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著小型交通滑版,穿著「YouTube」T-shirt 和短褲匆匆忙忙地趕到星巴克,他是擁有425,500訂閱粉絲, 最熱門影片觀看次數突破200萬,每部影片觀看更落在40~50萬人次的台灣YouTuber「HowHow」陳孜昊。

和INSIDE之前所訪問,一開始就從製作團隊角度思考的呱吉 、將龐雜知識整理得簡單易懂的林辰不同,他做業配,現在幾乎片片業配,但不是一般人熟悉的開箱影片,而是用有腳本的無釐頭搞笑短劇巧妙結合品牌概念,融合度之高,讓觀眾難得體驗到業配也能這麼有娛樂性。而且儘管劇本、後製都相當完整,但他自始至今大部分的作品卻只靠自己一個人。

愛上拍片遠赴美國念動畫

喜歡拍片、剪片的他從2007年大一就開設YouTube頻道並默默上傳影片,可以說是十年磨一劍。其風格一直以獨樹一格的搞笑為主,精準的吐槽卻不是一蹴可及,梗與梗之間相當跳躍又超展開,也是到了後期才愈來愈能掌握節奏,將破碎的笑點集結起來。「你應該有看過我以前的影片,真的是很不好笑。」HowHow回想起經濟系時期和朋友拍的惡搞短片,如此說道。

雖然大學讀的是政大經濟,不過基於對拍片的熱愛,研究所毅然跑到了美國念動畫,一樣持續記錄生活成為「美國行」系列,觀眾就已經開始從大學同學拓展到網路上的觀眾。2013年幫父母經營的大鵬幼稚園拍了畢業典禮宣傳片,可愛的幼稚園兒童稚嫩地複誦HowHow難念又超齡的台詞,這樣的反差萌再經電視新聞宣傳,HowHow奇特卻不易入口的風格初次躍上了大眾市場。

三星是大恩人

拍YouTube要成為全職,首先得有收入來源,而HowHow的業配時機來得巧更來得好,對象就是鼎鼎大名的國際電子大廠三星。「當時我訂閱數、按讚數都不高。」談起受三星之邀,前往紐約拍攝一系列新機發表業配,他自己也不清楚原因,只是非常感激。「那時候還以為是要找我當攝影師,」誤打誤撞以YouTuber身份到紐約的HowHow,至此也同時確立了他的全職YouTuber與業配之路,這一切從當兵、藝術碩士畢業到接到案子幾乎是無縫接軌。直到現在,手機裡的三星聯絡人還是取名為「大恩人」。

接業配的原則:劇本好想、不做重複的事

說到業配,近期產量驚人的HowHow自有一套流程,而且相當有效率。審劇本、初審、二審、三審過程,對於風格和笑點HowHow都相當堅持,如果有不得不改的部分,原則是影片已經做好的部分,就不能再回頭改了。「比如腳本一開始就審過,那後續修改就要在符合腳本的範圍內;影片拍了,就要在後製能修的範圍內修。」

「滿多狀況是廠商看不懂我在幹嘛。」HowHow 說他都會盡力與廠商溝通,有些廠商第一次合作會沒把握,不過大部分都相當信任他。

另外,接業配的重點標準之一是「腳本好不好發揮」,聽完產品介紹,「有的理念實在太生硬,兩天都想不出來;有的看到的當下就有畫面這我就會接。」另外當然也會選擇爭議較小的產品來接,因為雖然他是提供廣告,但網友也會自動帶入代言的成分,不得不慎。

拍世大運廣告,20幾人看他一個人演獨角戲

【YouTuber 真情告白】業配就是我的主場!專訪 HowHow 一人製片團隊

談起最近世大運的宣傳影片,他也相當讚嘆蔡阿嘎自然散發的綜藝感和控場功力。「當天所有創作者都圍著看,大概20個人在看蔡阿嘎表演,沒有剪就很好笑了。」不過當然,輪到HowHow「我一個人拍的時候也是大家都在看。」

拍完影片,台北市政府大陣仗請YouTuber推廣世大運也引起投資報酬率不高的質疑,在後續發酵的討論中, 廣告小妹為文談及轉換率在網路行銷的重要性,並以HowHow的「澎澎Man」廣告為例,指出非立即見效的產品請這類YouTuber行銷點閱率固然高,但導購效果不如能以功能面詳加介紹的網美。

HowHow對此例表示,他和澎澎沐浴乳最初就是要推廣產品形象,讓「男人以簡單為榮」的特色概念深植人心,而從曝光成果看來,澎澎對此也相當滿意。HowHow 也說明,大部分會找上他的廠商事前已經了解他的風格,「找我的廠商大多是希望建立幽默、輕鬆的形象。」HowHow也坦言就像網友吐槽「看了但不會想買」,儘管他的業配以建立品牌形象為主,導購效果因產品而異,風格的拿捏還是很重要的,開箱也非他擅長,因此不會貿然轉型開箱YouTuber。

