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我有一個研究所同學結婚,我們許多同學都飛去參加他的婚禮。這就像是一個小型的同學會,我們許多人在畢業之後就回去自己的國家了,幾乎是多年以後第一次再相聚。那天的晚餐,我們彼此更新近況,以及聊聊其他沒能來婚禮的同學近況,許多人我們在畢業後就沒再見過了。

我們開始討論起有多少同學在畢業後結婚了,開始算起有哪些同學在我們還在唸研究所時,就已經結婚,以及他們現在過的如何。

就在這時候,我們提起一位印度同學。他是位非常優秀的學生,曾在印度一家頂尖的顧問公司工作,然後才來念商學院,在我們入學前就已經結婚了。

「他最近怎麼樣?他的妻子和家人還好嗎?」我的一個同學問。

「他很好,畢業之後就回到印度,他跟他老婆現在已經有兩個小孩了。」另外一個同學回答。

「他的父母是否依然無法接受,還沒有跟他聯繫.....」他的聲音慢慢轉小。我們都記得他的故事,知道他在問什麼。

當我們還在學校時,都見過他的老婆。她人非常好很可愛,受過很好的教育,我們後來從另外一個印度同學口中得知,他的父母因為他堅持要娶他老婆,所以跟他斷絕關係時,全都非常訝異。

為什麼?因為在印度,她和她的家人來自一個比較低的種姓階級。

印度的種姓制度,依然是世界上最古老還存在的社會階級制度之一。基本上,它將人口依照你的家庭出身分為五個等級,而非根據你在學術或是工作上的表現。最高的是「祭司與教師」、然後是「士兵和統治者」,接著是普通勞動者、奴隸以及賤民。

這個制度非常的僵硬和傳統,傳統上來說,來自不同階層的人士不能夠混雜在一起,生活會隔離開,不能夠接受來自比較低階人的食物,也不能夠跟非他們種姓的人結婚。他們甚至不能夠分享同一個水井。

當然,這個制度會帶來現有既得利益者長期以來的特權和不公平的優勢,印度的不平等現象日益嚴重。隨著近來的都市化和教育,這種心態也漸漸消失,但這套制度依然在印度許多地方存在著,讓人們從出生那一天就陷入到不公平和不公正的情況,而且無路可逃。

「當然。」我同學回答。「即使已經結婚了10年,有兩個小孩了,他的父母依然拒絕跟他老婆或她的家庭有任何聯繫。」

婚禮後幾個月,我公司受邀參加一個亞洲國家的未來發展預測研討會。在舞台上,一個經濟學家解釋中國接下來發展將趨緩的情況下,哪些國家的經濟發展,會是接下來最有可能的潛力股。

首先,東南亞,當然。那邊許多發展中國家有很多而且年輕的人口,快速成長的GDP數字,以及在產品生產端的供應鏈中快速往上移動。
在東南亞之後呢?合乎邏輯的答案就是印度。表面上,有許多因素使印度成為最有希望的國家之一。

他們人口比中國還要多。工業和教育非常擅長製造強大的技術和工程師。由於過去是英國殖民地,它有相對完整的法律制度,許多受過教育的人口都會說英語。然而,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因素可能會徹底摧毀所有這些好的因素,並讓他們無法發揮潛力:種姓制度。

任何過度限制人類改善、以及不是靠表現或行為來獲得獎賞的社會;不是靠個人成就而是偏見、歷史成見或家族背景和關係來決定一切的地方,遲早會導致崩壞、缺乏創意和創新,並常常會強迫那些最聰明最有企圖心的人跑到其他國家。

種姓制度在印度許多地方依然如此普遍,除非有一天被捨棄,否則印度將難以發揮他們真正的潛力。

幾個星期前,我和朋友在台灣參加了另一場婚禮。同樣的,我們也彼此更新老同學們的新聞和最近的發展。有人問到一位女同學的近況,上次我們聽到的時候,她跟現任男友已經交往超過5年,希望很快就要結婚。

跟她保持聯繫的同學說:「不,他們還沒結婚,雖然他們在過去2年不斷的討論和規劃這件事情,但他們還是被拖住了。」

為什麼?如果我們記得沒錯,他們都是34歲,為什麼卡住了?

「女孩的父母從第一天開始就非常反對他們交往,總是告訴她,她可以找到更好的,應該跟那個男生分手,而即便他們已經交往了5年,她父母依然不想要見那個男生或是允許他們結婚。」

主要原因是什麼?「她的父母不喜歡她男友和家人是台灣原住民這個事實。」

有趣的是,在整個歷史上,很多單一主要種族,那些差異最小、最沒有歧視原因的文化,很諷刺的有很多理由,在自己國家內製造嚴重的歧視。

多元化,保持開放心態是好事。在不同形式上的多樣性:背景、聲音、意見、文化、企業、學校和組織中的多樣性,能產生更多外部的啟發、更多進行辯論、對話和交換不同新點子的機會,產生更少的歧視、種族偏見、不必要和有害的「傳統」,讓我們做為人類整體,更能夠進步和往前邁進。

我們心態越是狹隘,總是透過單一非黑即白的觀點看世界,我們越會把自己限制在越來越狹隘的生活中,最終,毀了我們本來可以擁有更快樂、更充實的人生、家庭、組織、職涯和國家的潛力。

當我們看到其他人在家庭和國家中,造成如此多的痛苦和限制時,我們將如何看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