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確幸的Powerless──活著就要鬥爭的政治學

人的內心世界可以分成兩種類型:一種是主人型,一種是奴隸型。

主人型是哪種人呢?就是不斷地讓自己「自我再演化」的人,也就是說,一個不斷地讓自己升格再升格的人。這種人不論從事任何行業,他永遠居於領先地位,因為他不願意落在別人後面。自我再演化的邏輯就是按著黑格爾不斷正反合的辯證發展,也是人類生存本身持續不斷的「Suffer─Struggle─Superiority」的流程,這就是主人型人物所信奉的法則。

反之,奴隸型的人也會Suffer與Struggle,不同的是,他的目的是有限的,換言之,只是為了求生存,而這其實比較接近動物本能,動物為了生存也會Suffer跟Struggle。舉例來說,有種人很努力賺錢,銀行存款越來越多,但是在人跟人之間的關係上,他不在乎你稱讚或毀謗他,他小氣刻薄,但是自認為無求於人,這樣的人真的快樂嗎?天曉得!但是他的生存目的達到了。

我認識一個財主,據說身價超過十億,住在我家附近。有一天,我親耳聽他證實他在美國聖地牙哥擁有一家快50間房間的摩鐵。光那家摩鐵,他一個月就可以賺到近200萬臺幣。這個人的妻兒老小都住美國,自己在臺灣獨居,活不到60歲就死了,鄰居都說是因為營養不良,因為他每天只吃50元以下的便當,甚至35元更好,過年過節也只不過加碼吃個百元快炒。他老兄騎的腳踏車破破爛爛的,但他認為這樣就足夠使用,不在乎你稱讚或毀謗他。他沒有優越感,我不相信他快樂,他只是在生存而已。他這麼小氣,我也不認為他的太太小孩會愛他,這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生存方式。我認為,他就是屬於奴隸類型的人。

一個人過著奴隸類型的生活,表示他選擇了奴隸型的生命模式,他只求生存,不會為了追求優越來鬥爭。選擇逃避優越並不代表無法生存,只代表他面對生命力升格的挑戰時,選擇了投降,而投降只會導致哀傷,哀傷就是一種Suffer!面對又要投降、又不想Suffer和哀傷的困境時,尼采認為奴隸型的生活方式會呈現出三個特性,用以壓制或轉移他們的Suffer。

奴隸型生活的三個特性

第一個特性是勤勞,但是勤勞的內容只是一直重複,內容本身則毫無改進之處,尼采稱之為mechanicalactivity,也就是「機械性活動」。有些人,尤其公務員,上班上久了,最不喜歡變動,因為變動就要重新學習。例如電腦化時代來了,需要學電腦,他們覺得太辛苦,就說不幹了。我以前當兵的時候,陸軍總司令郝柏村覺得軍人的腳力不行,走不到幾公里就東倒西歪,就下了一個命令,把帆布袋做成了條狀的沙包,讓軍人綁在小腿走路。因為很重,很多人走得舉步維艱,但一把沙包拿掉,頓覺身輕如燕。當時部隊裡面罵聲不絕,直說莫名其妙,打仗是靠槍,又不是靠腿力。可以想見一般人連綁個沙包增強腿力都不願意了,更別說要叫他整套作業電腦化。

改革先要Suffer,很多東西要重新調適,但是當一個人已經習慣於「機械性活動」,一直重複所做的事,他做得輕鬆愉快,當然拒絕進步。再舉一例,美國外交部門也是一樣,國務院早就習慣一中政策,把中國視為大老婆,臺灣就是小三,這都是他們很習慣的思維模式了。然而,當川普總統上臺後突然要檢討一中政策,你知道嗎?這樣一來,國務院就會有人失業了。不要以為美國國務院很嚇人,其實全世界的公務員大都是奴隸類型的人!這些人一旦進入公務員機關裡,侯門一入深似海,就把「機械性活動」當成自己唯一的生活方式。他害怕改變,拒絕學習,因為學習就要忍受痛苦。

貪圖小確幸,害你不敢追求大快樂!

關於奴隸類型的生活方式,第二個特性就是愛貪小便宜、享受小確幸,以微小的快樂來麻醉自己,使自己忘記大煩惱。他們為什麼不愛大便宜、大確幸?是他們太謙虛,野心太小嗎?不是,很簡單的原因在於想要大便宜、大確幸,就需要強大的Power、必須克服更大的Suffer,而他們不願也不敢選擇!

我在臺大有一位女學生,外型亮麗,成績不錯,還在念書就參加服裝走秀,是校園男生流口水的目標。有次一位男學生拜託我介紹他們認識,我罵他太膽小無用,為何不去直接認識她?小男生終於鼓起勇氣自薦,女生一聽到他是我學生,也就大方和他來往。

幾個月後,我在椰林大道巧遇那位女學生,她卻和另一位男生並肩而行,而且狀極親密。她說:「老師,我們可否私下講幾句話?」然後把我拉到旁邊告訴我:「對不起,我覺得和某某某個性不太合適,不過還是要謝謝老師給我們機會認識……」也沒有多說分手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