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電廠的電塔倒塌,全國電網少了132萬瓩的電,約4%的備轉容量率,跟已經蓋好放在那邊不用的核四廠1號機差不多。台電的電力燈號又變成了紅燈,甚至離限電的黑燈只有一步之遙。經濟部緊急召開記者會,要求全國公務機關在下午一點到三點關閉冷氣。

我隨手算給大家看好了,假設一台冷氣2千瓦,假設政府有20個部門,每個部門有100台冷氣,這樣就是4百萬瓦的功率。但台灣的尖峰用電需求約36,000百萬瓦,所以頂多省下0.01%的電力。

大家都很緊張,已經數不清有幾個人問我,到底會不會限電?我都說,我們早就實質限電了。

台電一直砸大錢做「需量反應」,白話地說就是付錢給廠商,求你把產線停下來,不要用電。平常你向台電買一度電只花兩塊半,現在你省一度電,台電就付十幾元新台幣給你。廠商有利可圖,願意共體時艱,很好,但這不就是柔性限電嗎?

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洪申翰委員又出來批評,過去政府仰賴大型核電廠、大型燃煤電廠等集中式發電廠的脆弱性。請搞清楚,備用容量的意義就在於如果有機組故障,隨時有別的機組可以補上,維持供電的穩定。

就好像開一家客運公司,平常需要十台車在路上跑,今天其中一台車出事,無論是引擎故障或道路崩塌開不回來,總之就是需要備用車輛支援。結果進政府當官的公民團體說,這就是集中式載客的脆弱性,我們應該去路上隨機拜託騎機車的人,幫忙用後座載客。

你看,好分散式、好共享經濟!

我國長期以來電力備用容量不足,24小時需要的基載電源也嚴重不足,就是你們這些空口說白話的環團和政客造成的,代價卻是全民承擔。

環團平常鼓吹的太陽光電和風力發電等分散式發電,沒吹風沒出太陽的時候,通通派不上用場,這不叫做調度靈活,而是叫做不可控制。講幹話無助於解決缺電問題,有種就先叫行政院下令台電捨棄所有的傳統電廠再說。

順帶一提,最有效的分散式發電,就是在北部多設電廠。當初決定在北部蓋核四廠,除了著眼於每年提供200億度電,全國可增加大約9%的備用容量率,更有效減少南電北送的長途耗損與輸電風險。如果只算北部地區,甚至可達尖峰時段將近20%的供電能力。

我相信各家媒體跑經濟部與能源局的記者朋友都明白,我國已經實質進入限電。容我補充,我國的法定備用容量率是15%,但在政治干預核一廠1號機與核二廠2號機長期無法重啟的情況下,就算加入林口電廠新增的機組,我國的實質備用容量率也僅8%左右,所以每天的備轉容量率都在2~6%之間徘迴,一旦有機組出事,就是準備限電。

台電有很多可以說的和不能說的調度手段,除了之前提到的花大錢買回電力,還有降低供電的電壓和頻率之類的技巧,拼命榨出那麼一絲絲電硬撐過去,讓政府高官可以對全國民眾裝傻,保證電力供應無虞,雖然張忠謀和郭台銘顯然不相信。

然後,這次不只是柔性限電了,行政院下公文命令公部門限電,甚至明言若節電不彰,將影響績效考評。這已經是向全國宣告強制限電了,只是還沒限到你家。當然,如果你家開店,皮就要繃緊一點,因為能源局要動員加強稽查,冷氣外洩最高罰10萬。

問題是,《電源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規定,缺電時應先從工業大用戶開始限電,行政院卻只對基層公務員下手,其實是違法行為。炎熱的夏天,逼公務員在不開冷氣的房間裡辦公,簡直是一種酷刑。政府高官不敢對企業財團開刀,只敢欺負不能吭聲的公務員,算什麼東西?

2015年,曾有媒體專訪馬英九總統,指出「不管天氣多熱,辦公室永遠不開冷氣,最多只開電風扇」,被批評作秀。翟本喬當時曾說:「我相信他不開冷氣不是作秀,是真心地想省電。只不過他沒算清機會成本:腦袋要是熱壞了,作出一個錯誤的決定,國家的損失還比那一點電要大上幾兆倍。」

回到2017年,總統府這次出來說,也會配合每日下午一點到三點關閉冷氣。總統府發言人張文蘭親自到記者室關冷氣,請大家共體時艱。辛苦的記者幫她拍了張照片放上新聞,讓大家覺得有點困惑,因為她身上穿著那件外套,好像沒什麼說服力。

我們甚至不知道,蔡英文總統本人到底有沒有在總統府辦公室。如果她正好安排滿滿的行程,坐著防彈車到處跑,我希望她願意關掉車上的冷氣。反正蔡政府已經作出太多錯誤的決定了,她現在最需要的是苦民所苦,才能體會老百姓在想什麼,而不是又耍大小姐脾氣,神隱起來不見人。

電源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 
停吹冷氣2小時 列入考評 
響應節電 總統府下午關冷氣 
馬總統不開冷氣 翟本喬神回:腦袋熱壞損失更大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為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