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國際觀已經變成萬靈丹,哪裏有什麼病,就給它開一劑「國際觀」,然後全民進入高潮。舉凡政治、經濟、觀光、教育,好像一服用國際觀,問題就會馬上解決,藥到病除,集體邁向「台灣之光」的康莊大道一樣。

這偏方「國際觀」的基本成份,究竟有哪些特點讓大家特別迷信呢?以下就來說兩點好了:

1、大家相信,會「講越多語言」,就越有國際觀。

2、大家相信,對外國人要恭敬禮貌,對外國文化要尊重、要理解。要「努力改變自己」、「多多檢討學習」,調整自己的態度與價值觀、「放開心胸」接納新的文化,這才有國際觀的「眼光」與「遠見」。

但沒想到,最近去了法國,發現我們台灣人深信的國際觀,拿到法國去檢視這偏方,卻往往與「事實、效果」,相差天南地北。在法國觀光,服務業的英文水平並不如預期。

在巴黎或許還可以找到用英文不耐煩回答的服務業者,但在法國外省地區,特別是小鎮地方,那更是英文沒三小路用。又偏偏,法國人的標示,並不見得到處都以「英文」外加「明顯、清楚、字體大、超貼心」標示,常常讓外地人找得異常痛苦。我特別強調這一點,是因為飽受折磨(拭淚)。

或許基於某種神秘的法式美學理由,法國人的標示邏輯相當隨性,讓即使也會講法語的外地遊客,也無法即時「心領神會」,這時就常常遇到許多「需要辯論」的場合,必須要開口問法國人了。很好,這時你非得說法語不可。我們今天要談的,不就是「國際觀,產業和多語能力」的因果關係嗎?但為什麼法國人,一、沒什麼多語能力,二、對不會法語的外地遊客「服務態度不佳」,又不懂「反省服務態度」,但他們的觀光業還是這麼好?為什麼羅浮宮、凡爾賽永遠要排隊排得地老天荒,為什麼某包某龍貴得要死,卻永遠引領風騷?

某包我買不起也不懂,友人的巴黎購物行程,就叫朋友自己去。我盡量想避開跟法國人打交道的各種可能,因為一想到要溝通要吵架就整個累。沒想到,去了凡爾賽,本來因為法國人神奇標示,讓我們糊裡糊塗排了兩次隊重新入場(一天下來總計三個小時在凡爾賽宮––外面的廣場排隊) , 快到凡爾賽閉館時,我已兩腿乏力,急著趕快回旅館休息,沒想到朋友說話了:

「我要去買馬卡龍。」

「買什麼龍?凡爾賽怎麼會賣馬卡龍?」我警戒心起。

「你看凡爾賽宮有馬卡龍名店ㄟ。Ladurée這家很有名,不買可惜!」

「哎喲!馬卡龍吃來吃去還不都那樣!你人生要看開,不要拘泥於物質與名牌!」我超不耐的,其實就是懶得排隊,就想用人生大道理騙騙朋友,讓她打消主意。

「你累的話你先回去好了。我自己去買。」朋友說。

「哎喲!你不要自己去啦!你昨天不是跟我說,法國家樂福的馬卡龍也很好吃嗎?我們就去家樂福,吃他們的馬卡龍就好。」

朋友聳聳肩說,「那你們先回旅館休息,我自己去就好。掰!」

沒想到同行眾孩們,聽到我說「買家樂福的馬卡龍吃吃就好」,再看到某龍的美麗櫥窗,居然不約而同拋下了我,跟著朋友的腳步投向了某龍的懷抱。「ㄟ,等等我啊,你們這一些人,怎麼這麼容易被外表誘惑啊。」無奈地,我也只好跟著去進貢某龍了。

一進到店裡,又是一陣金碧輝煌、人山人海。奇怪了,不是都快閉館下班了嗎,怎麼人還這麼多?我正沈痛感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不重視心靈只追求物慾的同時,沒想到,眼前俊美斯文的法國店員男,非常冷漠。他很不耐地跟我用法文說:

「請您叫您的朋友選馬卡龍選快一點!我要下班了!」

我跟朋友說,你趕快選要什麼口味啦,人家店員超不耐,他說他要下班了。

「可是我不知道那些是什麼口味ㄟ,你可不可以幫我問?」朋友很無辜地看著我。

結果問那法國店員,他像連珠炮一串,霹哩啪啦給我全部口味繞一遍。哇哩咧,怎麼好像來店求他見習求他面試錄用我一樣?問個口味還考我記憶力?這服務態度也太差了吧?

法國人英文爛到爆,卻沒人敢說「沒國際觀」!一盒法國馬卡龍,讓你看見台灣的國際觀只是迷信

「這是香草玫瑰巧克力咖啡芒果覆盆子,還有,薰衣草賣完了。」我忍氣吞聲,「你趕快選啦!店員要下班了他超不耐煩的!」

沒想到。等朋友一買完,我馬上被後面排隊的那一個中國女孩拉過去:「你可不可以幫我翻譯啊?」中國女孩說。

我已經可以感覺到,我背後的那一位法國店員,他非常火。所以我不假思索地跟那一個中國女孩說,「我幫你沒問題,可是你要選快一點,店員要下班了,他很不耐煩!這是玫瑰,這是草莓,這是覆盆子,這是香草...」

到底誰是領薪水的店員啊?

好不容易把中國顧客搞定,我們也終於買到傳說的某龍。我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那馬卡龍名店,想到這等服務態度,心裡就有氣。

但回到旅館,當我們打開盒子,看到那精緻到不像包食物的、卻像放置永恆紀念品的珠寶盒,那樣美麗的包裝時,我已經差不多忘記那一個急著要下班的店員。接著又吃了一口,我的天,我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這麼沒有國際觀的法國人,可以吸引到這麼多來自國際的觀光客!

我發現他們法國人,只想專心把自己擅長的一件事情,做到最好、做到最美麗。從藝術收藏、從博物館,到即使小小一個馬卡龍,都是。

不做別的,就是專心做自己。一件小事,就把它做到最頂尖,從裡到外。這法國人的邏輯是這樣的:我的馬卡龍好吃、漂亮是我的事,我沒有時間學你的語言、說你的話配合你,我沒有時間檢討我自己去討好你。反正,你要不要買我家的馬卡龍,這是你的事,與我無關。我只專注在我自己,只為自己負責。

他們的用心,寫在每一個細節裡。在每一個屬於自己創意、樂趣與美感之中。口感細緻,包裝精美,連不懂廣告與名牌為何物的小孩子,也完全可以憑藉自己與生俱有的感官與直覺,本能地被美好的事物吸引。而對美、對愛的情緒與反應,則是跨越國界與時間的,沒有距離。

這是一個從自己出發、從認識自己開始的國際觀。

我期待,台灣也能找回自己。我們怎麼看待我們的台式馬卡龍?我們怎麼包裝它們?為什麼我們很認真學習英文,熱愛歐洲甜點,我們友善有人情味,但台式馬卡龍,卻不被世界看見?這都是我們可以思考的幾個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