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22歲時從微風百貨的服務台小姐瞬間變成了集團看板娘,形象照片登上斗大的廣告看板與封面,成為他們家第一個「素人」身分的代言人。她每天在演藝通告過後可能還要趕回服務台站櫃,同時她也是諸多雜誌的時尚彩妝顧問和擁有證照的授課教師。一頭過肩的黑色長直髮,高挑的模特兒身段,當她的大眼明眸望著你說話時,你會覺得世界真是美好,還有什麼問題嗎?

執行「A Woman We Love」這個《Esquire》創刊以來幾乎最受(大部分)男性歡迎的單元時,最棒的一點其實不是能近距離目睹這些令人臉紅心跳的場景,這點還好。

我們當然拍過很多美女,她們大多是名模、演員、或是歌手,也遇過神乎其技的魔術師、古典音樂家、或叱吒風雲的運動員,但不管是什麼職業,我們都會設法溫柔地找出她們最性感(和可愛)的真實面,再從談話訪問中,發現很多從網路上找不到的深層心事,那些絕對是無法單憑幾則新聞軼事便能窺知一二的珍貴事物。《Esquire》會告訴所有讀者,為、什、麼她們會那麼迷人?

眼前的宋蘋恩同時擁有好幾種身分,她是藝人、模特兒、擁有專業執照的正職授課教師、彩妝專欄作家,以及,微風廣場的服務台人員,換言之,某天你去他們家百貨逛街時,那位幫你確認今天停車折抵或刷卡優惠的女孩可能就是她。

從蓋停車章櫃姐變微風女郎...「昆凌接班人」23歲宋蘋恩:我不是千金,到現在還跟阿嬤一起睡
圖片來源:Esquire國際中文版

或許因為多重職業的關係,宋蘋恩和我們常接觸到的模特兒不太一樣,縱使她的外在條件耀眼到不行,但那渾然天成的鄰家氣息讓現階段的她處在一個絕佳的狀態。我不是指別的模特兒都高高在上,其實大部分的藝人都相當親和,只是演藝圈和觀眾間本來就存在一條看不見的界線,人說隔行如隔山,那座山自然劃分出兩個世界,然而宋蘋恩的真實就像是清楚活在你「這一邊」的美麗女子,她像極那種求學階段,在班上、或隔壁班,那個你最想追(但又不敢追)的出眾女孩,所有男生都將她假想是畢業前夕的告白目標,而她那靜靜的親和力與溫柔舉止,我想就連同性也沒辦法討厭她。

「但我希望給人一種我是女強人的感覺。」她覺得,不認識她的人都會認為她是個那種弱不禁風的大小姐,「他們都說我看起來很像是一位愛哭、又愛生氣、無法做粗活的千金(笑),但我真的不是這樣的人。」她說,父親家教嚴格,「他不太喜歡我在學生時期去找打工,連學校的實習都不太讓我去。」大四那年,父親生一場大病,為了減輕家裡負擔的蘋恩這時才有機會出來找工作,她應徵微風百貨的職缺,擔任服務台客服人員,然後,藏不住的光芒與氣質終究被自家經紀部找上。

當蘋恩還是小女孩時,她的志願是成為一位很厲害的新娘秘書,一部分的契機是因為漂亮的她從小就常被親友請去當花童,當大部分女孩因為刻板性別教育而在期盼著王子時──她比較務實點──已經知道婚禮大概是什麼樣子了,並且很小就意識到「化妝」這門學問,開始會去觀察那些每次幫她打扮成花童的大姐姐們、或是電視上的明星藝人,「一部分也是因為家裡因素吧!」她回想著,「我們家是做家庭理髮,所以也比一般小孩更能接觸到相關知識,但家人都不希望我走這一行,因為太累了。」孰不知,最後她選擇了更累的一條路走。

從蓋停車章櫃姐變微風女郎...「昆凌接班人」23歲宋蘋恩:我不是千金,到現在還跟阿嬤一起睡
圖片來源:Esquire國際中文版

即便成為簽約藝人,她還是沒有放下其他所熱愛的事物,在演藝活動和進修之外,她依舊身兼多職,蘋恩表示,這些職業與工作都是自己非常喜歡的,不同的身分與工作項目都帶給她各種成就感,她從不抱怨,可能在一場精疲力竭的節目通告或大費周章的廣告拍攝後,她還得趕去學校為諸多抱有時尚夢的年輕學子授課解惑。輾轉在五光十色的演藝圈與平實如凡人的日常生活,我們看見的是,一位美麗耀眼的女孩不單純依賴先天條件,反而更投入在自我追求中實踐夢想,那股與她的美貌畫上等號的志氣(與稚氣),會讓人覺得世界真是美好。

ESQ:今天的拍攝對妳來算是挑戰嗎?

Sabrina:是的,算是第一次獨自一人嘗試性感的氛圍,而且是自己當主角,以前都會有其他同事一起幫我撐場面,這次對我來說意義非常重大,一開始有點緊張,但看見工作人員大家都很好相處,一下子放心許多,謝謝《Esquire》。

ESQ:妳有提到家人管比較嚴,他們對於妳走上演藝之路會反對嗎?

Sabrina:爸媽還好,他們很支持我,只有阿嬤最反對,她的想法很傳統,我工作時所拍攝的平面或廣告,她看到都會生氣,覺得女孩子在外頭拋頭露面的,她很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