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醫師,可以開幾顆安眠藥給我嗎?」「發生什麼事了?有什麼事讓妳擔心煩惱到睡不著覺了嗎?」「沒什麼事。。。就我兒子要考期末考了,我實在很擔心,明知道擔心也沒有用,但是,理智上這樣想,睡不著就是睡不著啊!」這是新一代父母失眠的原因-因為孩子要考試,而焦慮到失眠。 

我想起兒子小學三年級時,有一回我到安親班接孩子回家,安親班老師告訴我:「妳兒子這次月考,成績退步很多!」我不經意地回答:「喔!他們最近月考嗎?」老師大概沒有遇到這種連孩子月考日期都不清楚的家長,直言:「妳這個媽媽是怎麼當的?」我那時心裡的感受不是受傷,而是困惑!為什麼父母必須知道孩子什麼時候考試?考試是孩子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啊!我自己小時候上學,父母從來不管我們何時考試?要不要讀書?要讀多用功?我也以同樣的態度,面對兒子的各種考試。因為我要兒子瞭解,也從心裡感受到-讀書、考試、成績,是他的責任,由他自己決定他要花多少精力與時間,而考試的成果、好壞也是由他自己承擔。 

聽過太多「陪讀」的父母,考前幫孩子複習功課,幫孩子抓考試重點和考題,甚至先出模擬試題,讓孩子身經百戰之後,真正考試時,寫起試卷來,自然流暢無敵。這其實已經失去考試真正的目的了。 

考試的本意,應該是老師與學生一起拿來瞭解,究竟這個學生對老師的教學,吸收了多少?懂了什麼?哪一個部分仍然有待加強?否則老師每天諄諄教誨,也搞不清楚底下聽講的學生,究竟懂了多少?

所以,在許多歐美國家,考完試,每一個孩子只知道自己的成績,他不會曉得別人考得如何。每一個孩子的競爭對象是自己,今日的自己有沒有比昨日的自己進步?這是孩子努力的目標。 

反觀,台灣的教育現場,卻把考試變成學生彼此之間的競技場,公布成績,還排名次。孩子會因為自己的名次排在前面,把其他同學擠到後面去,而洋洋得意;被擠到後面去的同學,情緒一定會受傷,甚至心懷不滿。 

有的學校雖然沒有排名次,也會排級距,其實是換湯不換藥,一樣看得出孩子在班上究竟是人中龍鳳,還是吊車尾。 

在台灣極度重視學業成績,唯學業成績至上的氛圍下,便製造了以學業成績論斷好學生、壞學生的風氣。孩子來學校除了求知之外,更重要的學習是與其他人相處,這兩者,在排名次的操作之下,實在是矛盾的傷害。當孩子相處互動時,有了不同階級的出現,更有了鬥爭的需求。同學彼此之間培養感情與友愛,是人間多麼重要且美好的生存元素,卻在競爭之下,全變了質,難以恆久。 

我總是苦口婆心,以自身為例,告訴父母:「我小學時,成績很好,十二次月考,我可以考十次第一名,其他兩次是差一分,掉到第二名。但是,我到小學快畢業時,才知道我的好朋友們都討厭我,因為我讓別人沒有機會拿最榮耀的第一名,她們以打倒我,做為讀書的目的。我發覺我考第一名,卻失去了友誼,我非常孤單。」 

這絕對是不值得的,因為小學的考試成績對人的一生,可以說完全沒有影響,但是我卻失去許多與同學一起玩樂的機會與回憶。 

即使是關係到升學的重大考試,難道就值得焦慮到失眠嗎?我先生回憶他們國中時,讀的是特優班,全班大部分都考上第一志願,記得一位同學沒有考上,而去讀工專。那天,先生一時興起,去搜尋了這一位沒有考上第一志願的同學,想說不知現在人在何方?結果,真的讓他搜尋到了這位失聯多年的同學,當他搜尋到時,仰頭哈哈大笑。這位當年沒有考上第一志願,悲傷萬分的同學,現在是該工專的校友會會長!他比大多數當年考上第一志願的同學,都還要功成名就! 

讓孩子從小認知,考試是為了瞭解他的學習成果如何?還需要補強哪一個部分?成績,他自己要負責,考好考差了,都是自己須承擔的。考好了,不表示未來就是一片坦途!而就算考差了,只要有自信、肯努力,人生不會就此黑暗,有更多可能的路,待你去開墾!所以,爸爸媽媽在焦慮什麼呢?  

作者簡介_李佳燕 家庭醫師

現任
傳家家庭醫學科診所負責醫師
教育部性侵害與性騷擾調查專家庫專家
高雄市雄工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
高雄市人權委員會委員

經歷
高雄醫學院家庭醫學科主治醫師
成立「還孩子做自己行動聯盟」
成立全國第一個「婦女友善醫療倫理委員會」
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委員
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
高雄縣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委員
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理事長

專欄簡介_BabyHome寶貝家庭親子網


華人爸媽關注度第一的親子社群媒體BabyHome,長期以來提供友善交流平台和多元服務,擁有百萬媽媽網友齊聚貢獻社群力量,成為父母眼中最具指標性的親子社群網站。www.babyhom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