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語:「怪力亂神」,孔老夫子不是不承認鬼神的存在,而是存而不論,睿智的他深知,這世界有太多無奇不有的事情,是人們現有感官無法解釋。正因為有這樣神奇莫測的現象,讓一些有心人有了施展的空間,平心而論,如果不拿這樣手法來招搖撞騙,或許還沒什麼好非議的,只不過,絕大多數的有心人目的並不單純,這就讓「神棍」與「宗教家」兩者之間,有了具體的差別。

在中國歷史上,不乏這類別有用心的神棍,為了達到目的,假託神佛降世,用各種儀式營造烘托,又用方術蠱惑人心,還用上心理暗示與催眠術,然而,我們要如何才能分辨宗教家與神棍的差別呢?這邊列出幾個歷史上經典案例,或許能給大家來參考。

清末洪秀全的太平天國

從太平天國與太平道的啟示看:神棍與宗教大師的差異
洪秀全畫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佛陀悟道之後說「人人皆可成佛」;耶穌在傳遞上帝旨意時也主張「信我者,得永生。」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智者或宗教家,都是以良善正面的包容與慈愛為出發點,來拯救世人,他們固然會點出不信的後果,但不會恐怖威嚇。然而神棍為了達到目的,不僅會用下地獄、世界末日等說法搞得人心惶惶,還會展示神跡,企圖以神明的威能迫使人相信恫嚇,這類的神棍代表,莫過於太平天國的洪秀全。

洪秀全原本是落第秀才,偶然得到一本傳教士所發的小冊子《勸世良言》,在一場大病之後,突然對病中的夢境有所體悟,於是成立拜上帝會,自稱是上帝次子,稱耶穌為天兄。他把世界分為正、邪兩大陣營,不信上帝者都是邪魔妖怪,必須信仰上帝,才能脫離邪魔妖怪的控制,他不僅將自己神格化,還妖魔化別人,宣稱現在政治之腐敗,都是狐狗始祖的滿州人施展妖法的結果,於是成立太平天國,發動起義,要把土地奪回來。

為了展現威能,洪秀全還替信眾治病,其中固然有因為心理暗示而痊癒的,但更多的是事先安排好的信徒作暗樁。這樣的作法,當然也會被其他人所利用,像是他手底下的大將東王楊秀清,就曾經演出一場上帝附身的戲碼,來棒打洪秀全,洪秀全在眾目睽睽之下,雖然忿忿不平,但也不能不配合演出。

洪秀全的案例讓我們明白,這些神棍雖然會盡可能建構自己一套信仰理論,但在斷章取義的過程中,一定也有無法自圓其說的地方,當我們意識到這些漏洞時,反而要以更理性的態度面對,因為所有正信的宗教,都不主張人們因為對信仰的狂熱而失去理性,只有神棍,才會放任並利用人們無理性的狂熱。

東漢張角的太平道

絕大多數的神棍,為了標榜自己的獨特,都會宣稱自己是「唯一」,這種唯一,有可能是獨一無二的成佛得道者,有可能當世唯一的救世主,還會被拿來攻訐其他宗教家,甚至成為上天的化身,這類的神棍,以東漢的張角為代表。

據傳張角一開始是得到南華老仙傳授三卷天書《太平要術》而有所領悟,據說當時南華老仙特別叮嚀張角,說如果掌握仙術而為非作歹,是會遭受天譴的。然而,信眾一多,張角的野心開始膨脹,不僅創立太平道,把自己當作是先覺者「大賢良師」,來招攬信徒。甚至到後來,還說自己就是「黃天」,發動十幾萬信徒起義,宣稱「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

張角傳道的方式,是教人叩頭思過,以符水治病,利用信徒的懺悔作為起義的藉口,這不是妖言惑眾又是什麼?真正的宗教家,不會鼓動人民違背既有的秩序與規律,不會宣稱自己是推翻世間政權的唯一真主,會作這些行為的,當然是神棍無誤。

東漢術士欒大和清代道士朱方旦

一般的宗教家清修自持,視富貴如浮雲,不會為自己貪戀名利,只有神棍,才會假藉特異功能,為自己圖權謀利,這類的神棍歷史上所在多有,而這邊要講的是,把知名帝王哄的神魂顛倒的神棍,欒大和朱方旦。

欒大原本是漢武帝時膠東王宮中的方士,後來被推薦給漢武帝,他要漢武帝完全聽自己的指示,才能得到仙術。但漢武帝也不是這麼容易被欺瞞的,那欒大是怎麼取信於漢武帝呢?他表演了一招「鬥棋」,也就是讓棋子在棋盤上互相撞擊,這在現代人眼中並不難,利用磁石的吸力就可以達到目的了,但沒有科學知識的漢武帝當場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拜欒大為五利將軍。

要是欒大真的是宗教家,此時應該會婉拒漢武帝的任命,因為出家人超脫塵世,並不貪戀榮華富貴,可是這欒大不僅接受了,還一路升官,甚至娶衛長公主為妻,一個修煉仙術的方士貪戀功名利祿到此地步。後來欒大無法完成漢武帝和越南交戰前的祈福,漢武帝才驚覺受騙,將他問罪腰斬。

另一個神棍則是康熙時的朱方旦,他原本只是個讀書人,迷上方術之後,辟穀閉關,出關後聲稱自己天眼已開,能知世間前後五百年事,還能以靈魂出竅幫人治病,就這樣,他以氣功、符水為人治病,名氣大到連康熙也知道。康熙很好奇,把他找來京城,恰巧此時裕親王福全的妃子難產,朱方旦硬著頭皮施法,居然母子均安,這讓他一夕爆紅,名動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