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作者同意轉載,原文:《最怕在錯的位置上窮忙:認知、選擇及俯視仰視的重要性》,作者臉書粉絲專頁

我是想強調「在錯的位置上」帶來的影響有多大。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犯錯還是需要被容許的,這點毋庸置疑。

早上,一個四年前認識、很久沒有聯繫的朋友找了我閒聊。他是在社會普遍認知為優秀且與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他和我分享最近在職場上轉換跑道的想法,聊天的過程中也刺激我一些思考,所以晚上沉澱後想自己記錄下來,也帶給自己更多反思。

(一)認知

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教育無疑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無論是來自家庭、學校或者同儕。然而,從我個人成長經歷來看,學校體制給予的教育遠遠不夠、甚至沒有很好的培養學生獨立判斷、思考的能力。整個大環境對因材施教的落實也僅僅是嘴上的倡議罷了。

比如說,很少有家長在發現到孩子某個科目表現特別不好時,與孩子坐下來溝通並試圖得到孩子內心的想法、一起找出原因、給予引導,甚至通過雙向的分析來協助孩子判斷。更多的時候我想是直接把孩子丟去補習班、買更多的測驗券,或者打或者罵。這樣的劇情,在我身邊層出不窮,不斷上演。

正是這樣的惡性循環,讓我們社會中的年輕人,到年齡相對比較大(通常是上了大學、甚至出社會以後)的階段,才開始探尋自己的興趣、才開始所謂尋找自我。我們的「適性發展」貌似只停留在課程題綱、教育方針的文件、政治人物的政見報告、口號以及小學那篇大家都寫過的「我的志向」作文內。

馬雲說:「夢想還是要有的,要是實現了怎麼辦呢?」。然而,我們的環境不但沒有提供實現的可能性,甚至沒有足夠地去鼓勵年輕人做夢。做夢的人當然還是有,但很多時候,反而礙於輿論壓力、同儕壓力、網路暴力、主流價值觀、文化等客觀因素,沒有勇敢的落實。

我認為,及早意識到這些潛在問題和潛在的影響,可以避免創造出更多意識形態評論者還有減少網路上充斥著的「鍵盤魔人」和「酸民」。鍵盤魔人及酸民所帶來的輿論效應又是另一個話題了,不過,這也相當程度的影響了人們的思考能力、判斷能力,或者是自我的信心。

這是個資訊爆炸的時代,網際網路使得獲取信息前所未有的容易,然而,內容來源多樣化的情況下也相當程度地造成許多問題,比如更難去判斷、更容易被引導、更容易產生網路霸凌等等。穿梭於兩岸市場,從內容獲取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現象屢見不鮮,比如之前的「茶葉蛋事件」、「大陸觀光客機場隨地小便事件」等等,不同立場的人很容易就產生既定印象,並繼續散播自己立場的言論。

冷靜下來,多少人看了茶葉蛋新聞覺得台灣人瞧不起他們的大陸人,真正到過台灣或者與台灣人對話過?多少看了隨地小便新聞但沒去過大陸的台灣人知道大陸現在方方面面的領先?內容的存在永遠受主觀的框架束縛,沒有絕對的客觀,而不敢違逆主流思維的現狀卻通過網際網路傳播快速、容易的特性無限放大,導致許多價值偏差的結果。

各種資訊唾手可得的時代,我們更應該懂得如何冷靜思考,要不然當我看到誠品書局暢銷書架上擺著「躺著學英語」、「學英語不用背單字」等書時,我就信了,然後就不會有這篇文章了。

結論是:對的事情不見得被大眾所接受(主流社會價值觀),而時勢所趨的價值觀不見得就是正確的真理,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而這種網際網路進步而導致的輿論帶來的衝擊與所謂酸民現象,也許默默地扼殺了許多不可多得的英才,或者說,拆毀了一些給人才展露光芒的舞台,值得大家思考。

觀念也好、文化也好甚至是環境也好,都不是憑己力很容易去改變的,但我們可以選擇更早地認清、更早地調整然後更好地實踐。所以,能夠擁有認知能力是相當重要的。認知的過程中,需要取得一定的平衡,這是一個不斷調整優化的過程。有時,只有透過不斷嘗試,才能逐步調整到更理想的狀態。

重要的是,我們應該為自己、為年輕人創造認識自己的條件和環境,並給予犯錯的空間。「知道自己幾兩重」,我認為,很多時候是採取下一步動作的前提。也許你的認知仍有偏差,但至少在一個評估的動作之後,會提高你嘗試的意願和概率。不試試,怎麼應證呢?錯了?就修正吧!

(二)選擇

這一點,從實際經驗舉例。過去我曾寫過的一篇文章裡討論過「我該讀什麼系」、「我該選什麼課」之類的話題。其實,還有進入職場後,大家總問的:「我該朝什麼領域發展」?今天這位朋友問了我:你多次的轉換跑道是否都有事先計畫?你10年後的計畫是什麼樣子的呢?

從英語教學、翻譯到科技業的市場行銷傳播,從手機、APP、電視、OTT又到電動車。我只能說,計畫趕不上變化,有時你得選擇,有時,你得在相對準備充裕的狀態下「被選擇」。我認為,準備是一個持續的動作,沒有準備好,只有相對好。我們接受教育、讀書、學習,無非就是為了當機會來臨時,我們有更大的把握和底氣去爭取,去做得更好。當然,我有選擇有計劃,但更多時候,是這些準備的過程開啟了不同的大門。

一個好的選擇,我認為,是基於好的「認知」。同樣的條件,也許是時間、也許是金錢,你怎麼做選擇,直接決定結果。打個比方,你很好的認知到自己的英文比數學好,在一個考試分數越高得越多獎金的競賽中,給你選擇科目,如果你的最終目的是得到最多的獎金,你自然不會選擇數學。這是一個極端的例子,現實中,複雜的變數很多,所以主觀、客觀的認知就顯得格外重要。

外文系學生問自己該拿什麼課、市場部員工問自己該選擇什麼行業的公司......,這種巨大的問題反映出來的是:你不認識你自己。一來你不知道你要什麼、二來你不知道你在問什麼,你甚至無法收斂到更小範圍、更具體也更實際的問題。我通常會反問,什麼意思?每個人做選擇的目標不同,所以從頭到尾冷靜的分析和認知,能幫助自己面臨在重大選擇時,比較不犯錯。但當你主客觀都分析後還不是得不到清晰的答案時,我的建議就是:親自試試。

再舉個例子吧!我是做市場行銷工作的,我曾在台灣、中國大陸、香港、印度、美國有過工作和管理經驗,總能觀察出一些有趣的共性:永遠有人被放在錯的位置上。其實「行銷」是一件人人都可以做的事。經常有人說:我是做行銷的。具體再接著問哪一塊?對方也許就答不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