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4日,一則八股、抝口的公文,震憾了馬雲的大數據金融夢。

中國人民銀行下屬的支付結算司,向中國所有的金融機構下發了《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關於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台處理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金鵝養大了,就是國家的!》習近平「收編」馬雲支付寶,中國網路盛世,終究難走出13億市場...

《通知》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網路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台處理。同時,要求各銀行和支付機構,應於今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網聯平台和業務遷移相關準備工作。

公文看起來八股,但簡單來說,就是要求支付寶、微信這種第三方支付的業者,必須把手上蒐集到所有大數據的資料,繳交中央統一控管。這個看來簡單的動作,實則等於終結了中國金融大數據業者的壟斷大業。

最近幾年,第三方支付是中國網路業界最重要的里程碑,支付寶、微信支付,等於就是中國網路強權的象徵,甚至隨著中國消費者海外旅遊的腳步,支付寶及微信已經踏出了中國,連台灣夜市都可以看到小攤前,收取支付寶或微信的告示。台灣一些意見領袖更常常以支付寶的方便,感嘆中國金融進展速度比台灣快上太多。

方便固然是支付寶的好處之一,但對於網路業者來說,支付寶真正的好處,是大數據的力量。

以往金融機構大概只了解交易雙方的金額、身份等資料。但透過支付寶,阿里巴巴得以了解交易前後的所有行為,不僅是交易相關的金融資料,交易地點、購買品項、地點、交易前後的軌跡,到了多少地方,比了多少價,最後才決定進行交易?這些種種資訊,只要大數據能力到位,都可以蒐集得到;如果分析能力又夠強,就能更準確預測網友動向。

換句話說,資料及數據資產,才是阿里巴巴或微信這類的大型網路業者,最在乎的事;阿里及微信近身肉博的最重要戰場,也就在大數據的金融數據大戲。想不到,一紙行政命令,讓「數據寡頭」的夢想轉眼成空。

中國政府的說法很簡單,就是要維持金融秩序。因為先前有不少不法業者就是打著第三方支付的大旗,行非法斂財之實。面對不法的猖獗,中國政府其實已經用不少方法,成效也不錯,根據人行的統計,2016年,全中國第三方支付機構縮減15家,239家非法機構遭註銷資格。在這樣亮麗成績單下,還要要求僅存的業者,繳械所有大數據資料,難怪,不少人解讀習近平此舉,就是想要「收編」所有網路金融,進行更大的管控。

中國網路發展,確實火燙,但這幾年來,國家力量一步步踩進網際網路這個強調自由、自治的領域,2012年的網路實名制,加上這次的收編網路金融,也許這樣的做法,確實可以加重政府管控的能力,但也相對限縮中國網路跨出13億市場的能力,時間一久,負面效應,相信會越來越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