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演藝圈遭逢生態衝擊與世代斷層的這幾年,吳慷仁不斷致力出演各種強調質感的好戲,所謂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去年對他來說更是豐收的一年,他不負眾望連莊拿下金鐘影帝,上至評審團下至戲迷網友全是一片好評讚賞之聲,說吳慷仁三個字和優質戲劇劃上等號也不為過,他在金鐘獎發表感言的「努力說」成為去年最激勵人心的風景。2017年,我們邀請這位台灣目前最受注目與期待的男演員,人生比戲真實,他的演員之路,活脫脫就是一部傳記電影劇本。

吳慷仁沒有經紀人。

他只用email溝通所有的工作往來,然後幸運的話,你會得到一支電話號碼,親口告訴他任何細節,以及希望怎麼跟他合作,最後一切定奪由他本人親自評估。

乍聽起來就像什麼好萊塢哪個老明星的都市傳說,「有得接就接,沒接到就…隨緣囉!」他這麼形容,像是一個浪子,沒有人留得住他,只有他自己知道要往哪裡走。在萬紫千紅的演藝圈裡,吳慷仁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他關心社會大小事,時常在自己的臉書社群上為弱勢族群發聲,以他身為公眾人物的感染力影響群眾,他的私生活很簡單,那些人生最複雜的事,他全都丟在戲劇裡了。

再度入圍金鐘影帝》做過焊接工、酒保、剛入行沒戲接...吳慷仁:當演員很痛苦,但我沒有半途而廢
圖片來源:Esquire 君子雜誌

他開著一台手排老賓士來到拍攝現場,他喜歡車,男人愛車有如對待心愛的玩具,他笑說,最近花了不少錢搞定(保養)它,他一直迷戀老時代的產物,二手衣物那一類的,覺得透過自己的修復而使之重生是一件非常具有成就感的事。

訪問10個演員,大概有8個會告訴你:演戲最迷人的地方就在於像是把他人的生命經驗活過一遍。但這對吳慷仁來說是多餘的,他的經歷已經遠遠超乎一般人一生中所能體驗的厚度。出身單親家庭的他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經濟壓力迫使他小小年紀便到處打工,「我很早就意識到:我媽就只有我了。我要努力當那個賺錢養她、永遠陪她說話的角色。」

一般演員會藉由體驗不同職業進入角色,吳慷仁早早做過40幾種不同的職業──這些都發生在他26歲正式成為演員以前──他做過焊接工、模板工、到工地做粗活、當過清潔隊也擺過攤,24歲那年離開家鄉隻身來到台北做bartender,那是他成為演員之前做過最長的一份工作──他從一個英文酒名都不會唸的打工男孩,憑著業餘時間翻書自學,搖身一變成為當時台北最夯的調酒師。「某次有機會拍廣告,一直被導演罵:『你怎麼連表情都不會做?』我就心想,好嘛!那我就去學怎麼演戲吧!」這一學,學到拿影帝。

剛結束《麻醉風暴2》更生人的角色,吳慷仁最近都在休息,也積極健身,把之前刻意吃胖的體型減下來(然後頭髮留長)。從影將到第9年,雖然當初崛起於偶像劇樹海(而且他演男二時都比同檔的男一搶眼),但我永遠記得他第一次擔任男主角的電影《河豚》,他在該片台詞不多,幾乎只憑表情和動作建構角色,輕微的舉手投足就能讓人感受到猛烈的哀傷,十足的演員魅力,那時,導演李啟源(吳慷仁的戲劇啟蒙導師)說他是個「沸點很低」的演員,不要他做太過分的表演,只消站在那兒,單靠情緒就很有力道。

再度入圍金鐘影帝》做過焊接工、酒保、剛入行沒戲接...吳慷仁:當演員很痛苦,但我沒有半途而廢
圖片來源:Esquire 君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