訂閱數參考用,觀眾留言是關鍵

「喜歡的話記得幫我按訂閱和鈴鐺(通知)喔!」許多YouTuber不忘在影片最後加入「Call to Action」,藉由訂閱通知擴增自己的熟客粉絲群。儘管訂閱人數有42萬,HowHow的影片中卻看不到這樣的呼籲,可能也是跟他不總是把訂閱數優先有關。HowHow坦承,「當然內心也會有個聲音想做一些影片衝高訂閱,不過可能就會失去自己的風格。」

當然訂閱數是很有參考價值的,HowHow自己也分析過這半年大約從20萬增加到40萬,訂閱數急速增長的原因,可能就是因為結合小當家元素的小廚房,加上業配本身變成一個梗讓觀眾接受度大增,到了近期還有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合作世大運宣傳,都帶來了許多新的觀眾。

對於YouTube平台運作的機制,他也是頗有心得。以HowHow的觀眾群來說,影片通常在下班時間6、7點左右發表最好,星期六晚上大家忙著狂歡,點閱數就不太好看。「(影片發表)前兩三個小時最重要,讚和轉發衝起來就能進入熱門影片,」過了這段時間沒有足夠瀏覽,人氣大概就會往下沉。

【YouTuber 真情告白】業配就是我的主場!專訪 HowHow 一人製片團隊

若流量不夠高,YouTube廣告分給創作者的錢其實不算多,從「囧星人」的分享來看,每千次有效點擊,好的話可以獲得約台幣30元。從HowHow的經驗來看,假設整個頻道點擊量100萬,還要計算沒有擋廣告等等情況的有效點擊約只剩一半,千次點擊算50元台幣,接下來還要再和YouTube拆分,拿到其中的55%,最後大約落在13000元台幣左右「比便利商店打工還少。」每月有100萬總點擊的YouTuber在台灣來說已經是表現不俗,但是單靠YouTube廣告分潤肯定是無以為繼的。當然, HowHow 也補充每個國家觀眾代表的CPM(千人成本)不盡相同,若能觸及美國或者日本觀眾,收益會更高。

數據放一邊,其實HowHow更專注於如何交出好作品給觀眾,於是網友回饋就成了關鍵。「像是我的風格有被指出太不親民、不夠生活化,」HowHow說最近業配也會嘗試一些符合大眾共同經驗的梗,結合自己喜歡的風格並找出平衡。2016年聖誕節「Pinkoi」和其他YouTuber交換禮物的活動,就是相當符合大眾口味也好理解的影片,「但反應就很兩極,」已經嘗試過上直播和電視節目的HowHow覺得,自己本人沒有綜藝感,無法像蔡阿嘎那樣一鏡到底、即興發揮,還是比較適合拍攝有結構、有劇本的影片。

靈感來源很宅、演技很尷尬

自認對常爆紅的開箱、生活、實驗類影片不擅長,美國行之後沒再拍攝VLOG(影音日記)類型的影片,HowHow未來瞄準劇情類型發揮,預想中的新嘗試則是希望拍攝更長的影片。「我知道現在流行比較短的影片,不過我想試試看拍10分鐘、20分鐘的微電影,甚至長到1個半小時。」「想有機會讓人知道我有能力拍出30分鐘的影片。」要讓網友習慣比較沒這麼緊湊的影片對他來說是一個挑戰,雖然以業配聞名,HowHow卻總想著怎麼讓作品更好,同時保有自己喜歡的樣貌。

「日本漫才、日和、漫畫、小說、卡通」,HowHow說笑點幾乎都來自這些創作,受到漫畫家奇片影響也很大,YouTube作品則是喜歡Ryan Higa和Smosh。有趣的是,很多人以為他的快節奏無厘頭吐槽是從漫畫《銀魂》學的,他本人卻表示之前從沒看過。「是觀眾一直說很像,我才去補漫畫。」

HowHow自謙演技很爛,分飾兩角差別就只是「把瀏海換一邊分」而已,卻也深知把這種尷尬結合腳本發揮,變成特色。從大學開始剪片、特效都是自學,研究所學到的動畫技巧幾乎沒用到,「教授看到我(現在)做的特效應該會哭吧。」一開始就都自己來,所以YouTube的創作者平台活動, HowHow一次都沒去過,至於和其他創作者只要一封臉書訊息丟過去,聯絡起來也很簡單,因此他也覺得不太需要特意成立YouTuber社群。

影片編輯不需要學,那開公司呢?HowHow最近自己成立了工作室,財務、法務問題都直接請教現成的創業老闆:經營大鵬幼稚園的爸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