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父母的態度比孩子更關鍵!往往一個分數魔人的背後也可能有一個更走火入魔的藏鏡人—嚴苛要求、過度期待的父母。

有一位署名曾小貓的作者就曾寫下她妹妹追求名校的慘痛故事。

曾小貓的小妹是個完美主義者,她自我要求極高,從小成績優異,總是全科滿分,永遠都考第一名,常當選模範生,她受到爸媽的寵愛,被認為是家裡的標竿與榮耀。

她對於父母的批評極度敏感,從不容許自己失敗,考試若沒拿到滿分,不及媽媽責備,自己已先淚流滿面。爸媽都為她感到驕傲,當然永遠也都用高標來要求她。小妹經常在考試或競賽前焦慮擔心,爸媽總是說:「沒問題,妳這麼棒,一定做得到。」

小妹國三時,資優保送中山女中,但爸媽都不滿意,堅持一定要上北一女。考試結果出來,竟然考得不如預期,沒能上北一女,她坐在客廳裡痛哭,媽媽也跟著落淚,直說:「怎麼會這樣?」最後竟然找了風水師,認為小妹的成績是受到風水影響。

作者後來移居美國,生孩子之時,小妹陪同父母去探望她。作者多年沒見到小妹,卻發現對方已經不是記憶中的模樣,她經常心不在焉,莫名煩躁,當作者夜裡起身餵奶時,也經常發現小妹沒睡,呆坐在沙發上,不知在想些什麼。

原來,小妹高中畢業後順利考上台大,畢業後一邊工作,一邊準備出國留學。

據說她大學成績優異,留學考試也都考得很好,但最後竟然連一所學校都沒申請到,因此受到極大的打擊。

爸媽都敦促小妹再接再厲,但她出現的焦慮狀況越發嚴重,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夜不成眠,白天精神恍惚,終於無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媽媽對小妹失序和脫軌的狀況感到後悔,也常常難過流淚,但爸爸卻說:「她申請的學校間數太少,所以才會申請不到,這都是懶惰造成的,她就是一個失敗者!」原來,小妹只申請了哈佛大學等三所最頂尖的常春藤盟校,因為父母就是期望她讀名校。

作者曾試著扭轉小妹的觀念,告訴她,沒讀到常春藤盟校不代表失敗,比方說她自己唸的大學不是長春藤盟校,但也有很多大師級的教授。

不等作者說完,小妹馬上反擊:「那是妳,我才不要唸那種爛學校。」

作者看到自己的妹妹走不出名校的枷鎖,幾乎毀掉自己的人生,又無力幫助她,實在很痛心。

後來,作者力勸父母帶小妹尋求心理諮商,沒想到爸爸聽到後卻很生氣,因為他認為看心理醫師是家醜。數年過去了,小妹還是住在家裡,但經常關在房裡一整天,足不出戶,連爸媽都不敢去打擾她。

天性敏感的孩子,多半都非常在意爸媽的感受與看法,如同曾小妹,不知不覺中,她的人生觀就被塑造成「第一名、第一志願才是成功,其餘都叫做失敗」。然而,再優秀、再努力的孩子都有做不到的時刻,如果孩子已卯足全力,父母最需要做的,就是親子一起去認清、並接受孩子能力的極限。一再對孩子說:「絕對沒問題,你很棒,絕對做得到!」,這絕不是鼓勵,只會成為敏感孩子無能排解的壓力源。

孩子能及早看清人生的遊戲規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是幸福的事,達不到自己本來就無法到達的目標,根本不叫失敗;能努力達到自己能夠成就的目標,就是自己的第一志願!

書籍簡介__誰說分數不重要


作者:彭菊仙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7年7月28日

彭菊仙

是位廣受父母們喜愛並信任的親子作家,文風多樣,描繪親子生活時而細膩溫暖,時而幽默風趣;批評教育時勢又敏銳深刻,文章常見於網路轉載、親子網站。

擁有三個男孩的她,喜歡孩子,喜歡和孩子玩,不論天文、地理、英文、自然,她義無反顧的跳進孩子的學習「玩」國裡,和孩子共學、共做、共玩。

然而,她也感受到,孩子不只需要愛與陪伴,更要管教,就像一株植物,趁其枝條幼嫩枝時,必要把握良機,剪除雜枝,塑其健朗之身心與品格,灌注「愛的教育」之前,先給予「鐵的紀律」!

如今孩子都進入青春期、接受體制內的中學教育,在陸續陪伴孩子們經歷高度升學壓力之後,她深刻體認到親子一定要一起學習與「分數」這個難題和平共處,在務實面對升學競爭的同時,更要讓孩子看到分數背後的自己、找到自己的方向與定位。
 
著作
《管教的勇氣》、《孩子有想法,我們就想辦法》、《教出好男孩一點都不難》、《幸福教養》、《教養好好玩》等書。

經歷
民視節目部監製、TVBS節目製作人、CTN新聞部節目製作、中視記者

專欄
《udn聯合文教專欄作家》、親子天下《菊仙幸福閱讀》駐站作家、天下遠見《未來family》駐站作家、統一《好鄰居基金會》駐站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