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學測前已確定錄取英國倫敦大學、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等十所歐洲學校的江岱諮,獨立自主的生活經驗與華語教學能力,讓她即使到世界彼端,都能自己找資源、不愁找不到魚吃!

當社會上很多大人選擇當媽寶和啃老族,賴著父母不肯自立時,桃園市武陵高中三年級語文資優班的江岱諮,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就幾乎獨立生活,並且「代理」父母職,照顧小自己2歲的弟弟江參。不僅如此,在今年大學學測前,她已確定錄取英國倫敦大學、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等十所歐洲學校,讓這些世界百大名校搶著要!

已經確定選擇英國倫敦大學的她,這樣獨立懂事的孩子,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另類候鳥家庭,姊弟互相扶持長大

在每週二、每週四上午的華語文教學課堂上,扶輪社「國際交流計畫」來到桃園的十位外籍高中生,由3年20班5位已經獲得海外名校錄取(一位決定留在台灣升學)的學生擔任助教的指導下,開心的學習中文。江岱諮也是小老師之一,熱烈的和外籍學生互動。

「岱諮不是只有能力上卓越,而是做人細膩,懂得察言觀色,」導師朱淑華心疼的說。江岱諮心思很細膩敏感,不只教授華語文,更總是試圖協助這十位外籍交換生的生活,解決舉凡蚊蟲太多要買電蚊香、來台人際互動不適應等等問題。但外顯的個性卻非常獨立也倔強,江岱諮曾經回她一句:「我已經獨立了8年,你叫我怎麼撒嬌?」讓她聽了很揪心。

給予別人溫暖關懷,卻嚴以律己的個性,來自與眾不同的成長背景。江岱諮的父母原本在桃園八德市開工廠生產汽機車零件,但因為產業鏈遷移,被逼得只能南下到彰化工業區設廠。父母認為北部的教育資源較為豐富,因此忍痛將江岱諮姊弟留在桃園市,週末才北上團聚。

就像許多必須到對岸打拚、甚至遠赴海外謀生的台商台幹,他們也成了某種於島內遷徙、分隔兩地的「候鳥家庭」型態。

江岱諮永遠記得這樣的場景:國小三年級開始,每逢週日傍晚,她和弟弟趴在紗窗前,看著爸媽開車離家的身影,弟弟總是嚎啕大哭,而她必須強忍淚水,不能跟著一起潰堤。因為,她是弟弟的後盾,不可以哭!

雖然年邁的奶奶和親戚也住在桃園市,可以照應他們,但週一到週五多數時候,江岱諮仍必須身兼父母職,盡量不麻煩別人,和弟弟一起上學、一起生活,互相照顧。放學回家,兩姊弟會分配家事,雖然偶爾也會吵架,總是很快就和好。有時只能依靠彼此,情緒一來,還會兩人一起抱頭痛哭!

江岱諮只能拿困境當釣竿,和弟弟一起學會自己抓魚吃。國、高中階段,江岱諮和弟弟放學後,晚上就幾乎都待在補習班。她笑笑的坦言:「放學後如果直接回家,只是更覺得空虛寂寞。」所以乾脆「精實的利用補習班的環境」,加強學業。

而有什麼師長、學長姊資源,江岱諮都會引薦給弟弟江參。例如高一的弟弟未來想念資工,她就透過老師向就讀台大資工的學長請教,得知台大有招考一批高中生,週末授與相關的先修課程,便鼓勵弟弟報考。現在弟弟每週六都特地到台大上課,為投入資工領域提早鋪路。

「其實,岱諮的家庭,『父母』的功能並沒有失能,她的父母是用另一種方式陪伴他們成長。即便爸媽每天在家,如果親子間都沒有好好溝通,那也是枉然。」朱淑華指出,只要週末有班親會,江岱諮的父母一定連袂出席;平時江媽媽更經常透過Line與電話,和朱淑華保持聯繫,非常關心孩子在學校的生活作息。

分隔兩地的距離,讓家人的心更接近

即便江岱諮向來不願讓父母多操心自己升學的事,媽媽回桃園,只要瞄一眼整齊掛在衣架上的制服,就知道江岱諮下週又有外國大學的視訊面試了。不敢給孩子太多心理壓力的江媽媽會打電話給朱淑華,問一下面試的進度與狀況,最後淚漣漣的拜託老師多加關照。

分隔兩地的距離,讓家人的心更接近;而彼此之間壓抑的愛,則是來自事事為對方著想的體貼之情。

週末,江岱諮和弟弟幾乎不和同學出去玩,因為他們等著父母回家相聚,享受天倫之樂。週一到週五,他們則特別認真讀書和生活。她總是盡量換個角度,這麼思考:「和爸媽短暫的分離,就是為了下一次的相聚能有更多可以分享。」

已經錄取多校的江岱諮,考慮到家庭經濟狀況,不希望爸媽因為她出國念書變得更辛苦,排擠到弟弟未來的資源,因此希望能爭取各界幫助。以倫敦大學為例,考上了要先去念一年預科,學費就要1.8萬英鎊,相當於台幣70萬元,算算4年下來,基本學費就要近300萬!

當然,外界也不免傳出不同的聲音,認為如果讀不起,為什麼要鼓勵孩子去申請國外大學?

「當然沒有錢很辛苦,但是不要斷了出國念書這條路!如果我們的孩子夠好,為什麼不能去追求?」朱淑華為了鼓勵學生出國念書,特別與扶輪社合作華語教學,就是希望給學生一把釣竿,先在台灣累積華語教學經驗和時數,帶著這樣的能力出國,可以藉此打工維生,經濟無虞。

「其實,孩子不用擔心人生只有學測和指考這條路,」朱淑華認為,尤其像江岱諮這樣有特殊光芒點的孩子,她的成績不錯,但考上台大的機率不高,與其在國內學測戰場上廝殺,不如跳脫台灣,飛去看看更寬廣的世界。

即便已為人師,朱淑華自己每逢寒、暑假都一定會出國念語言學校進修,順便參觀國外頂尖大學,像海綿般拚命吸收。她想當學生的眼睛,幫學生找各種離世界更近的機會,不到開學的前一天,絕不飛回來。

父母給予的獨立自主生活經驗,和朱淑華老師加持的華語教學能力,這兩把隨身的釣竿,相信江岱諮這輩子都會帶著走,在世界的彼端,自己找資源、不愁找不到魚吃!

(附錄)國外面試沒那麼難

「我希望所有想出國念書的小孩,不要覺得出國好遙遠。成績不是絕對,只要準備學校成績、語言,甚至學測成績,就可以有管道,是可以申請就讀國外大學的。」朱淑華強調,出國念大學,不是難,只是因為資訊不透明。

江岱諮便是從自身在地生命經驗出發,接軌世界學術殿堂。回憶起去年倫敦大學的SKYPE視訊口試,對方請江岱諮談談對全球化的想法?她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出發,提到父母的工廠是小企業,就是全球化之下的受害者,跨國大企業壟斷供應鏈,使得產業鏈沒落或多數外移。被問到當時影響台灣的重大政治經濟事件?她則回答蔡英文當選,蔡英文也恰恰是倫敦大學旗下倫敦政經學院校友。

阿姆斯特丹大學的面試,江岱諮則有備而來,從荷蘭是腳踏車大國角度,提及對車輛產業的認識,以及在校內從事華語文教經驗,而獲得青睞。

每週5天父母不在身邊,反而讓她被10所世界百大名校錄取!這位武陵高中畢業生這樣做...
江岱諮和父母聚少離多,逢假日父母回家時間,全家把握相聚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