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看到一則新聞,一個考上北一女中的高一新生。選擇跳樓自殺結束了生命。他的媽媽表示,女兒一早說要去學校,但是就這樣跳下去了,結束了15歲短暫的一生。遺言寫著:「不用找我了,那就是我」。

報導中寫到,這位年輕同學的父母,是建中及北一女的高材生,大學皆是醫科,姐姐也是第一志願的學生。這樣令人稱羨的背景所帶來的壓力,就是讓他提前結束生命的兇手?我們不能下這樣的定論,但是,無庸置疑的,這位年輕朋友的生活,應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在報導中提到,從媽媽的臉書上,常常可以看到他分享女兒超齡文章,備受讚賞的喜悅。而女兒們的乖巧懂事會唸書,也讓這一對父母備受稱讚。這基本上就是一個人生勝利組的家庭,很多人都無法理解,為何這個年輕的女孩他會選擇這樣結束生命?我相信,過幾天後,這一則新聞就會慢慢的被淡忘,等到下一次類似的事件出現後,才會再一次的被提起….

諸多的新聞分析,說這一位優秀的小朋友跳樓的原因是因為擔心自己未來,在這一個身邊同學都極為傑出的環境裡,將無法繼續保持優秀,他無法承擔這樣的狀態,所以做出了選擇。

我看完了新聞後,不禁沉思,這是純粹小朋友自己的抗壓性不夠?亦或是有更深度的問題值得我們去思考?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父母常常視子女為榮耀自我的工具,一旦孩子有超齡的表現,特殊且傑出的行為,我們就巴不得天下人都知道,我家有個很傑出優秀的下一代。

但,小朋友們,他們是快樂的嗎?這些傑出優秀的表現和行為,是他們的本意,還是為取悅父母所做出的表演,等演到精疲力竭,不堪負荷的時候,選擇用結束生命來表示最無言的抗議!?

我自己就是活在這樣壓力下的孩子,和多數我這個年齡層的朋友一樣,我們是標準升學主義下長大的人,在我的記憶中,分數和體罰是連動很高的一件事。考試考不好,換到的就是一頓竹筍炒肉絲。我想這是我這個年代大家共同的成長印記。

很高興的,我健康的走過了這段求學過程,長大成人。我有了下一代的小朋友,我覺得有壓力是好的,但是我認為小朋友在很小的時候,不需要背負著這樣的壓力過生活,童年生活,應該是快樂,自在的。

看過一些關於教育型態的分析報導,東方教育體系的小朋友,常常在年紀小的時候,和西方體系的小朋友做各種評比時往往很傑出,但是到了高中大學以後,反而都被西方超越了?

有一個說法是,因為沒有這些小朋友都沒有玩夠。小的時候,該去玩,都沒有去玩,都在唸書背書。等到身體和心靈成熟了,該靜下來學習唸書的時候,卻因為上了大學,得到了空間和解放,玩瘋了,巴不得把過去壓抑這幾十年少玩到的,一次全部補回來。所以很多的大學,真的是「由你玩四年」,學術風氣不佳,諸多大學生渾渾噩噩度日,而沒有思考未來。追根究柢其原因,真的是小的時候對玩的匱乏,讓整個人生的重心變了調呀!小朋友們並不是不想玩,而是整個大環境和父母、甚至老師,不認為玩是對的,是重要的。

對父母來說,其實最難的,就是把生命的所有權還給小朋友自己。告訴他,你不需要為了取悅我而活著,也不需要為了娛樂我而做很多你不願意做的事情。如果你做了,我會很開心,而且謝謝你。如果你沒有做,這應該是合情合理,而不會遭遇我的情感勒索。

有時候,「放下」,常常比「給予」更難,當我們願意放下的時候,或許父母自己還有下一代,都會得到了更多….當爸媽跟主管一樣,困難的不是說了什麼,而是什麼忍住不說。或許,有很多事情,不是我們從表面的報導就可以看得清楚。只希望類似這樣年輕朋友輕生跳樓的憾事不會再發生了,一個15歲的生命,他的未來可以很燦爛,不需要這樣輕率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