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開張之前,我能拿下專案,對公司資金無異一股活水。關先生得知消息,很是振奮。關先生自己也是系統顧問,這陣子都在大阪一帶作專案,我與他等於分進合撃,一同幫公司振翅高飛。

「侯桑,你真有辦法,一邊作系統專案,一邊看女人內衣……。」有一次見面,關先生與我調侃道。

「你別火上加油了,我真要按捺不住,把客戶系統搞砸,怎麼辦?」我開玩笑地回他一句。

關先生正色道:「不過,說真的,這個專案女性成員較多,你可以藉此觀察一下日本女人的特性,說不定到時能應用在我們的商品上。」

這個想法倒是不錯。與日本女人單獨共處是一回事,真要理解日本女人的好惡,沒有長時間、多人數地觀察,很難得出結論。

在專案開始的第一天,就驗證了我的看法。

專案開始日,我們專案顧問成員全到齊,與客戶互相介紹,了解專案的進展計畫。之後,即相約晚上一同參加交流餐會。

當晚,客戶主管玩興正高,餐會之後,提議唱歌。在幾名下屬OL簇擁下,一同去了卡拉OK。除了一名OL說要先回家之外,連同我們幾名作顧問的,全員奉陪到底。

到了唱歌的包廂,一行人將包廂擠得熱烘烘,一個小時不到,笙歌未已,我見到鄰近幾個OL交頭接耳,從OL們的交談中,我依稀拼湊出這麼一個內容:吃完晚飯後即行回家的OL,是在日本工作的韓國籍女孩。下班後的時間,本來就屬於私人的,能參加聚餐,固然難得,但日本OL認為:餐後陪主管唱歌,本係女性「分內事」,不參加,就代表「女子力不足」。韓國人畢竟不是日本人,不懂得展現「女子力」云云。

這一段竊竊私語,真讓我開了眼界。日本的團體、職場,有「女子力」一詞,我從前僅止於耳聞,對內容一知半解,如今看了日本OL的現身說法,頗有茅塞頓開之感。原來,「女子力」指的不單是外表的女人味,非僅指穿著,也非僅指化妝。簡而言之,所有用以劃分男女,標示女不同於男的指標性事物,都稱得上「女子力」的一環。 網上對於「女子力」的說法不一,拿英文作對照,「女子力」翻成「Girl Power」,看似珠聯璧合,其實根本南轅北轍。「Girl Power」強調女子眾志成城;「女子力」強調女子以柔克剛。這樣的「女子力」,恐怕只能放在日本文化中理解,才能略知一二。

日本女人只對男子施展「女子力」,用意說白了,就是討男人歡心。不在團結對外,反而是要各憑本事,各出奇招,以凸顯自己獨步群芳。奇招既不在精心打扮、也不在美艷動人。日本女人穿著打扮已屬基本功,但外表美女固然討喜,太美的女人,只能使男士有高不可攀之感,反而不見得是男人眼中「女子力高」的魅力女性。「女子力」是男人喜聞樂見的女孩言行,花木蘭型或武則天型的女子,搶了男人的威風,「女子力」只可能見低不見高;「女子力」還是比較而來的結果,妳不分菜她分菜;妳不微笑她微笑;妳不噓寒問暖她噓寒問暖;妳不小鳥依人她小鳥依人……其結果,妳的女子力也只能在她之下。

看著這些日本OL對她人女子力的品頭論足,我又依稀想起我當年在台灣某日商公司工作的往事。公司某部門要找一名助理,我介紹一個認識的女性朋友到公司面試。面試完後,問了朋友感想,這個女孩子說:「你們人事部門問了一個奇怪問題:願不願意在客人來時主動倒茶。」

如此看來,日本公司到了台灣,已算是入境問俗,因為同樣的日本公司,在日本無須過問,凡屬女社員,理應倒茶伺候來客;台灣本無客人到訪「女子服其勞」的習慣,日本公司想要台灣女子發揮「女子力」,非先問過本人意願不可。

所以,左看右看,日本人所著重的「女子力」,不僅讓日本女子成了東亞一道特殊的風景線,以世界範圍來看,日本女子都已發展成奇特的物種。

無怪乎,對於日本OL,裙子與高跟鞋賣得特別好。這都算是給日本女人「女子力」加分的物件呀!

「侯桑,對日本女人的理解,有心得了嗎?」幾個月之後,關先生好奇地問道。

「有了,『女子力』,應該就是我們的主打概念。」我答道。我必須承認,我自認為被日本女人的「女子力」充分洗禮,連說話也開始有些不著邊際了。

只是,自己有著主觀願望是一回事,消費者買單與否,又是另外一回事。結果如何,幾個月後公司開張,就見真章了。

書籍簡介__一邊當夥計,一邊當老闆



作者:老侯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8月

老侯
 
出身台北市六張犁、身高175、駐日系統顧問當中,長相最趨近福山雅治者。

人生二分之一做上班族、四分之一在日本度過、二十分之一做公司老闆,加起來還缺了一大部分交代不清。

2012年起,開始投稿寫日本社會觀察,旁及文化,偶涉歷史,略談經濟。有臉書專頁,看官數一萬八,粉絲數零。

2016年出了人生第一本書,從此由「寫手」升格為「作者」,頭銜另有:「日本職場文化觀察者」、「日本職場習慣觀察者」、「日本職場OL觀察者」。
 
FB專頁:老侯 台北會社員
FAYMAY官網:www.rakuten.ne.jp/gold/faymay/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