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報導,一名中國部落客發表一篇〈北京,有2000萬人在假裝生活〉(原文已遭刪除),細數北京生活的艱苦,文章在大陸引起瘋狂轉載,短短兩天閱讀量破千萬,連反駁文章也有數百萬點閱率,成為近日大陸最紅的網路文章。

根據自由時報,內容吐槽北京交通太亂、沒有人情味、房價太貴、外地人晉升太難等等亂象與弊病。

更感嘆「北京發展太快,過去的一切早已面目全非,對於新移民來說,這裡是站不住的遠方,對老北京來說卻是回不去的故鄉,那些追夢成功的人正在逃離,他們去了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美國西海岸。那些追夢無望的人也在逃離,他們退回到河北,東北和故鄉」、「還剩下2000多萬人留在這個城市,假裝在生活。事實上,這座城市根本就沒有生活。這裡只有少數人的夢想和多數人的工作。」

不料,文章發布沒多久,立刻惹禍上身,文章被以「違反規定」為由,遭到微信官方撤下,諸多媒體也連番開砲,《人民日報》批判這篇文章是「怎麼邪乎怎麼寫」,還說「人情相對淡一些,這正是現代生活的特徵」。新華社以《一個城市的生活無法「假裝」》為題,抨擊這篇文章混淆概念、誤導民眾。鳳凰網轉發的一篇批評張五毛的文章《你欠所有的北京孩子們一人五套房》,稱張五毛虧欠那些「半夜起床就工作,為著生計而奔波的北京孩子們」。

根據風傳媒,五天後,張五毛出來道歉了。7月28日,在接受經濟觀察網採訪時,他說,這是一篇有很多漏洞的文章,請求大家不要上綱上線。「我對北京這座城市沒有任何的不滿,」他說,「我感激這個城市給我的一切。」

張五毛說,犯錯之後,很多媒體批評他,他覺得自己已經無家可歸,「回陝西怕丟人,在北京怕挨揍」。儘管如此,輿論並沒有放過他。有網友說,張五毛的道歉避重就輕,回避那篇文章的最大問題——挑動民間矛盾。

來自陝西的張五毛本名張國臣,在北京定居了十餘年,自稱做過公務員、圖書編輯、IT民工,出版過兩部長篇小說。

【以下為新浪新聞節錄部份內容,原文在此

1.北京沒有人情味

經常被外地朋友批評:北京人錢多裝逼不熱情。「都到了同一個城市,幹嘛不一起聚聚?」「幾十年的交情,還不把我送到機場?」事實上,北京人很難像外地人一樣熱情——來去接送,全程陪同,北京人真的很難做得到。

北京人很忙,忙到晚上11點,還在三環路上堵著;北京社交時間成本真的太高,高到從石景山去通州吃飯,還不如去天津來得快;北京真的太大,大到根本就不像一個城市。

北京到底有多大?它相當於2.5個上海,8.4個深圳,15個香港,21個紐約,27個首爾。2006年,張先生來北京,地鐵只有1號,2號,13號綫,現在的北京地鐵到底有多少條線,不用百度還真記不住。10年前我搭公車去找工作,拒絶去四環外的公司面試。現在,京東、騰訊、百度這些大公司都在五環外。

外地朋友來了北京,以為我們就很近了,實際上咱們不在同一個城市,咱們可能是在若干個城市,它們是中國海淀,中國國貿,中國通州,中國石景山……如果以時間為尺度,通州人和石景山人談戀愛就算是異地戀,從北五環來趟亦莊就可以說是出差。

十年間,北京一直在控房控車控人口,但這塊大餅卻越攤越大,以至於西安的同學給我打電話,也說自己在北京,我問他在北京哪裡?他說:我在北京十三環。

北京是個腫瘤,沒有人能控制它的發展速度;北京是一條河流,沒人能劃清它的邊界。北京是一個信徒,只有雄安能將它超度。

北京的人情淡薄不只是針對外地朋友,對同處一城的北京朋友同樣適用。每次有外地同學來京,聚會時外地同學會说,你們在北京的應該經常聚吧?我說,你們一年來幾次北京,我們差不多就聚幾次。

在北京,交換過名片就算認識;一年能打幾個電話就算至交;如果還有人願意從城東跑到城西,和你吃一頓不談事的飯,就可以說是生死之交了;至於那些天天見面,天天聚在一起吃午飯的,只能是同事。

