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附近的郵局是不送貨到府的,去領包裹時,郵局人員從後面的小房間找出包裹,卻不願意拿給我們。

胖爺:「對對對,那個就是我們的,謝謝啊!」

郵局小弟:「哦,我怎麼能確定那是你們的東西?」

胖爺就拿出他的身分證明跟住址,說:「這裡,上面的名字一樣。」

郵局小弟:「那也只能證明你剛好跟包裹上的名字住址一樣而已。」

靠,什麼理由!

胖爺:「那你想怎樣?」

郵局小弟拍拍左邊襯衫上的口袋,胖爺就掏出了錢。

收到錢的郵局小弟便說:「拿去吧。」把包裹搬給我們。

鈔票是最好的身分證。

一次離印時因為手上還有盧比,我便打算在機場兌換成美金帶回去。我去機場的匯兌櫃檯時,皮膚黝黑,鼻下鬍子濃密捲翹的櫃檯人員竟然一見到我,就說我不是印度人,所以不能換錢,不願意拿單子給我寫。怎麼會有這樣的情況?國際機場怎麼可能大家都是印度人。而且我旁邊全都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憑什麼我就不能換?我跟他吵了很久,翹鬍子櫃檯硬是不答應,更不願意說明原因。

幾分鐘之後,他隔壁的同事要我直接把錢交給他,他幫我換,但還是不讓我寫匯兌單。他拿了我的盧比後,就大聲地把我趕走。但拿到的美金跟當時的匯率換算之後相差非常多,我居然呆頭呆腦地就這樣走了,到了出境之後才想起來,對喔!他怎麼會給我這麼少錢?難怪不用填單子,他八成自己幫我填了。

嗶嗶,警察伯伯就是他!

在德里NCR(北方邦與哈里亞納邦),交通號誌都是參考用的。身穿土黃色制服的警察們挺著大肚子坐在路邊,時不時拿著長棍出來指揮交通,順便找藉口要錢。印度警察是我在各國看過最不修邊幅,也不擔心自己身材走樣的執法機關,因為他們幾乎沒有抓犯人的壓力,大家都是凸肚禿頭,下巴三層肉快意抖動,鼻下還有一大撮濃密翹鬍。

他們渾濁發黃的雙眼,像獵人般看著所有往來車輛,一逮到機會就拿著長棍指著車輛,要求駕駛停車。有的車輛會無視他們,那些被警察攔下通行中的車輛,警察伯伯聲稱車子沒有貼上通過排氣檢驗,所以必須開罰鉅款,但如果我們願意給他一點花費,他願意給比較便宜的罰單。可是我們擋風玻璃明明貼著新的排氣檢驗單,怎麼可能沒有通過?而警察執意反駁我們的貼紙是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一定是他眼睛業障太重了。

為了回臺灣登記結婚,胖爺到警局申請良民證,通常只要兩三個禮拜即可領到證明,但我們等了超過兩個月。中間胖爺去找警察詢問處理情況。警察一副「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要花我們多大的時間心血才做得出來」的臉,推說不知道,讓他去問A警,A警讓他去問B警,B警說這不是他的事情,讓胖爺去問F警。推來推去,沒個依憑。

此時,A警說了句:「Kuch kharcha paani.」(What about some expenses?)

原來是想要錢!早說不就好了,表現一副給你良民證是件非常需要花費大量精神去做的事,幹嘛呀!

付了錢之後,A警給了另外一個警察的電話,這裡叫他C警。胖爺打了電話給C警,對方說現在他很忙啊,沒有空做這個云云,要胖爺去附近的小公園等他。

又來了,你們這些人!

去了公園,C警看了胖爺的資料,又要求給錢才願意簽名,良民證總算到手。這麼簡單你們幹嘛要花這麼久的時間?

中國同事麗如,也是印度人妻一枚,每年必須更新配偶簽證。但每次更新,警察都會到她家去確認結婚事實,每次去檢查,她先生就必須支付一些賄賂金,警察才願意回局裡稟報他們真的住在這裡。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