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考慮到中國闖蕩嗎?試試人生新的機會?尋找更高的薪資?看看更大的市場?

寫到這裡,感覺自己好像在撰寫獵人頭公司的廣告詞。我不知道你的答案是什麼,但是,要闖蕩江湖之前,幾件事情先準備好。

這是我身邊朋友的真實故事。首先,為大家介紹凱薩琳。

凱薩琳是我的前同事。她在2012年時因為結識一位北京的男友,毅然決然離開家鄉,到中國工作。當時的男友在北京旅行社上班,常到上海出差,凱薩琳倒也沒有不適應問題。畢竟,有另一半的陪伴,總是可以聊慰離家的不安和思念。

工作上,倒是先出了狀況。

地方語言的障礙

凱薩琳在上海的某家高級服飾品公司擔任「產品培訓副理」,上面必須跟一位上海籍主管報告。語言,出了狀況。上海籍主管常用上海話和團隊溝通,開會用上海話,績效檢討也用上海話。因為語言的障礙,因此在團隊裡常常處於狀況外,工作表現勢必和主管的期待有距離。

某天,一段對話,終於成為壓倒她在這家公司的最後一根稻草。一位同樣也是培訓副理,在開會的時候,當著大家的面,直接酸凱薩琳:「有人不懂上海話,為什麼不去先跟超市的大嬸多學學。好歹,也讓我們感受一下她半個上海人的樣子。」根據凱薩琳的形容,當時她的心情:「像傷口上被狠狠抹了一把鹽巴」。

兩個月後,凱薩琳到上海另一家同樣也是高級服飾品的公司,找到「項目類培訓經理」的位子。總部設於義大利米蘭的國際品牌,員工來自世界各處,紐約、巴黎、新德里、東京,當然,也包括台北、上海。凱薩琳的台客身分,馬上融合在這個多元環境裡,因為沒有被放大,反而覺得輕鬆、自在。

但是,工作上,又出現了狀況。

頻繁的出差

前兩個月,先到大連三天進行培訓,然後到天津開華北區域業務大會;回到上海才兩天,又緊接著到廈門進行第一線業務輔導,一個月有15天以上都在外頭。出差這件事,要自己訂飯店、訂機票、訂火車票。特別是飯店,公司有最高額度限制,一天500元人民幣,往往得選擇住在非常恐怖的酒店。

一個單身女孩棲身酒店內,一進房,就害怕得趕緊鎖上房門。房門一關,立刻聞到令人作噁的汗臭味,凱薩琳形容:那個味道像是穿了兩個禮拜沒有洗的襪子,再沾點豆腐乳。縱然一個月人民幣4萬的收入,加上每月2萬元員工儲值卡的優惠,她警覺到沒命花了,因此,決定設立停損點,讓自己回台灣。

另一個故事,奇奇。奇奇是我的大學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