2.北京其實是外地人的北京

如果要讓中國人評選一生中必去的城市,我相信大多數人會選擇北京。因為這裡是首都,這裡有天安門,有故宮,有長城,有幾百家大大小小的劇院。話劇歌劇傳統戲,相聲小品二人轉,不管你是陽春白雪,還是下裡巴人,都可以在北京找到屬於自己的精神食糧。但這些東西其實和北京的人沒多大關係。

走進北京各大劇院,十個人裡面有六個人是口音各異的外地人,還有三個是剛來北京,沒新鮮夠的文藝青年,最後剩下一個是坐在角落裡滑手機,耗時間的北京地陪。

來京11年,我去過11次長城,12次故宮,9次頤和園,20次鳥巢。我對這個城市牛逼的建築,悠久的歷史完全無感。登上長城,只會想起孟姜女,很難再升騰起世界奇跡的民族豪情;走進故宮,看到的只是一個接一個的空房子,還沒我老家的豬圈生動有趣。

很多人一提北京,首先想到的是故宮後海798(798藝術區),是有歷史有文化有高樓大廈。這些東西好不好?好!自豪不自豪?自豪!但這些東西不能當飯吃。北京人感受更深的是擁堵霧霾高房價,是出門不能動彈,在家不能呼吸。

3.北京是終歸是北京人的北京

如果說北京還有那麼一點「煙火味」的話,那麼這煙火味屬於那些祖孫三代都居住在這個城市的老北京人。這煙火味是從老北京人的鳥籠子裡鑽出來的,是從晚飯後那氣定神閒的芭蕉扇裡扇出來的,是從出計程車司機那傲慢的腔調裡扯出來的。

老北京人正在努力為這個城市保留一絲生活氣息,讓這個城市看起來,像是個人類居住的地方。

老北京人的這點生活氣息是從基因裡傳下來的,也是從屁股下面五套房子裡升騰起來的。當西城的金融白領沉浸在年終奬的亢奮中時,南城的北京土豪會氣定神閒地說,「我有五套房」;當海淀的「碼農們」(泛指IT工程師)敲完一串代碼,看著「奶茶」(指劉強東老婆章澤天)的照片,幻想自己成為下一個劉強東的時候,南城的北京土豪會氣定神閒地说,「我有五套房」;當朝陽的傳媒精英簽完一個大單,站在「CBD」(中心商業區)落地窗前展望人生時,依舊會聽到南城土豪氣定神閒地说,「我有五套房」。

沒有五套房,你憑什麼氣定神閒?憑什麼感受生活氣息?憑什麼像北京大爺一樣逗鳥下棋,聽戲喝茶?

在北京,沒有祖産的移民一代,注定一輩子要困在房子裡。十幾年奮鬥買一套鳥籠子大小的首套房;再花十幾年奮鬥換一套大一點的二套房,如果發展得快,恭喜你,可以考慮學區房了。

好像有了學區房,孩子就可以上清華上北大,但是清華北大畢業的孩子依舊買不起房。那時候,孩子要麼跟我們一起擠在破舊的老房子裡,要麼從頭開始,奮鬥一套房。

我們這些外來人一邊吐槽北京,一邊懷念故鄉。事實上,我們的故鄉還回得去。它依舊存在,只是日益落敗,我們已經無法適應而已。但對於老北京人而言,他們的故鄉才是真的回不去了,他們的故鄉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生物理上的改變,我們還能找到爺爺當年的房子,但多數北京人,只能通過地球經緯度來尋找自己的故鄉。

有人說,是我們外地人建設了北京,沒有外地人北京人連早餐都吃不上;是因為大量的外來人口抬高了北京的房價,造就了北京的繁華。但是你想過沒有?老北京人也許並不需要這繁華,也不需要我們來抬高房價,他們和我們一樣,只需要一個山青水秀,車少人稀的故鄉。

那些追夢成功的人正在逃離,他們去了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美國西海岸。那些追夢無望的人也在逃離,他們退回到河北,東北和故鄉。

還剩下2000多萬人留在這個城市,假裝在生活。事實上,這座城市根本就沒有生活。這裡只有少數人的夢想和多數人的工作。

資料整理:中國時報自由時報風傳媒經濟觀察網新浪新聞一個城市的生活無法「假裝」你欠所有的北京孩子們一人五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