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人對我說:「你沒有成功過,憑什麼跟別人談創業?」從某種角度,他的說法我完全認同。畢竟,一個活在失敗世界裡的人,實在沒什麼好說嘴的,回憶起來滿是一堆不堪的東西,幹的蠢事一件都沒少過,拿出來說嘴反倒讓自己看起來有點愚昧。

再者,因為出了本書《勇敢失敗,比努力成功更重要》,有人以為我在「鼓勵失敗」,試著告訴別人「像我這麼失敗也沒什麼不好」。或許,對方的評論也有其道理。不過我想失敗誰都會有,只是碰上時怎麼去面對而已。

2012年初,離開久大資訊之後,意氣闌珊的提不起勁。本以為,辛辛苦苦熬了一年多,累積不少跨界經驗,從台灣拼到大陸,再從大陸拼回台灣;由原本的網路資訊系統,跨足到雲端IaaS建置,身兼品牌建立、事業拓展、產品開發、行銷整合等事務,靠這些經驗跟資歷,可以帶來下一段人生再起飛的動力,沒想到卻是跌入谷底深淵的開始,誰能料想起伏轉折總是來得很快。

以前靠著上櫃企業名氣的支撐,為了尋找潛在併購標的,我四處洽訪不同的公司,約來的人不論什麼頭銜,見面先禮讓三分,談到投資併購時,比我們規模小的,腰又彎得更低。那時,我真以為自己即將走上一條發光發熱的未來。

這一切光環跟影響力,全部在離職後消逝。

過去我曾管理數十個人,主導數千萬的案子,原以為仗著過去的資歷與經驗,還有上櫃公司的光環,可以順利重回職場,現實卻是碰壁連連。執行職,別人覺得我太高階,用不起;管理職,別人覺得我還不夠老道,用不上。

尤其碰上的獵人頭公司,開頭便是帶些數落的口氣說:「你的經歷不夠格去大公司,去小公司我們也不服務」。我被一間又一間公司拒絕,即使薪資願意放低到原本過去的一半,還是不被接納。在職場上,我正式被判定為失業勞工。

「原來失敗者是這麼一回事啊。」腦海裡出現了這個念頭。

後來,因緣際會在朋友幫助下,走上講師這條路。失業後,時間變得很多,我接受前執行長的建議,回頭經營社群,將那些好的、壞的過去,一點一滴記錄起來,純粹藉著分享抒發情緒。

我以為靠著朋友介紹,走上講師這條路就可以一帆風順,然而,我卻喝了好幾個月的西北風,靠著零星7、8千塊的收入度過3個月,心裡的不安與慌張日漸高升。家人開始不能理解,我也慢慢喪失信心,一直到了無路可走時,慢慢意會到「失敗者之所以失敗,還不就是將自己當成失敗者,沒有任何振作或改善的作為。」

「既然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那再失敗一點好像也沒差?」我這麼想,於是開始免費做起演講,自己做業務開發,四處發郵件詢問能否到企業去試講。幾個小時都沒關係,能給機會就很感恩。即使如此,我還是碰壁連連,最常被人質疑:「你是誰?沒聽過,把資料寄過來再看看。」然後就沒有下文,我積極一點去追問,還會被嗆:「你男扮女裝?這不大適合,我們公司不能接受。」

活著,就是一整把失敗的代名詞。

雖然萬念俱灰,但只要還沒斷氣,就沒有放棄的理由。我還是繼續業務陌生開發,向企業投遞我想去試講的信件,將我過去曾做過的案子,轉化成簡單扼要的課程綱要,把過去運作團隊的方法,變成一張又一張的流程圖,盡量將簡報做的吸引人,甚至直接就將講義寄給對方。耕耘數個月,不知道經歷多少次拒絕後,慢慢有了結果,我開始得到一些企業的正面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