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警示風暴

打開報紙,又是一則酒駕撞死人的新聞。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怎麼說了這麼多次,還是有人不聽呢?

這是在陸地。如果是在飛機上酒喝多了,又會造成什麼悲劇呢?

平常在路上看到紅燈,你會有什麼反應?警戒、小心、停止,是吧?不然危險可能就要發生。而在我們的飛行服務中,也是以「綠、黃、紅」三種燈號來代表喝酒鬧事的乘客等級,方便空服員之間相互通知,以做出最適當的處置。

一旦「紅燈」亮起,那就是極危險等級,但我們當然都希望不要發生這個狀況,不然最後往往會造成極大的傷害啊!

黃燈閃,眾空服員要當心

由台北前往舊金山的航班,航程有時候可以長到十二、三個小時,機上閒著沒事,酒類飲料又是不用錢的,很多乘客當然就是狂喝打發時間。

在飛機上酒醉的速度會比地面上快,但乘客卻沒有這樣的感覺。

就在服務告一段落的時候,美籍空服員黛安娜神色緊張地跑來頭等艙找擔任當班座艙長的我,說:「座艙長,三十六C的美籍男性乘客在供餐過程中喝了一點酒,但酒力不佳,有酒醉的現象,開始大罵他旁邊的乘客,讓周遭的旅客很不舒服,可能需要座艙長去處理。」

是啊,飛行這麼多年,不知見過多少位酒醉鬧事的乘客了。座艙長在這種時候很好用。

三十六C的乘客是二十九歲的鮑爾先生。他喝了酒,又吃了想讓自己在飛機上好好入睡的安眠藥──天啊!這是多美好的混搭。然後他覺得頭痛,人不舒服,卻又一直要酒喝,講話愈來愈大聲,亂罵鄰座的乘客。

還好當天還有空位,我先調離鄰座的乘客,減少紛爭。接著對他說:「鮑爾先生,請您喝水,我們無法再供應酒給您了。請您好好休息。」

並且告知所有空服員:三十六C「黃燈」亮,停止供應酒類飲料,以防止乘客到達紅燈警戒線,同時,乘客已有不恰當言語行為,需要留心。

紅燈亮,為了安全只能五花大綁

機艙進入了夜間休息模式,燈光很昏暗,突然,鮑爾先生闖入了商務艙,從身後熊抱日籍空服員美智子,並跟她討酒喝。

我給了他嚴正警告。

「鮑爾先生,你這是嚴重的性騷擾。如果你不守規矩,下機後,你等著見警察吧!」

鮑爾先生卻只是傻笑著,還想要奪走商務艙廚房裡的紅酒。

我沉下臉說:「鮑爾先生,停止。回到你的座位,你已經不能喝酒了。」

經這一番嚴厲斥責後,他終於回到了座位上。然而,他並沒有安靜太久,又開始大喊著:「我要喝酒,給我酒!」然後發瘋似地狂罵,甚至毆打了附近的乘客。

從他無禮地熊抱美智子開始,我便將他的行為一五一十地向機長報告。這時,為了制止鮑爾先生的瘋狂行為,我先協同附近有能力協助的旅客壓制住發酒瘋的他,接著向機長報告。 機長說:「給他上銬,綁住他吧!」

是的,為了避免傷及無辜,我們逼不得已而必須以手銬、腳銬,把他綁在座椅上。機上有警用的那種手銬,至於腳銬則是以綑綁電線用的紮線帶充當。

我真的很不願意這樣把乘客五花大綁,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鮑爾先生已越過「紅燈」警戒線,為了整架飛機上乘客的安全,不得不如此啊!

接著我再度報告機長:「三十六C酒醉鬧事、熊抱性騷擾空服員並毆打乘客的鮑爾先生已被五花大綁了。」

「好的,下機後會有警察上機處理。繼續觀察。」機長回應。

「你確定同意我脫下你的褲子嗎?」

像這樣的意外事件,在地面上可以很快便解決,但在飛機上就是持久戰。我們所有空服員都必須耗上極多的時間,一方面要服務其他乘客,一方面還得和這位酒醉乘客耗著,以防止更多傷害發生。

就在只剩一個小時便要降落舊金山時,「我要上小號!」鮑爾先生在半夢半醉之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