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聽偏信竟至家中失和

見簡太太不只口氣變差,連情緒也開始出現波動,我心想,她婆婆在這當中不知扮演著什麼樣的關鍵角色,不然怎麼會一講到婆婆,情緒起伏就這麼大?我才這麼一想,簡先生馬上接著說:「王老師,其實我媽媽也是好意啦!」

「什麼叫好意?叫我們離婚,這叫做好意嗎?我有做錯什麼事嗎?生不出孩子,只是我的錯嗎?憑什麼這樣要求我!」簡太太哭了出來,大聲對簡先生咆嘯。

「好啦!妳先別激動,讓我把事情講完。」簡先生安慰著他太太,「王老師,我媽媽之前有去其他宮廟問神明,那間宮廟的仙姑告訴她說:『妳兒子跟媳婦前世是一對仇人,兩人的仇恨很深,不是神明可以化解的。偏偏妳兒子在這輩子又遇到妳媳婦,還結了婚,再次延續了上輩子的冤仇,這就是妳媳婦生不出兒子的原因。』

我媽媽一聽,很害怕的問那位仙姑說:『那該怎麼辦?有沒有辦法化解?』

那位仙姑說:『必須要燒蓮花金才能化解冤仇,化解之後三個月,妳媳婦就會懷孕了。』那位仙姑要求我媽媽要燒一萬六千塊的蓮花金,而且還一定要在那間宮廟買,才能解開我跟我太太前世所累積的冤仇,我媽媽也照辦了。

燒完蓮花金後的四個月,我太太依然沒有懷孕。於是,我媽媽又跑去找那位仙姑,沒想到她又叫我媽媽燒一萬六千塊的金紙,說是結怨太深,無法一次解決,我媽媽仍然照辦了。

又過了三個月,我太太還是沒懷孕,我媽媽又再去找那位仙姑,沒想到,對方竟然很不耐煩的對我媽媽說:『妳不要怪我,要怪就要怪妳兒子跟媳婦前世結仇太深,這輩子才會這樣,跟我沒關係!』

我媽媽急得對那位仙姑解釋說:『我沒有怪妳,我只是想問接下來要怎麼辦,總不能一直都沒消息啊!』

『事情已到這種地步,也只剩下一條路可走了,就不知道妳願不願意做?』

『什麼路?』 那位仙姑很嚴肅的說:『仇恨這麼深、這麼難化解,如今只好叫妳兒子跟妳媳婦離婚,我再幫妳兒子找一個合適的姻緣,這樣妳就有機會抱孫子了。』

那一天媽媽回來後,我就隱隱約約覺得她變得怪怪的,只是我又說不出個所以然。直到某個星期天,我媽叫我太太去菜市場買菜,我太太一出門,她馬上就說有事情要跟我商量。

我媽媽把她在那間宮廟問事的經過全講給我聽,聽完之後,我一陣心驚膽跳,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能問她說:『難道妳……』

『沒錯!我是為你好,你們還年輕,現在分開對彼此都好,可以趁早去找各自適合的緣分,要是年紀大了就不好找了。聽媽媽的話,我真的是為你好。』

我有點生氣的跟我媽媽講:『妳不要那麼迷信,都已經燒了三萬多塊的金紙,一點效果都沒有。妳有沒有想過,如果我離婚之後還是沒用呢?那我們受的傷害誰要負責?拜託妳不要再亂聽亂信了,好不好?』

我媽媽也許是看到我動怒了,便沒有再多說什麼。沒想到,她竟然私下去找我太太,把整件事情告訴她,還要求我太太答應離婚。我太太當然很難過,當天晚上哭著對我說:『你們是想把我逼死才甘願嗎?我做錯了什麼事?為什麼你們要這麼對我,你們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你們真的太過分了!』」

說到這裡,簡太太按捺不住的哭了出來,簡先生拍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

我問簡先生說:「那麼前後加加起來,你們已經花了七萬多塊了?」

「是啊,」簡先生無奈地回答說,「自從這件事後,我媽就跟我太太處得非常不好,婆媳關係相當緊繃,我媽三不五時就對我太太發脾氣,還會當著我太太的面說:『別人的媳婦都已經生了好幾個,偏偏我們家來了一個不會生的媳婦,我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長期以來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我真擔心我太太會因此得到憂鬱症。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王老師上《新聞挖挖哇》談有關宗教的事,從老師的理念中,我們看得出來你跟一般傳統問事者的觀念很不一樣。所以,我上網找了老師的粉絲專頁,好不容易才掛到號。請王老師幫幫忙,我們夫妻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不只要面對一直無法懷孕的問題,還要承受來自我媽媽的壓力。我是獨子,可以體諒我媽身負的重擔,但再這樣下去,真不知我媽跟我太太會變得怎麼樣?」

我告訴簡先生說:「你們先不要擔心。對了,有一件事情我很好奇,關於前世冤仇的問題,你們有驗證過嗎?我是指:『用擲筊的程序向神明確認,沒有孩子是不是前世冤仇所造成的?』」

「沒有。」

問神要經過邏輯與科學的程序

我告訴簡先生說:「關於你跟你媽媽之前的問事經驗,我不會多做評論,我只能跟你講我的問事原則,那就是:問神一定要有邏輯性跟科學性,每個問題都要經過驗證。」這就好比做研究,先列出我們的「假設」,再經過嚴謹的統計分析──用在問神上,就是三個聖筊──得到數據。得到了科學數據,就能依據這些數據來證明我們的假設對不對,問神也是一樣的道理。

多了擲筊這道程序,我們才能確定答案的準確度,也一定要通過這道程序,才能代表假設的問題得到了三個聖筊(科學數據)所證實。問神的目的不就是要得到最準確、最真實的答案嗎?這樣的答案應該透過完全沒有人為介入、以科學分析出來的數據,才能客觀的看清神明的答案。

聽完我的分析後,簡太太對我說:「王老師,我跟我先生講過好幾次,做研究的人一定比一般人更注重邏輯與科學程序,若能把這種程序跟問神相結合,問出來的結果也會讓人更有安全感,比較能讓人信服。」

我笑笑的說:「我只是運用了在美國念博士時學到的研究方法,再經過神明在夢中調教,才歸納出這套問神的方法;若沒有神明的教導,想要有什麼成果都是有限的。好了,我們現在就來請示城隍爺,你們的問題在哪裡。不過,在請示神明之前,我想要先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之前有去醫院檢查過嗎?醫學歸醫學,宗教歸宗教,如果大家都捨棄醫學而先求助宗教,這樣就是迷信了。」

沒想到簡先生竟然說,他們從來沒有去醫院檢查過。我很詫異的說:「我還以為你們有去檢查過了,想不到竟然沒有!其實,正確的觀念應該是要叫你們先去醫院檢查,然後再幫你們問的,不過你們都從北部大老遠南下了……好吧,我還是先幫你問看看好了,看看神明怎麼指示,說不定神明會指示你們先去醫院做檢查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