排成一個圓形。

老師說:「現在,不是我要跟你們介紹我的教學理念,我更想要了解你們對荷蘭學校的想法、需求與期望。」

荷蘭學校的討論方式是「詢問需求」,老師會在親師座談前拜訪所有的家長,就是希望可以讓家長、老師、學校團隊以及學生,都感覺到荷蘭幼兒園不只是學習荷蘭文的地方,更是一個社群。

而這個社群並不像台灣幼稚園家長一起開LINE群組,交代一些生活訊息而已,創造社群的目的,是為了讓家長更投入孩子學習荷蘭文的過程,在台灣長大的孩子已經很少有機會接觸到荷蘭文,學校希望家長投入舉辦活動,讓小孩有機會多接觸荷蘭文化,而也希望孩子看到爸爸媽媽投入他們這個學習的場地,會覺得是一個很安全的環境,讓他們對於學荷蘭文更有自信。

這樣社群的概念,其實在親師座談已經看出來跟台灣幼稚園的差別,也就是說荷蘭學校家長不會問「我小孩是否落後」的問題,而大家更注重「我們一起能做什麼,為你我的小孩創造一個更好的學習環境」,也就是說孩子進度超前與落後,已經不是個別家庭的問題,而是大家一起的共同問題。

當然每一家學校面對的環境、機會與挑戰都不一樣,我也不知道荷蘭學校創造社群的概念是否適合台灣比較大型的幼稚園,也不曉得如果荷蘭學校學生人數增加還能維持這樣的氣氛與社群。只不過,這種老師跟家長一起討論如何共同做出貢獻的做法,確實跟台灣幼稚園中,老師向家長「報告」,而家長高度關心孩子「課業表現」的親師座談方式,很不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