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見到嚴振瑋,除了驚訝還是驚訝,因為資料上寫著他擔任多益講師多年,但眼前這位小夥子,看起來應該才大學畢業沒多久。

詢問後證實了我的猜測,沒錯,嚴振瑋(Ricky)今年28歲,還沒滿而立之年卻已擁有多采多姿的求學以及工作經歷:大學念的是政大法律系,畢業後卻跑去跟醫師喝酒搏感情,當上藥廠業務;下一份工作是在國泰航空擔任空服員,一年多後又因厭倦飛來飛去的空中生涯,決定轉職擔任英語老師,現在甚至正在寫一本有關多益考試的書籍!

回首看這些人生轉折,嚴振瑋說:「我很幸運能有這樣的環境,讓我願意走出舒適圈,嘗試新東西!」說幸運,是因為這看似隨性的生活,其實背後有一股支持他敢如此自由轉換跑道的力量,那就是他優異的英語能力。

28歲人生經歷多


和一般人不一樣,敢自由轉換跑道

由於家庭因素,嚴振瑋從小在美國住了一段時間,這段經歷不但讓英語成為他未來「行走江湖」的利器,也內化成為人生價值的一部分,讓他敢不安於現狀,四處去碰撞、去實驗。

例如嚴振瑋大學念的雖是法律,卻做了一件大部分法律系學生不會做的事:畢業後不走法官、司法官的老路,跑去挑戰藥廠業務工作。

人生前景大轉彎,嚴振瑋說這是因為不想在22歲時,就預知自己未來50歲會有的樣子。也正是因為英語力的加持,雖然入行之初是個完全不懂藥的菜鳥業務,卻因能夠閱讀外文醫療文獻,而讓醫生大為讚賞,業務工作做得有模有樣。

對嚴振瑋來說,英語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擔任國泰航空空服員工作,更讓他把英語力發揮到極致。

從面試開始,不管是用英文辯論、應對,或回答考官刁鑽的提問,求職時面對的每一道關卡,都是一場又一場血淋淋的語文能力試煉。之後的空服員生涯,隨時面對不同國籍乘客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若說英文是空服員賴以維生的工作技能,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不過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嚴振瑋認為當空服員雖要有英文底子,但不需精通,因為任何語言都不必講求全然的精確,重點是「溝通」,只要不害怕講英文,敢說出口,即使腔調再重、句型完全不對,甚或是完全無句型僅說單字也無所謂,只要談話的雙方你懂、我懂,那就是一場良好的溝通。

走入英文補教界


戳破台灣學生弱點,輕鬆學才最重要

這想法完全顛覆一般人的觀念,但嚴振瑋說,這正是他觀察一般台灣學生學英文最常面臨到的一個瓶頸,那就是自我要求的標準太高,導致信心不足,最後選擇放棄英文。

這份觀察促使嚴振瑋最後選擇走入英語教學這份行業。嚴振瑋說,身邊經常有朋友問他怎樣才能學好英文,被問久了,他開始想,自己是否有能力幫助別人學好大家都認為很重要,卻又總是覺得學不好的語言。

但就算能力再強,這條路也不是一路順遂。對嚴振瑋來說,最常被挑戰的便是年紀問題。他曾因過於年輕被質疑教學品質,更曾在上課時被學生當場挑釁,嚴振瑋笑說,這就是他為什麼開始留鬍子的原因: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像黃口小子。

不過這一切沒有澆熄嚴振瑋對教學的熱情。擔任多益講師至今3年多,嚴振瑋始終沒有忘記任教的初衷:除了幫助學生考試獲得高分外,更重要的是要讓學生將課堂上學到的技巧落實到生活裡,真正學會英文。

這才是一大挑戰!因為嚴振瑋發現,台灣學生普遍學英文的心態太過「標準」,覺得英文要夠好才敢用英文,所以即便考試技巧純熟,但日常生活中,英語能力還是零零落落。

嚴振瑋急切的說,其實學英文應該要「放輕鬆!」很多人不敢開口說英文,是怕被嘲笑英文腔調好台,但任何人學習外語,很自然就會帶有母語的腔調,不要怕跟別人不一樣就是錯的,要試著把這些標準、框架通通丟掉。

其次,想學好英語,要先清楚知道自己心中對這個「好」的定義為何,例如目標是達到與人談話的程度即可,還是多益要考到990分才行。嚴振瑋說,只有先了解自己的目標,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學習英文,循序漸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