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達時是coffee break時間,許多人拿著咖啡輕聲交流。我瞄了一下外賓名單,分別來自美國、英國、澳洲、印度、中東及其他亞洲國家,級別都非常高。

我來參加一個國際論壇,地點在新加坡國立大學(NUS),我之前沒來過,整體感覺非常世界級。看到大家聚精會神討論,我突然有點虛心,覺得自己不夠投入,只是一個旁觀者。

新加坡國立大學是亞洲最好的大學,泰晤士2018全球大學排行榜,排行第22名,北大和大陸清華分居27和30名,香港大學40名,排名均有上升。值得注意的是台灣領導學府台大排行198名,過去5年排名持續崩跌,說明台灣教育競爭力的衰退。

《商周》上周做了一個專題,分析台灣青年紛紛放棄在台上大學,赴陸、港求學的趨勢,主因是將來可以在中國和香港工作,薪水遠優於台灣,又可和世界接軌,跟全球最頂級的人才競爭。

香港雖和中國市場較近,但這次在NUS,我深深感到新加坡才是真正的國際城市,不僅本地有中、馬、印等不同種族的融合,且外國人特別多,英語是標準語言。

新加坡國立大學不僅在亞洲首屈一指,更企圖成為全球一流學府。這次研討會的主題之一是老年化,NUS把美國最著名anti-aging研究中心的一、二把手都挖角過來。

我和其中一位美國教授交流,請問他為何願意到新加坡工作。他說美國近年走保護主義、越來越封閉,但學術研究一定要有全球視野,亞洲乃未來最大市場,而新加坡則是最佳地點。美國前總統小布希曾對幹細胞引起的倫理爭議大加撻伐,新加坡趁這個機會,一舉網羅了許多一流教授。

有位新加坡籍教授告訴我,這幾年有不少台灣人去那裡教書,因為台灣教授的薪水只有新加坡的1/5,中國爭取人才也很積極,但薪水仍只有新加坡的1/2。

當天下午我在計程車上,和司機聊天,他聽說我來自台灣,非常興奮,嘰嘰呱呱講個不停。

「唉呀,這幾年好多台灣人都到新加坡工作,因為台灣工資太低。賭場發牌小姐有不少來自台灣,他們吃苦耐勞,講話溫柔,不像中國小姐比較粗魯。」

這不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問他這些小姐一個月工資多少,他說大約3,000多元(1元星幣約等於22元台幣)。

不僅如此,其他各行各業也有許多台灣人赴新加坡工作。

「幼稚園教師是最熱門的工作,幾乎每個台灣來申請的都會被錄取,工作條件比台灣好很多,每天8小時,準時下班,在台灣他們什麼都要做,累得要死,還要幫小朋友擦大便。」

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上周我載一個台灣客人,他看到路上打掃的老先生一直嘆氣,因為台灣剛畢業大學生的薪水就和老先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