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我到澳洲念大學,求學的過程中強烈感受到不同於台灣的學習方式,上課時發現同學們好像都是有備而來,對於教授提出的問題和丟出的話題都能侃侃而談、大方又有條理的陳述自己的想法,同時也能分析對方的意見。才體認到,「思考」是我這種習慣單方面「接收」知識的典型亞洲學生很欠缺的能力。

十幾年過去了,從自己親身經驗高等教育回歸到牽著孩子們的手進入基本國教。我深切感受到,亞洲父母在無形中改變了澳洲教育形態。這幾年來,雪梨各地補習班如雨後春筍般崛起,且一改往日的低調,四處大肆宣傳招生,補習街逐漸被複製到許多雪梨的街道上!

補習班裡,幾乎清一色都是亞洲臉孔,為了考進資優班、菁英中學、有名大學而拼命,補習時間之長之多,那些聲稱為了「更好的教育制度和環境」而千方百計移民的亞洲父母,似乎毫不察覺這些孩子正過著和在原本社會並無太多不同的生活。在很多區域或特定學校裡,補習變成了常態,不補習還會被嘲笑。以我住的新南威爾斯州來說,每年補習教育的營業額可以達到上億澳幣!

就在不久前,新南威爾斯州政府官員宣布,將計畫更改菁英中學的入學考試方式,因為現今的家長已經普遍認為,要讀菁英學校就非補習不可!而根據「非官方」的統計,菁英學校裡有95%的學生是補習考上的。

澳洲的「菁英中學」稱為selective schools,有點像是台灣的明星學校,如北一女、建中、附中等。不同的是,澳洲是12年義務教育,學生不用考試就可以直升家附近的高中,但若想念所謂的菁英學校,則要特別參加「菁英學校聯招」,填志願。說到考試和填志願,大家一定不陌生,不需要我再說下去了.....

根據統計,大部份菁英學校的學生屬於亞裔背景,雪梨的幾間菁英學校,幾乎有90%學生是非英語背景。其他的菁英學校,這樣的學生也占了70~80%。

很多澳洲人不開心,也對補習教育很反感。州政府為了杜絕已經走歪了的補習風氣,宣布計畫更改考試內容及方式,考慮將「一試定終身」的制度改成平均考量考試成績和學生參與課外活動的情況和表現,例如體育、才藝、義工等。

為什麼?

補習讓孩子學得更多、更快、更好、更超前,為什麼我們一直想要仿效的西方教育制度卻不要它?

想拿高分,想學得多學得快,贏在起跑點為整場比賽奠立「贏」的本錢和基礎,哪有壞處?

沒有。

因為問題不在補習,而在「補習之後」呢?

我們夫妻也在澳洲從事教育事業,教學對象是大學生、研究生和成年人,在最前線感受到補習成為常態教育一環對社會形態和素質的衝擊。

我們成長於補習風氣沒那麼盛行的年代,那時補習班設立的目的是針對進度較落後,需要額外幫助的學生。

從前的學生,讀書、畫重點、抄筆記、發覺自己的強項和弱點、找題庫練習、找老師問問題、和同學朋友討論、思辨、腦力激盪…。「思考」,是一貫且仰賴的學習方式。這樣的學習方式和習慣,從小學開始練習,到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一路上不斷磨練精進,務求簡單迅速確實,還要有效率!

出了社會後,工作技巧、待人接物、社會處事的眉眉角角,一樣是按照這個模式學習,只是很多從有書本做依據轉成從生活中擷取經驗。

但是過去十幾年來,學習型態改變了。曾幾何時,學生不再需要自己抓出學習的重點、排出優先順序,也不需要咀嚼思考老師授課的內容,將之轉化成自己能夠吸收的知識。補習班幫你畫好重點、寫好筆記、告訴你這樣考試、那樣答題。

補習,代替了「思考」和「學習」。學生不再認識且了解自己的學習型態和習慣,也沒有機會發展自己的學習模式。

但是一旦進入大學以上的教育,進入社會後呢?

很多學生進了大學之後突然發現,哎呀,老師好爛喔!都隨便教一教,叫我們自己回去讀,然後考試考得都是沒教過的!給他負評!

現在的學生像什麼?

澳洲教授形容得很傳神:「像你要不停拿湯匙把知識餵到他們嘴裡的小嬰孩!」

這些一路依賴補習的學生,沒有自我學習的能力、技巧,也沒有學習的自主性,更可怕的是:沒有學習的意識和熱情!看到這裡,是否有種似曾相識之感?是的,澳洲原本的教育優勢,幾乎被亞洲父母和學生所依賴的補習制度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