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意識到台灣科技業作繭自縛的產業結構本質,以及從這個本質衍生出的對人才的不合理待遇,這才是台灣人才外流嚴重、中國與外國可以輕易挖角的根本原因。

今年年初,企業大老們在行政院舉辦的科技會報中,表達對台灣科技人才因中國挖角而嚴重外流的擔憂,並要求政府應有對策將人才留在台灣。這項擔憂傳達的訊息實為顯然,在知識經濟的年代,無論各行各業,具備專業知識技能的人才都成為產業發展的核心,一個頂尖的頭腦能夠顛覆原本荒蕪的產業,大力促進專業產業的發展。

正是如此,人才外流帶來的危害在如今的年代才更為明顯,特別在知識密集的科技產業,人才幾乎就是整個產業的命脈。

一、媽寶的科技業與道德風險

台灣做為東亞經濟發展較早起步的國家之一,科技業發展有名於世界,MIT的科技產品與品牌在世界上也小有名氣,但除了看到淹腳目的錢以外,很少人真的在乎為什麼台灣科技業可以如此興盛。

綜觀台灣科技業的發展,大多仰賴於政府在稅賦上、產業上所作的特別保護,作為一種長期被保護,甚至過度重視的產業,導致台灣科技業常常一有點問題就要求政府出手解決,或動輒以外移要脅政府繼續給予租稅與政策優惠。

這使得台灣科技業如今的蓬勃發展竟是立基於一連串政府介入的保護與補貼,而非單純是這些產業自主發展、競爭的成果,而犧牲的則是老百姓繳納的大筆稅金。這也帶來一種「道德風險」,那就是既然都有政府撐腰,產業自己就不需要太努力,反正虧損就找政府補貼,由此廠商根本不需要花大筆力氣競爭,研發、品牌投資都拋諸腦後,全都仰賴政府補貼與救助,賠的是老百姓的錢,肥的是自己的荷包。

過度依賴政府以及隨之而來的道德風險,在人才外流議題上也不出意料的浮現出來。科技業大老們只會繼續要求「政府介入」,在獲得如此多的政府優待下,什麼都仰賴政府的台灣科技業成了變相的「媽寶」。

二、人才外流要怪誰?

除此之外,科技人才外流的問題不單單只能歸咎於外國挖角,我們始終沒有好好的反求諸己,看看台灣自己為什麼會「留不住人才」。其實台灣科技業面臨人才外流的問題並不單純只是中國惡意介入挖角,台灣科技產業與社會的本身要付更多責任。

從人才待遇來看,台灣科技業要求高知識水準的人才,但卻以實質薪資停滯、輪班制與責任制等制度來對待,這意味著高知識水準的科技人才相對於國外同等職業應有的薪資來說,在台灣反而成了資方的廉價勞工。

在科技業責任制、日夜輪班等工作型態,卻沒有給予相應的福利待遇的情況下,網路經常稱呼科技業勞工為「輪班星人」可見一斑,但在這種表面可見的職業待遇背後,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給得起香蕉只能請得起猴子,為什麼台灣科技只能給予這些高知識科技人才這種待遇?這終究必須回歸到台灣科技業的「產業結構與環境」來看。

面對歐美、日韓與中國熱烈的開發自我品牌、砸下重金研發與收購全新技術,台灣科技業卻依然安於當「代工者」,繼續賺著蠅頭小利,並且不斷的被中國的科技投資所取代,看看近年倒閉的台灣科技業,從DRAM到LED,以及紅極一時的面板廠,哪一個不是在中國展開投資後隨即利潤大減,在產業的地位被迅速取代,在競爭下毫無招架之力。

台灣科技業一日自甘於當單純引進技術生產的「科技製造業」,就每一日都在被取代的危機之中,也每一日都在高度競爭的恐懼中。

產業結構與環境的危機,導致了台灣科技業不僅是無法給出如外國科技產業那般的人才待遇,或者說—台灣科技業根本給不起,畢竟在高度削價競爭的產業環境下,生產毛利不斷下降,只能祈求不要落入「賣一台賠一台」的窘境,更要時時擔心被取代。

台灣科技業的這種普遍現象,使得許多台灣科技業其實只是一種以高科技為方法的「傳統製造業」,在某個意義上,跟台灣社會所稱的傳統產業有很多相似之處—同樣面臨高度競爭、同樣容易被取代,當然,同樣無法給予員工好的待遇與遠景!

三、結語:自食苦果的「國家產業」

但為什麼台灣科技業會淪為代工製造業,追根究底,正是因為政府過度介入帶來的惡果。過度介入補貼導致的道德風險,使得台灣科技業在各方面安逸怠惰,不用參與全球性的高度競爭就能享有利潤,當這樣的光景不再,產業陷入困境,只要不斷要求政府介入、要求政府持續給予補助與產業優惠,就能夠繼續維持下去,這不僅讓台灣的科技業在許多層面上根本不是獨立的市場自由競爭者,而是仰賴政府長期輔助的「國家產業」,也揭開台灣科技業其實只是納稅人花錢大量補貼的虛假產業榮光。

台灣科技業的低毛利問題除了導致產業外移、高度競爭以及高度可取代性,並因此造成低落的人才待遇外,更重要的是,那些高知識人才在這種產業結構下看不到「未來」。

我們的科技產業大多樂於當歐美日韓大廠的代工者,這意味著低利潤還意味著高度剝削,以及極度惡劣的市場競爭困境。一個具備高度知識能力的人才在台灣科技產業的發展性因而相當受限,與其成為看顧廠房、觀察機械數值的工具,這些人才理應可以有更好的機會發揮所長,外國、中國的發展只不過是剛好給了他們這樣的舞台,並且可以讓他們在其中獲得更好的待遇,何樂而不為?

總的來說,必須意識到台灣科技業作繭自縛的產業結構本質,以及從這個本質衍生出的對人才的不合理待遇,這才是台灣人才外流嚴重、中國與外國可以輕易挖角的根本原因。

台灣科技業長期過度依賴政府保護,以及隨之而生的道德風險,導致廠商不願意正視產業自身的種種問題。「人才外流」只是這種情況下發生的其中一個例子而已,政府必須要求科技產業進行轉型以及對整體科技產業結構給予矯正,一昧的僵化於「保護科技業」的傳統國家干預思維下,盲目聽從科技業者的抱怨與要求,只會落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弊病,卻終究沒有治癒產業的根本問題,最後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只會越來越多。

※本文獲《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為什麼科技業會面臨人才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