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心,好比一個結,把自己越套越緊,結果把理性閉塞住了。~巴爾札克

「我才做半年,就得了嚴重的憂鬱症,每天都想自殺,但是我竟然又做了九年半,整整十年!」

當時,阿杰在一家台北人氣餐廳擔任主廚,由於開在影城裡,有宵夜場,每天上午八點到店裡,忙到晚上十一點洗碗人員下班,再接收洗碗工作,回到家都凌晨五點。半年之後,身心不堪負荷,請公司多請兩名廚房助理幫忙,可是集團大老闆竟然拒絕,總經理居中傳話:

「餐廳才開,大家手腳不靈光,再做半年就不忙了,現在何必多請人?」

每天睡不到5小時,不值得年終30萬元?

聽完之後,阿杰的心靈重創,犧牲奉獻到這個地步,竟然一點都不被珍惜,大為崩潰,醫生診斷出他得了憂鬱症,必須離職才能保命。可是嬰兒潮這一代是認命的,阿杰還是忍辱負重,把餐廳當成自己的孩子,無怨無悔的再做九年半。直到發生一樁衝擊性事件,阿杰才真正心死。

第十年春節,發年終獎金的時刻,另一名合夥人特別發給他30萬元,是有史以來最高的一次。眼見廚房裡其他十多名同事一毛錢也沒,阿杰留下6萬元,餘者均分給同事。老闆事後得知,大發雷霆,把會計找來臭罵一頓。

「怎麼可以給30萬元?」

「是您批核的。」

「我有三十幾家餐廳,不可能所有帳都看得仔細,你是會計,應該做好把關!」

月淨利200萬元,月領9萬多元

在這個當下,阿杰才知道自己每天睡不到五個小時,足足辛苦十個年頭,在老闆眼裡,連30萬元都不值!當時這家餐廳在阿杰的掌舵下,是影城最賺錢的一家,本來老闆預估每月營業額400萬元,阿杰硬是做到翻倍為800萬元,淨利200萬元。阿杰在心寒之下遞出辭呈,同事調侃他說:

「餐廳這麼賺錢,你分紅得多,這十年賺飽了,才想離職吧!」

「我的月薪8萬元,再加紅利,月領9萬多元!」

「這麼少,值得你把命拼成這個樣子嗎?」

因為家境佳,就給他少少的薪水

之前阿杰到任何一家餐廳工作,境遇都如出一轍,好像是同一名編劇寫出來的腳本,其中有幸也有不幸,幸的部分是老闆都很重用他,他也會把生意做到財源滾滾,不幸的是老闆都不會給他好薪水,知道他個性好強,薪水再低也會撐到底。

在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阿杰曾在「X園」工作十年,最後當上主廚,當時「X園」是全台灣最高檔的餐廳,政商名流、衣香鬢影,黑頭禮賓車進進出出。老闆欣賞他的才華能力及工作態度,經常帶他到世界各國吃最高檔的米其林餐廳,像法國、義大利、日本、香港等,讓他打開眼界。阿杰也回報知遇之恩,油門踩到底,從早到晚拼命工作,月薪也不過是—

5萬元!

阿杰坦承,從來不是為了薪水而工作,只要是能夠實踐理想,自我滿足,並不在意錢的多寡,更何況老闆帶他遊歷各國,大幅提升視野與格局,是金錢無法衡量的。可是當老闆以為他家境佳、不缺錢,是一個知足的人,而無意改善低薪時,阿杰也會心生挫折,他說:

「錢,是汗水的報償、智慧的結晶、能力的證明。」

痛過,才懂得珍惜

阿杰的父親是外商高階主管,十六歲不顧父母反對,輟學工作至今三十多年,是上一代典型的「死忠員工」,會做不會爭,只要求自己做得更好,不要求老闆給得更多。鞠躬盡瘁,幾乎做到死而後已,每家餐廳無不生意興隆,卻沒有老闆要付合理薪水,令人不可置信的是,阿杰還能最少做四年,有兩份工作滿十年。

42歲時,有一天他醒來了,決定不再為人作嫁,而是自己開餐廳,做不一樣的老闆,與員工一起打拼,共享利潤,幫助他們擁有舞台,並賺到錢。

「我一心一意想的是,怎麼『成就』員工。」

阿杰從基層做起,「看得懂」員工的辛苦,「讀得懂」員工的期待。因為痛心過,痛到罹患憂鬱症,天天想自殺,能夠感同身受,不想再讓員工也這麼痛心。

老闆貪錢,失去員工的心

阿杰抵押房子,和兩名28歲年輕人合資開餐廳,年輕人沒有太多資本,各投資一成,自己占八成股份;後來因故必須增資時,阿杰不忍心合夥人的股份稀釋,自己悄悄掏錢出來墊了;隔年則是主動撥出兩成股份給他們,自己退為六成。生意好到座無虛席,再開分店時,則讓兩名年輕人一躍成為大股東,自己退居小股東。

「這是分享經濟的年代!他們全力以赴,我則是不貪,彼此互相成就,反而把生意做得火紅。」

「在工作夥伴的身上,看到我年輕時的熱血,我沒有孩子,就把他們當作家人一般,打從心底地愛他們。」

現在,多數老闆都撐得很辛苦,不斷抱怨:「生意不好做!錢不好賺!」阿杰認為是惡性循環的結果,主要原因是老闆自以為萬能,天下是自己打下來的,看不懂員工的付出,不珍惜他們的努力,在追求財富的過程中迷失,變得貪得無厭,逼得員工在失望之餘,不得不離去。沒有優秀人才,生意垮下來是注定的結局。

「貪,是讓老闆失去人心、失去生意的原因。」

阿杰體會到,貪心的人什麼都想弄到手,結果什麼都失去。現在他當老闆,並沒有多年媳婦熬成婆的惡魔心態,深深明白一個道理,老闆賺錢之前,先要讓員工賺飽飽,才會心甘情願和老闆拼出美好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