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個標點符號不對,例如該是分號,卻寫成逗點,那就是退件重來」,或許在一般人看來很難想像,但對曾服務於美國運通公司的許書揚來說,在細節處要求完美,卻是十分稀鬆平常,「又如把已經的『已』寫成自己的『己』,儘管只差一點點,對公司來說,卻是絕不能發生的嚴重錯誤,整批文件必須報銷重印。」

今年58歲的許書揚,憶起剛進職場時的工作情景,仍維持一貫的一絲不苟,那份在專業上要求嚴謹的態度,就跟保聖那台灣分公司裡一塵不染的會議室一樣,潔淨、沒有雜質。

保持業界第一 來自沒有退路的要求

許書揚, 現任經緯智庫(MGR)暨保聖那(PASONA)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總經理,於去年度勞動部跨國人才就業服務機構評鑑中,獲得最高分之評價。

「眾多外商知名企業中,有非常高比例的公司都是透過我們協助尋找合適人才。」許書揚自信地說,包括企業員工意見調查、薪資福利與績效考核等HR 制度的建立,都是保聖那及經緯智庫的業務範圍。

「我想我們是業界第一」,這是許書揚自1991年以來,在保聖那集團耕耘的結果。他能夠屢次獲頒PASONA Group全球海外分公司績效最佳經理人獎,不外乎是因為,他對組織、人員的要求「嚴謹得很平凡」,就像他要求自己「得比好再更好」。他說:「老闆若要我做到一千萬的業績,我會告訴自己,要達到一千兩百萬。」

許書揚認為:「我可能比較逆來順受,也不會去想退路」。在那個還得翻報紙看人事刊登廣告找工作、用毛筆寫上工工整整字跡履歷的年代,許書揚卻早已經懂得用A4文件紙、打字機繕打出一份展現俐落、專業的英文履歷。

大學時期的許書揚,受到父親的鼓舞而決定畢業後赴美深造,「當時根本分不清Computer Science與Computer Engineering有什麼差別,只是前者給了我獎學金,就去念了。」許書揚沒想到,自己選了一個更適合科學家研讀的科系,卻不是他想讀的。

那麼該申請轉系嗎?「我不會,因為覺得會被看不起。」許書揚毅然地說:「當時只想,別人做得到的,自己也應該做得到。」

在美國學寫程式,跟在台灣學的難度差異究竟有多大?在那個還是用「程式紙卡」作業的年代,只要錯一個地方,就得全部重來,「在台灣,頂多500張紙卡重排;在美國,卻是20倍,一共有一萬行的程式語碼等著重整。」許書揚的言談裡透露著一股淡然的堅定,「人生嘛,有什麼好抱怨的。」

聰明 要懂得用言語讓人感受到

無論是求學或職場,許書揚將人生中的每一項挑戰都視為「好的」挑戰,讀書如此,工作亦然。「你知道在美國讀大學是進去容易、出來難嗎?」許書揚認為,就像進入世界一流的大公司,道理也是一樣的,工作不如原本預期的美好,那怎麼辦?他說:「勇往直前啊!而且,還得讓別人覺得“You’re smart.”」而英語好、表達能力佳, 往往更容易做到這一點。

他舉例分享,每次在英語講演的公開場合,台灣學生總不愛舉手發問, 卻往往在講演結束後,爭先恐後地私下提問,一來可能因為英文表達能力不足,二來則是文化因素,「這很可惜,因為在國際環境中更需要具體的口頭溝通,並在關鍵時刻展現實力」。

他又舉例,曾經看過一位台大電機畢業的求職者來應徵海外工作,卻因為英語口語表達不夠好, 被刷了下來,「難道台大電機的學生會不聰明嗎?」其實不是,但懂得如何用國際語言讓自己的言談舉止看起來「聰明、討喜」,卻是在國際競爭環境中生存的不二法門。

在保聖那服務超過25年,許書揚從一間外商的人事主任,一路攀升成為一位為日本、中國、歐美等世界各國企業媒合優秀人才的最大管顧公司總經理,這不僅需練就「看人」的好眼力,更需要洞悉全球人才市場的脈動。「過去與你競爭的可能只是同班同學,或者是在台灣某縣市的某家公司;但現在,是全華人競爭的時代,因為市場全球化,可能全部的華人都在搶同一份工作。」

許書揚的目光看得很遠,做為人才與海外市場溝通的最佳橋梁,他仍默默期盼台灣人才能在華人圈中贏得先機,爭取國際職場的一席之地。

About 許書揚

出生:1959年
現職:經緯智庫(MGR)暨保聖那(PASONA)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總經理
經歷:保聖那集團亞太區總裁;保聖那集團中國、香港、泰國分公司總經理;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人事經理;《天下雜誌》、《Cheers雜誌》、《工商時報》、《管理雜誌》等專欄作家
學歷:美國南伊利諾大學電腦科學碩士、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工業管理學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English Career》No.60

※延伸閱讀》海外職缺數上看2萬 你的機會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