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建彰導演以父親的觀察角度,寫下給女兒願願的未來情書,帶領爸媽和孩子一起走上思考的起點。孩子的未來,就是你改變的現在!

爸爸我那天搭計程車,遇到一位司機,司機說他本來在開復康巴士。跟他一起離開的司機有30幾位。

我說,發生什麼事?

他說,來了個經理,把司機的薪水砍了3千元。一個月本來3萬2,變成2萬9,有90幾個司機,所以這經理幫公司每個月省了30萬。

然後呢?

大家很不開心呀,提出抗議但都沒用,公司支持經理的作法。畢竟每個月少了30萬的支出,不就等於讓公司多賺了30萬?最後,司機們集體離職,去考了職業駕照,全去開計程車了。

有一天,這群司機在路上遇見了這位經理。經理過來問說跑計程車好嗎?可以讓他加入嗎?

司機們一起搖頭說不好,反問經理為什麼想加入?

原來,這群資深司機離職後,客戶們不斷抱怨,因為服務變差太多,打到政府申訴電話不斷的結果,政府派員調查,發現是這經理的減薪作法造成離職。因此,這經理也被遣散了。

而這家公司也因為太多客訴,在接著的年度裡,失去了復康巴士的得標機會,沒了生意,只好遣散司機,並且支付資遣費。(大概要從之前的30萬付吧……)

這位計程車司機講話的時候,一點幸災樂禍興奮的樣子也沒有,我在旁邊聽得倒是入神。

「而且啊,我記得,那時還在那家復康巴士的時候,有一次,那經理氣沖沖地跟大家說,他兒子在超商打工被欺負,所以他跑去找店長,爭取他兒子的權益。」司機看著後照鏡,娓娓道來。

「我那時候想,你會爭取你兒子的權益,怎麼沒想過要保護我們的權益?」司機幽幽地說著。

我默然,下車時說再見,加油。

我想,復康巴士載的是有輪椅需求的乘客,相對地也需要駕駛者有更多的耐心與同理心,但這群駕駛者被以低廉的工資對待呀(拜託,在北部地區,一個月3萬的薪資,真的很辛苦呀)。他們可以在自己的工作裡感到被尊重,並且可以因此而尊重每位乘客嗎?那確實,是強人所難啊。

這當然只是個故事。但這故事,不也是我們在周遭發生的故事?

我們對待我們身旁的夥伴,是不是也沒有給予足夠的尊重呢?小心,那不尊重,將一路傳導到自己,甚至自己的孩子身上。

活得不好就是不努力?

願願啊,其實爸爸發現,身邊的朋友並不是人人都快樂,但我們假裝那不太重要或者不關我們的事,更不要說,有些人我們並不熟悉,我們連他們受了傷都不知道,那就更無法給予陪伴了。

但是,這些人,構成了我們的世界啊。

我們自己再怎麼好,但我們的世界要是不好呢?我們會活得好嗎?

現在的台灣,總是覺得每個人都要努力才會生活好,但因此也有個錯誤推論「那些看起來不好的人就是不努力」,這難免使人傷得更重。畢竟,當貧富差距如此大時,許多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像前千分之一的人那樣,那他們難道就不能好好活嗎?

那會不會讓他們失去盼望,並想拉著別人去死呢?

甚至,我們對待自己也會過度壓抑,避免顯露出脆弱,明明煩惱地要命,卻不敢求助、不敢尋求專業,因為怕示弱、怕被世界看不起。

還有,拜託噢,其實那生活好的前千分之一的人,也不想被當成超級努力大王,用放大鏡檢視生命的每一個細節啊。他們也是普通人而已,動輒就得上媒體,也讓他們的生活苦不堪言,失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