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反年改團體到世大運開幕式鬧場,掀起什麼漣漪?從大家的反應就知道,是totally wrong。

尤其去PTT公務員版觀察一下就曉得,過去支持年金改革如我,在公務員版被噓爆,但噓爆的程度都不如昨天反年改鬧場的新聞。

為什麼?因為退休金待遇不如前,現職人員期待的,除了開放兼職、修正公務員服務法中對公務員的言論及參與社團的限制外,就是希望提升公務環境,及能夠拿掉公務員僵化、米蟲的刻板標籤。

這次世大運的籌備過程中,許多北市府的公務員都是在假日參與宣傳活動,平時就已經平均8點下班的市府員工,在會議籌辦期間,甚至得提前在6點抵達選手村準備。即使有加班補休,這些補休,是不見得有時間能夠休的。

這麼辛苦籌備的開幕式,居然差點被跟與運動完全無關的反年改抗爭行動毀了,而且激起社會一片的反軍公教聲浪,現職公務員心中只有無限OS而已。

現在有許多的公務員,已經跟過去大相逕庭,沒有什麼泡茶買菜織毛線的情事。反倒是,公部門勞役不均的狀況,比起民間來得更嚴重,原因無他,就是沒有淘汰機制,讓冗員繼續佔著位置,成天「啊這個我不會,你比較厲害你來」,這是這陣子常聽到的公務員murmur。

反年改的團體成員,多半是已經退休的,時間、資源都很充沛,如果把這些能量,投入公務環境的改革,可以創造整個台灣前進的動能。但相反的,現在閒有餘裕得以上街頭者,爭的多半是個人利益。反而在工作中動彈不得,希望改變環境的在職者,是無暇上街頭爭取的。

大家辛苦籌備,為了讓台灣被看見,可是您老卻閒閒平時放假消息,戰時來放煙霧彈,以前對公務員的米蟲刻板印象又繼續被投射在現職人員身上,勞役不均加上不被同理,很多年輕一輩,都萌生轉職的念頭。

在世大運期間談年金改革,不只戰場錯置、策略也錯誤,不旦無法達成目標,而且讓本來的同情者轉為憤怒。昨天的混亂,被孤立的,不是孤單入場的舉旗手,而是反年改的團體的訴求。

本文作者為前公務員、時代力量高雄黨部執行長,著有《公文菜鳥飛》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