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兆南吃素。他年輕時喜歡打魚,殺生太多,十多年前曾有一樁奇遇,死裡逃生後,從此封了魚槍,後來連肉類和海鮮也不吃了。不過菸酒他還是沾的,尤其愛喝酒,半瓶高粱下肚後,就會聊起他在海裡遭遇的種種驚險往事。

關於他的奇遇,大致是這樣子的:

十多年前一個春天,他獨自來到三貂角附近,全副武裝背上氣瓶、穿好蛙鞋,找了個偏僻的海邊便下了水,順著熟悉的海溝往外游。離岸大約三百米處,海床突然陷落,從十餘公尺直落到至少四十公尺深,形成一面壯觀的海崖。這一帶他已來過無數次,哪裡有海扇,哪裡有龍蝦洞,對他而言是如數家珍。

這次,他心血來潮,游得比平常遠了些,潛到約三十米深處,他看到一株珊瑚,突出在海崖壁上,粉紅色格外醒目。繞過珊瑚後,崖壁出現一道裂縫,他不記得是否見過這株珊瑚,但確定自己沒進過這道裂縫,他本來就是獨來獨往,說走就走的個性,既然起了好奇心,便決心一探究竟。沒想到這道裂縫入口窄,裡面卻越來越寬,最後來到一塊空地。

所謂的空地是一片鋪著白色細沙的平坦海床,四周被高聳的礁塊和海崖環繞,他形容這個地方叫大廳。東北角海域的透明度並不好,五、六米外便看不太清楚了,沿著邊緣繞了幾圈,他估計這座大廳約有半座籃球場大,包括他進來的路徑,有四、五道缺口,像是大廳的四、五條走廊,通往不同的房間……

有一段時間,黃兆南整個心思都在探索這片新天地,他忘了時間,等突然意識到該回去時,他趕緊檢查了三用錶,不看還好,一看卻讓他慌張起來。一般休閒潛水,四十米就是極限,此際他的指針竟落在五十五米的刻度上;氣瓶內的空氣殘壓也只剩下九十,也就是已用掉超過一半。最糟糕的是,「靠飫,哪條才是我來的路啊?」他進大廳時沒有勘察好地形,也忘了拉導引繩標示退路,現在找不到路了。

人在水中因為壓力以及氮氣的作用,會變笨,變得無法思考,黃兆南現在就面臨這個情況,雖然有指北針,但沒有用,因為他根本不記得自己從哪個方向游來,他甚至沒辦法記起自己在什麼海域潛水,也分不清現在是上午還是下午。

海底非常安靜,只有自己吸氣的嘶嘶聲,還有吐氣的泡泡聲。就在這一片寂靜中,他突然感覺到一個聲音告訴他:「你來了。」

「我一直到現在也說不上來那是什麼,不是真的有聲音,但我就是感應到了。」

他硬著頭皮鑽進一道水路,進去後又有分岔,等他終於確定這不是他剛才進來的路時,好不容易才又退回大廳。不過情況更糟了,因為仔細一看,這裡根本不是先前的大廳,他這次真的迷路了。

他看了殘壓表,只剩不到七十五,深度更降到了六十米。這裡可能離岸四百米以上,除非萬不得已,是不能硬浮上去的,強勁的海流估計會把他往外海帶。他只好再退回去,緊張使他呼吸更急促,殘壓很快降到六十五。「不行,我一定要鎮靜。」

就在他再次要調頭找路時,左腳突然被什麼東西拉扯了一下。大吃一驚的同時,蛙鞋也脫落了。

他發現蛙鞋是被什麼東西勾住,正要伸手取回,卻看到一隻手,沒錯,是一隻真正的手。有隻手從岩縫伸了出來,勾住了他的蛙鞋。岩縫裡則卡著一個人,正確說是一具死屍,眼睛和嘴唇都已被吃空,看起來極為可怖!

說也奇怪,看到如此場景,黃兆南突然像是醒了過來,人也鎮定下來。他完全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虔心念了聲佛,說:「好兄弟,謝謝你指引我來,讓我帶你回家。」說罷取出細繩,綁住屍體,輕輕把他拉出岩縫。

接下來一切異常順利,才一拐彎,就見到了一開始那株粉紅色的珊瑚。順著潮流,回程的速度比預期快得多,在離岸不遠處,他把屍體定錨在海底,就在氣瓶剛好用盡時,人也終於上了岸。海面上陽光耀眼,正是中午時分。

他趕緊報了警,才知道那個人在半個月前就報失蹤了,家人知道他出來打魚,但根本不知去了哪裡,所以無從找起。

黃兆南認為,對方本來恐怕是打算抓交替的,或許因為他心存善念,那鬼魂因而指引他回航,兩個人都因此上了岸。從那之後,他便不再打魚,如果要潛水,也不再獨來獨往,一定會結伴而行。

書籍簡介

台灣鬼仔古
作者:林美容
出版社:月熊出版
出版日期:2017/08/30
語言:繁體中文

林美容

台灣南投縣人。台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研究所畢業。
美國加州大學爾文(Irvine)校區社會科學博士。

現任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