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老賴56歲,在公司任職今年滿20年,按照勞基法,他是可以辦理退休,但是養老金還未存夠,打算繼續做下去。年後老闆把他調至另一個單位,從帶領20人減到麾下3人,不再負責核心業務,因為年紀漸長,老賴樂得輕鬆,沒有任何抗爭就接受新的安排。

接著,老闆請來一位管理顧問,開會時,炮火都是對準老賴猛烈開打,而老闆在一旁始終諱莫如深,不發一言。漸漸的,其他同事開始附議管理顧問的發言,一面倒地也群起攻擊老賴,老賴跟我抱怨:

「現在年輕人也太會見風轉舵,拍馬屁成這個樣子。」

豬頭的中年人,醒醒吧!

我搖搖頭,明白指出這是「逼退」!老賴嚇一大跳,問我是不是要另外找工作,我還是搖搖頭,提醒他另外找工作困難重重,也一定被減薪,還不如主動去找老闆談話,用減薪的方式繼續任職。

「可是,老闆並沒有說要減薪,我自己去提很奇怪…」

「他雖然沒有開口,卻用盡小動作,其他年輕同事都懂了,你還不懂,是你豬頭吧!」

「可是,過去20年來,我為公司打下汗馬功勞,難道不值得給我這個薪水嗎?」

「薪資,不是給過去的你,是給未來的你;老闆這麼做,表示他不看好你未來的價值。」

每年減少17萬人在工作

之所以說上面這個案例,是因為2017年9月4日的今天,打開報紙,頭版赫然出現勞動部要推行中高齡就業,預計草案在年底送立法院審議,而企業竟然一改過去「凡勞動政策必反」的立場,表示只要政府不採強制,而是鼓勵,他們都願意重新錄用中高齡者。為什麼?

因為自去年起,勞動人口「每年」減少17萬人以上!

台灣的就業人口(15至64歲)去年有1,722萬人,十年之後預計減少140萬人,剩下1,582萬人,這個數字還不是最可怕的,台灣的生育率去年掉至1.07%,是世界最低,推波助瀾之下,少子化的速度是全球最快,直到民國150年,就業人口只會剩下—

不到1千萬人!

企業正面臨無人可用的窘困,即使給再多的香蕉,也找不到猴子。今年初我到幾家大企業演講,問在座的主管們,最高可以接受的新人年齡是幾歲,毫不意外的,全部都鎖定—

35歲以下!

可是,就像一個用錯方法減肥的女人,該減的肥臀不減,減的都是原本傲人的胸部,人口紅利減少不是減在中高年齡層,而是減在「不該減」的35歲以下!前後這十年,24至35歲的青年人口占比自23%降至18%,大減64萬人。

彈性就業,就是減薪

當我秀出上面的數字時,企業主管無一不露出驚詫的表情,張口結舌,久久拉不回下巴,才懂得為什麼一直找不到人,因為他們固執不變地要在快速乾涸的水池裡企圖舀出更多的水。

天佑台灣,這一次看起來企業願意清醒過來,面對這一股不可逆轉的局勢,沒有年輕人可用了,就試試中老年人吧!這是企業不反對的原因。

台灣的中高齡就業,和其他先進國家相比,表現是相當差的,主要原因出在於企業在雇用上,限定35歲以下的小鮮肉,嚴重歧視中高齡者所致。台灣人都自比是勤懇的水牛,不過從2009年至2014年平均退休年齡來看,男性63歲,在35個OECD國家中,排名第22,韓國73歲、日本69歲、美國66歲(以上四捨五入),我們比韓國足足提早退休10年!

即使政府開始著手訂定中高齡就業政策,出現一線曙光,仍然請注意,報紙上的標題寫的是「提高勞動參與率,中高齡擬開放『彈性就業』」,「彈性就業」才是該畫紅線的重點,事關每位勞工未來的就業權益,不得不深入了解。

報紙是這麼解釋「彈性就業」,比如上半天班或一週工作兩三天的彈性工時、薪資,或提供只需部分工時彈性職務,以鼓勵員工延後退休,退休勞工可二次就業。說起來,這就是日本的「繼續僱用制」,勞工到法定退休年齡若繼續工作,勞資可重議薪資、工時。

老闆「不好意思」開口談減薪

一般員工看到的「彈性」是減少工時,可以擁有更多時間從事休閒活動,樂得很,好像薪水不變似的;可是企業看到的正好相反,不是減少工時,而是減薪,他們想讓員工辦理退休後再回聘,即使全時,工作內容與工作量不變,薪資仍然會打折,依照從事資遣協商的朋友AY說,大約在5折至7折之間。

「中年之後,必須有接受『減薪』的準備。」

的確很難倖免,幾乎都會減薪,有人45歲被減薪,有人55歲被打折,有人臨到65歲才做調動,不同的只是時間早晚,「薪資天花板」何時來到罷了。

當員工進入中年,薪水來到企業認知的「天花板」,企業就會想要掄起大刀砍薪,卻不會明白說出來,而是要讓員工「自己明白」,並且「主動提出減薪」,不致陷企業於不義。

畢竟,這些上了年紀的員工,都和公司一路打拼過來的,互有革命情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在資遣或減薪這件事上,老闆都想借刀殺人,不想自己滿手血腥,壞了自己的名聲,也傷了在職員工的情感。

延緩「減薪」的到來

但是,員工都沒有意識到老闆的心底演過這一場虐心戲,覺得自己對公司忠誠如一、對工作認真負責,態度沒有改變,品質也沒有降低,業績還是維持以往,怎麼樣都不會想到自己正處於殺機重重、十面楚歌的地步。

政府重視中高齡就業,企業接受這個政策,都是不得不然的因應之道,不過仍然請認清楚,這是資本主義的社會,勞工永遠是輸的一方,能努力的就是「小輸就贏」,必須認清即將面臨的下一步是減薪,想辦法提升價值,加強談判籌碼,延緩「薪資天花板」的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