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瘋狂世界裡找回自己,《一念無明》:
釋懷不代表我們原諒了那個錯誤,而是選擇不讓自己繼續當個受害者。

七月曾寫過一篇專欄介紹《派特的幸福劇本》,這部讓珍妮佛・勞倫斯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電影,敘述的是兩個瘋狂的人在這個瘋狂的世界,找到彼此的幸褔故事。文章獲得許多讀者迴響,也在粉絲頁裡向我們推薦了另一部電影,也就是今年獲獎無數的香港電影《一念無明》(Mad World)。相對於《派特的幸福劇本》,《一念無明》雖然沒有美好的愛情,我們卻與主角一起展開了在瘋狂世界裡找回自己的療癒之旅。

在觀看本片前,原不知此片名所代表的意義,觀賞時卻深深被片中每個角色的情緒牽引著,沉澱數日後,忍不住再回頭去查探更多電影資訊:

一念無明,原出自佛經《涅槃經》中,意指煩惱障。

從片名的的解讀上:「一念」 指念頭,一念生萬念,說的不只是一個念頭,而是不斷堆疊的思想。而「無明」就是不明白、不知道、沒有智慧的意思。片名指涉劇中人不能看清實相,在生命中不斷互相傷害,同時折磨自己,乃是出於自身的無知和執著。(節錄自發行商甲上娛樂新聞稿)

電影《一念無明》教我的事:有時候能讓停滯的人生繼續前進的,只有放手
圖:一念無明(Mad World), 2012 男主角阿東(余文樂飾)與父親(曾志偉飾)

故事敘述男主角阿東的父親(曾志偉飾)離家開貨車,無法照顧家庭,且與主角母親 (金燕玲飾)感情不睦,長年在外流浪。於是身為長子的阿東(余文樂飾),只好獨自照顧臥病在床的母親。

母親對父親多所怨懟,不只將人生種種不順利怪罪於婚姻,也偏心多年避居於國外的小兒子,將所有委屈與怒氣發洩在阿東身上。喜怒無常的母親有時依賴阿東,深怕他也會如離家的丈夫與小兒子一般拋棄自己。有時又看阿東不順眼,又打又罵。長久下來的精神壓力與經濟重擔也讓阿東罹患了躁鬱症。

直到某日,阿東替失禁的母親沖洗,因為爭吵在浴室中發生意外,母親身亡,使得阿東強制住進了療養院。而阿東的父親在獨居多年後因為愧疚,不得已將阿東接來自己蝸居的隔板房暫住。

貫穿整部片的,是那個已經離世,歇斯底里的母親。而父親與阿東,兩個自覺愧對自己人生角色的大男人,只剩下對方相依為命。兩人過去的情感枷鎖以及外界對於邊緣人的歧視,如同香港的隔板房(劏房) 一樣,擠壓著兩人的生命,日益蜷曲萎縮,逼迫他們在夾縫中卑微地求生存。兩人唯有守護彼此,才有機會生活下去。

電影《一念無明》教我的事:有時候能讓停滯的人生繼續前進的,只有放手
圖:一念無明(Mad World), 2012 父親(曾志偉飾)

有時候能讓停滯的人生繼續前進的,只有放手。


Sometimes the only thing that can start a paused life is to let go.

在阿東的回憶裡,我們看到母親對丈夫與兒子們的執念、她的強勢主觀認定丈夫愧欠她、大兒子不成材,歸咎小兒子的離家為阿東的錯。而父親大海對於成功的執著,試圖滿足社會的期待卻失敗,不知如何扮演好人生角色的他,也與妻子一樣,放不下個人的執念,認為大環境對不起自己。是這對父母聯手打造了阿東的絕境,還進一步轉嫁到阿東的未婚妻身上。他們緊抱著各自的受害者心態,不僅造就自己的人生停滯不前,也拖累了下一代。

電影《一念無明》教我的事:有時候能讓停滯的人生繼續前進的,只有放手
圖:一念無明(Mad World), 2012 阿東未婚妻Jenny(方皓玟飾)

釋懷不代表我們原諒了那個錯誤,而是選擇不讓自己繼續當個受害者。


Moving on doesn't mean that the mistake is forgiven; it means we choose to stop being a victim.

相對於阿東無法放下執念的父母,阿東的未婚妻Jenny卻是努力地釋放自己、走向未來。原為受害者的阿東,在與Jenny交往期間,不知不覺中也變成為了加害者。身為親密的另一半,Jenny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她在阿東住進療養院後,獨自一人扛起債務,但因著信仰,學會了寬恕,進而釋放了自己心中的恨。未婚妻當眾向教友與阿東的那段心痛剖白,以及阿東恍然大悟自己的過錯之後,在商店裡狂吃巧克力那段戲更是震撼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