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失聯177天之後,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的人權工作者李明哲,9月11日終於現身法庭,歷經4個小時的「公開審理」,分段式地直播,一如預料,李明哲不辯解,全「認罪」,庭上偵訊極有效率,一庭審後即宣布將擇期判決,根據中共的「法律」,李明哲認的罪不可謂不重,然而,到底最終刑期幾年,已無關宏旨,重點是:在「兩岸特殊的關係下」,他到底什麼時候能回來?

呂秀蓮:彷彿時光倒流

前副總統呂秀蓮直言,李明哲庭上被認罪,讓她想起當年的「美麗島事件」,彷彿時光倒流,因為感同身受,她呼籲國人要給李明哲和李凈瑜夫婦更多溫暖。

呂秀蓮的感慨,是絕大多數線上觀看直播的網民的感受,差別在於,少了悲憤之慨,多了荒謬之感。美麗島事件距今37年,有雜誌(文宣)、有組織(黨外)還有行動(人權日遊行爆發警民衝突),參與行動被逮捕者,皆以「叛亂罪」論處,當年受國際壓力,軍法大審全程公開,庭審連續九天。美麗島事件所爭者,不論是言論自由、開放黨禁、國會全面改選…無一不在爾後逐一實現。

呂秀蓮的感同身受,一語道破兩岸民主自由人權乃至法治的落差,豈止30年。

呂秀蓮因為自身經歷,還有深刻的感慨,對絕對大多數已將民主自由人權,視之為陽光空氣與水、視之為尋常無奇的人而言,這場法庭公審戲,虛假的不像真的。質言之,完全超出台灣人「理解的雷達範圍」,舉例而言,李明哲同案被告(應該說是案主)彭宇華要成立的「梅花公司」,「要以商業運作為模式,顛覆國家政權為目標」,以北歐社會為範本,在中國推動多黨民選政治制度,先不說「梅花公司」聽了就像吸金笑話,推動「多黨民選制度」怎麼就顛覆國家政權?在台灣人心目中,不論兩黨或多黨,政黨政治就是民主政治,民主政治才是鞏固國家政權的不二法門,追求民主是愛國而非亂國,用是非題來解釋,「一黨專政」這個在彼岸的「是」,在台灣反而是紮紮實實的「非」。

沒參與沒注資沒開會,卻有罪?

再說「梅花公司」做了哪些「顛覆國家」的行為吧,說法是在騰訊QQ成立各種群組,「攻擊中共」或「惡意抹黑中共」,這又超過台灣人「理解的雷達範圍」,首先,庭上並未舉證他們到底在微博群組中,講了多麼驚心動魄的逆天之言,根本無從判斷到底真否能以一言(或很多言)顛覆中國;其次,李明哲和彭宇華一胖一瘦的博客,若真有足堪顛覆國家的號召力,總該有一、二徒眾吧?庭上也沒提出證據;其三,梅花公司成立於2012年,照彭、李證辭,兩人在2013年就「鬧翻了」,李明哲既未注資、亦未參與海外聯絡等活動,包括被庭上做為罪證的「武漢會議」,李明哲也沒參加,卻被檢方指控為「核心骨幹」,「三沒而有罪」這不是很奇怪嗎?最奇怪的是,根據彭宇華證詞,這個「武漢會議」甚至沒通過梅花公司的企畫書!

李明哲案照見「兩岸」大不同
20170911-庭審結束後,法庭安排李明哲與妻子李凈瑜會面。(取自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網站)

李明哲的「罪」,竟罪在4年前,與友人在網上鬧翻了的、沒有參與的「梅花公司」?除了荒誕,沒有別的形容辭。李明哲庭上承認他在社群攻擊中共,「惡意抹黑」中共,如前所言,不知他多惡意,把中共抹得多黑,比較具體的是他承認,在群組討論時曾說「不排除暴力革命」、「暴動是遲早的」,但終究沒發生啊,照這個邏輯,不知「中國崩潰論」是不是也得算做有罪之言?更不要說,照台灣人的思維邏輯,在社群聊天除了風花雪月小情小愛小確幸,要談國家大事,誰沒抹國家領導人或政府幾把黑?這就能顛覆國家政權了嗎?

中國,確實難以台灣的民主政治邏輯度之,不論如何,177天後,法庭現身的李明哲,神情清朗,他感謝法院「文明辦案」,還讓他在押期間看電視看懂了中國的變化,和他以前想像的不同,因為從他口中吐出的每一句認罪之言,聽在台灣人身裡都這麼的「不可思議」,不會有人怪他「認罪」,我們只會靜靜地等他早日歸來,不要讓李明哲身體或精神上受到不人道的對待,這是基本,其餘種種,只能留給時間,留待歷史。

台灣的民主人權與法治,也曾經歷過黑暗期;中國,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走到台灣今日境地?這是中國人的選擇,我們繼續講我們的民主,我們繼續爭我們的自由與人權,台灣點一盞燈,一直在這裡。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