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中年大媽自己反骨辭職,讓女兒休學,一起從亞洲走到歐洲的小故事。

曾看過一篇報導指稱中年,是個很尷尬的年紀,據說,若以人的一生來說,這是最苦悶的年紀,上有高堂要奉養,下有幼鳥嗷嗷待哺。

工作又是每天有數不盡的狗屁倒灶的麻煩與離譜等著你解決,下了班,或許是另一個戰場。

或許,是一個不用空調的空間裡裝著兩個寂寞的靈魂,或許⋯人生百態,每個人有各自的憂愁煩惱,深淺多寡不同而已。

偶爾一群中年朋友聚在一起,能讓臉上笑容像是撲了亮粉光芒的話題,總是「退休後要去雲遊四海」,退休後要去鄉下找塊地,退休後想一圓年輕遺憾之夢,退休後想含飴弄孫一償未能陪伴自己小孩成長⋯很多很多的退休後⋯

但是,人生真的很無常。

夢想的契機

本來我的計畫也是「打算過些年退休後再去圓夢」,當時還多次要米蟲承諾,等阿母退休後,無論她有沒有對象,都一定要陪阿母去橫越歐亞大陸。

是不是只要女人都愛聽承諾呢?所以身為媽媽也是一樣的,明知諾言這檔事是「無法天長地久,只能當下擁有」

抱著不知是否會履行的承諾,跟一定要成真的念想,每天認真過著日子,直到有一天。

某個周日下午我在台中火車站,看見一個中年大媽,跟現在的潔媽一樣有點微胖,帶一個登機箱大小的旅行箱,步履蹣跚看似吃力的提起旅行箱,一步一步緩慢的步下台階,與旁邊川流不息的人潮快速的步下階梯,形成一個強烈反差的畫面。

我遠遠的看著這一幕,想起曾經有一次跟老羊帶著一咖29吋加大的行李箱去義大利自助旅行,在佛羅倫斯的火車站前過馬路,火車站前川流不息的車潮沒有斑馬線可以過馬路,所有行人都走地下道,那個地下道古老狹小的階梯至今令我印象深刻,還好當年有壯丁幫忙搬行李,雖然我在後面看的驚心膽跳的,很怕他閃到腰⋯,而如今連平常買西瓜都提不動的潔媽,這一幕驚醒了我,現在連西瓜都快搬不動了,過幾年我真的還有體力去圓這樣的夢嗎?橫越歐亞大陸一站一站的走下去?

於是我帶著一股衝動的勇氣做了決定,回家立即寫了一封辭職信寄給老闆。

第二天一進辦公室老闆立刻找我約談,當時真是千軍萬馬都改變不了我的決心,談了2個多小時後,最後老闆要我轉頭看看外面辦公室團隊,這些年從零到有辛苦建立的團隊,現在已是輕鬆收成的階段,我真的想清楚了願意拱手放棄嗎?

人生有得必有失,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這8年多來我只休過一次長假(5天)出門旅行,記得過去曾經有個主管告訴我,對於人生應當認真工作鞠躬盡瘁到生命的最後一天。我也曾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但每個人對生命意義的追求不同,實在抱歉,生命走這一遭,我不想當魁儡戲裡的木偶,或許某些人具備這樣的美德,但我選擇當自己,不願有天走到生命的最後才感到萬般遺憾。

出發前的反對聲浪

很多人對於我叫一個正在念大學的女兒休學半年陪我去橫越歐亞大陸,深表不認同。

「叫小孩休學中斷學業出去玩樂,不是負責任的媽媽會這麼做的」

「妳不怕小孩休學半年後,心野了,就輟學嗎?」

「媽媽應該以身作則教導小孩,做事要有始有終,更何況是求學,妳怎麼做這麼壞的榜樣,要她休學呢,要是我絕對不會這麼做!」

或是問我不怕因此感情生變嗎?

「等妳回來,小心妳的床位就是別人在睡的」

「妳不怕出去這麼久,另一半偷吃嗎?」

「女人應該以家庭為重,要是我像妳這樣,一定早就被休了!」

或是對旅行的方式或安危質疑的

「旅行不要超過10天,超過10天就開始無聊了」

「這種年紀應該參加豪華五星旅行團的度假行程才是享受人生」

「妳們是全程住五星級旅館嗎?什麼?不是?好辛苦喔,原來妳們母女這麼節省過日子啊」

「現在歐洲恐攻這麼多,我當地人朋友自己都不敢出門了,妳還去」

「走到一半妳一定會後悔,到時候不要哭著說很想家」

總之,很多很多不認同的聲音,甚至還聽過有不認識的聲音說「也不看看自己的身分地位,也想學人環遊世界」

各種聲音很多,但何需理會,因為不論是旅費或是結果,買單的都是我自己。

是關心的我收下了。

反骨的大媽

孩子是自己生命的主人,你只能從旁引導他的方向,但箭將射往何方的主導權是在他自己的手上。

很多人以為可以休學去玩,米蟲一定一口答應,事實上並不是,當時她正有個能申請科技部大專生研究計畫的機會,所以她一開始是拒絕的。是歷經幾天思考後,她才告訴我「媽咪,我考慮清楚了,如果以後我夠努力,一定還可以爭取其他機會,我願意先放棄這個機會休學陪妳去圓夢,因為妳是我最重要的人!」

也不少人問過我,這樣小孩要晚一年畢業耶,我的回答是人生還怕需要工作的時間不夠長久嗎?晚一年畢業不過只是晚一年進入職場而已。

就這麼有點反骨的中年大媽,帶著女兒一起出發了,原先是計畫半年的旅程,但因為米蟲出發前腳扭傷,於是比原定計畫晚了一個多月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