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直播與影音串流平台的競爭已成媒體新戰場,更改寫、顛覆了過去-才不過幾年之內-媒體生態與遊戲規則。說到影音串流平台,網飛(Netflix)更是其中必提的要角。儘管大導演諾蘭(Christopher Nolan)最近在宣傳電影《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時才說到:「我永遠都不會和網飛合作。」,但這也顯示網飛對於影視、甚至電影產業的影響,或者說威脅,已經讓身在產業中的每一份子,都必須要正視。

放眼全球,論財力和人力規模,網飛都不是業界最大,但不論是起家階段擊潰影視巨人百視達,或在2007年領先業界推出串流影音、在2011年以天價買下《紙牌屋》(House of Cards)版權,踏入原創內容產業,還有現在的大規模擴張等,都讓人好奇20年來,網飛如何以小搏大,打敗業界巨人,還能經常做出領先業界的創舉?

網飛最被報導的是對於原創內容的投資,而創創點火器今天為大家整理的是這家串流影音龍頭的企業文化。正是企業文化帶領這家從DVD租賃起家、轉換新形態的公司走到今天,並決定了它的成長方向。是創辦人兼執行長海斯汀(Reed Hastings)的個人風格,造就網飛的企業作風。

最好的工作環境不是豪華辦公室,而是有一群超厲害的同事

網飛園區在矽谷最南端的小城洛思加圖斯,挑高兩層樓的接待大廳,放滿了美國電視艾美獎獎座,氣派程度一點也不遜好萊塢大片商。但走入內部,這個矽谷最「高效能」的企業,竟然,一個休閒設施也沒有!

不像Google、Facebook聘請大廚提供矽谷必備的免費午餐,讓員工愜意點菜享受美食,這裡提供的,只有一疊疊餐盒,可以在開會前方便帶走。

做事只挑重點做,沒效益的事情完全不用浪費時間。這個風格,就出自主修數學的執行長哈斯汀。「最好的工作環境不是豐盛大餐、盛大派對或豪華辦公室,而是有一群超厲害的同事。」哈斯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