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梅雨季為高雄桃源山區帶來連著好幾天的豪雨,伴隨間歇性的強風,農場裡許多設施還在等待復原;山上的產業道路等不及公所前來修復,杜司偉就開著推土機清出一條出入的通道。

在山上經營農場,一年當中難免有1、2 次要面臨颱風、豪雨的考驗。不過天氣晴朗的夏季,這整片坡地會開滿金針花,那也是農場最忙碌的時候:太陽還沒有出來,就要先完成金針花的採收,接著用山泉水冰鎮後放進冰櫃冷藏,等候宅配公司將新鮮的金針花直送約定的銷售通路,又脆又甜的金針花很受消費者的喜愛,有時還供不應求。

過去國人吃金針花,主要是採買經乾燥加工程序的產品,大多將其加入湯品中烹煮。但杜司偉的農場一開始就以「生鮮」面貌進入市場,生炒後清甜的口感,擄獲了許多人的心。

「我是為了要做市場區隔!」具有企管專業背景的年輕農夫杜司偉,自2009年從美國回臺與父親一起經營有機農場後,父子2 人就採取分工的模式,父親管理栽種與生產,杜司偉則發揮專長做行銷。為了區隔市場上金針花的食用方式,杜司偉主動拜訪主婦聯盟,為生鮮的金針花打開新的通路,也改變了人們食用金針花的習慣。

其實回到原鄉經營農場之前,杜司偉已經離開桃源建山部落多年,從國中畢業後就到外地念教會學校,服完兵役後就出國讀碩、博士,也在美國就業;但除了賺錢,總是想念家鄉與親人的他,更渴望追尋內在的價值,就在父親透露要經營有機農場後,他毅然決定返鄉,成為父親的工作夥伴。

講英文、懂設計》現代知識「型農」杜司偉,把台灣金針賣到一斤6500元的高價檔次

「回來後我才發現,我的父親其實也不曉得要怎麼做有機?而當時臺灣有機農業的發展還在摸索階段,法規也不明確,更不知道怎麼做認證。」這時杜司偉發揮了讀書人的本色,上網找資料,到處拜訪摸索。但就在籌備工作陸續開展時,南臺灣山區面臨莫拉克風災的衝擊,許多原鄉部落被要求撤離、住進安置營區、遷村之議沸沸揚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