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部營建署將105年11、12月平均用電度數低於60度的住宅,視為低度使用住宅(也就是俗稱的空屋),依據8月營建署公布的最新資料,全臺這樣情況的空屋有86.2萬戶;若把此數字除上同期的房屋稅籍戶數,就可以得到空屋率為10.22%;此外,營建署另統計屋齡5年內,仍維持第一次登記待銷售的住宅(俗稱的新建餘屋)戶數為7.3萬戶,相較去年同期的5.5萬多戶,短短一年內新建餘屋就增加了約1.8萬戶,且新建餘屋的數量從102年第4季的2.8萬戶,3年內幾乎快翻了3倍。

臺灣的總空屋率,在民國98年到105年房價多頭末期時,都穩定維持在11.49%至10.15%間,但新建餘屋數卻在近3年快速增加,凸顯了臺灣房地產市場供需失衡的狀況越來越嚴重,供給面看到了民國100年左右臺灣房地產市場價格持續攀升的榮景,以致於持續擴大買地蓋屋,但當時的價格其實已經是需求面可以負擔的極限,所以房價開始出現停滯,甚至回跌的現象,但供給端地都買了,屋子都蓋了,不可能說停就停,當然也不太願意大幅讓利,於是買賣雙方對於新建餘屋的價格認知就持續擴大,進而導致成交量下滑,賣不出去的新建餘屋,自然也就大幅增加。

如果只是新建餘屋的大幅增加,其實只要一定程度的降價,以及比較長的時間,臺灣房地產市場也不是沒機會消化完畢,但偏偏需求端的人口,最快可能在民國108至110年間,出現總人口數成長停滯的狀況,總人口不成長也就算了,臺灣人口老年化的速度實在太快,導致未來30~40歲青壯年的扶養比將快速拉高,而且多半是在養長輩,不是在養小孩,如果臺灣薪資停滯的狀況沒辦法改善,很難期待未來支撐臺灣經濟成長的青壯年,能有多少力量來消化這些空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