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的全台大停電,似乎媒體輿論的關注焦點,都擺在「誰該為這問題負責下台?」整件事在經濟部長跟中油董事長出面負責後,也就失去了新聞價值。

官員下台後,問題有解決嗎?大潭電廠天然氣供應線路沒有旁通設計的前提下,未來有可能還要增加發電機組,仍然存在發生類似供氣中斷的風險,如果未來天然氣發電的比例還要拉高,而且大潭電廠依然是北部供電的主力,電廠供氣的設計,當然還有改善的空間。

分散式電網也是總統提出來「解決」臺灣缺電的建議,試問815大停電發生在傍晚,還剩多少日照時間,可以讓各家各戶的太陽能發電運作?如果集中可控的電網都不能解決的問題,試問分散且無法管制的電網可以解決?況且這次大停電主要的原因,是臺灣發電的備用容量率低到只要運作中的機組出現風吹草動,全台電力供應就會立刻陷入左支右絀的境地。

因此,臺灣整體能源計畫到底是什麼?就算廢核是臺灣人民主流民意的方向,但要置換臺灣將近12%(不包括核四)的核電發電比例,絕對需要時間來調適,但政府卻把廢核的決定全部推給民意,先逕行宣布核電廠停機,然後放任全台的用電備用容量率,慣性低於15%的目標。當然,行政院發言人沒說錯,法律的確沒有規定備用容量率下限,但若備用容量率持續偏低,代表臺灣以後將常跳電、分區限電,代表在線運轉的機具不能有一絲出錯的空間,代表所有機具保養的時間都會被壓縮;既然發言人都說無下限了,不然政府乾脆讓備用容量率是負的,不就更能節省設置新發電機具的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