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停電時,我正在一棟大樓的12樓開會。所在地是台北市精華商業區,我以為5分鐘電就會回來,但等了半小時還沒有動靜,只好摸黑下樓。

台灣剛經歷一場經濟戰爭,但我們輸了。815事件是一個歷史性分水嶺,一場超級災難,很多人還不了解其嚴重性,但日後絕對會慢慢顯現出來。

首先,台灣脆弱的經濟會進一步向下修正。最新的經濟學人特別以「In the dark」為題,分析台灣能源政策的問題,文中指出這將為小英的「亞洲矽谷」蒙上一層陰影。

重點是台灣的「風險評級」已改變了,這就像企業跳票或個人無法繳付信用卡帳單,會在信用上造成汙點,將來再借錢會更困難,融資成本也會上升,這一切均無法逆轉。

直接影響到的就是企業投資,外資不敢來台灣,本地企業會加速出走,即使那些原先想投資的企業也會放慢腳步,因為外國客戶一定會要求他們三思而後行。

不僅如此,未來所有企業董事會責任會加重,「投資風險」必須被當作一個議題認真討論。如果沒有討論,而企業決定在台投資但未來遭限電,導致營運受影響,投資人可能以董事會失職而提出求償。

道理很明顯,如果在台投資,就等於對政府投了信任票,但你敢嗎?在台灣,當政治人物跟你拍胸脯保證沒問題,那只是一張空頭支票,從小英開始跳票。這不是今天才有的問題,好幾年前外資就不敢再碰台灣的有線電視和金融業,任何需要和台灣政府大量打交道的行業,都存在高度風險。

換個角度,如果今天換成中國和美國,由習近平或川普提供保證,你是否會比較有信心?美國威斯康辛州給富士康30億美元租稅優惠,雖然州議會有反對聲音,現已初步審核通過,這在台灣可能嗎?

最近有本書《灰犀牛》,意指顯而易見、卻被視而不見的既存威脅。相較於「黑天鵝」,灰犀牛發生的機率要高得多,但大部分人對這種有跡可循的危機毫無作為,以致後來造成重大傷害。

這本書提出的解決方案並未特別精采,但其點出的現象卻一針見血,現在世界上到處充斥著灰犀牛:美國和朝鮮飛彈危機、兩岸政治外交危機,台灣限電危機。大部分人知道危機來臨,但都心存僥倖,認為極端不可能發生,以致事件發生時,慘遭滅頂。

管理學上有一個「墨菲定律」, 意思是事情如果有出錯的可能,它一定會發生,也就是說沒有什麼事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此我們應扭轉心態,努力思考各種可能的「worst case scenario」,例如重啟核電,這不是唱衰台灣,而是為不可知的未來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