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本文為《與中國打交道:美國前財長鮑爾森的二十年內幕觀察》一書書摘,此書為美國前財政部長鮑爾森之回憶錄,他在書中詳述在他身居高位時,與中國高層往來之軼事。本文節錄此書第十四章,背景為2007~2008年,美國發生殃及全球經濟的金融海嘯,中美雙方在此風暴中的交手過程。

我們決定第四次SED[編註]的主題為可持續經濟增長,2008年6月對話舉行之時,可以說這個主題是再合適不過了。油價飆升至138美元一桶,原油價格比前一年上漲了一倍。能源和化肥價格的上漲,再加上地方的乾旱,助推食品價格上漲,特別是主糧。而糧食短缺在一些貧困地區引發了嚴重的暴亂。價格上漲部分反映了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快速增長,對於稀缺自然資源更大的需求。中國經濟的成功使數億人擺脫了貧困。目前,中國的挑戰是在不影響國內穩定和不帶來全球災難的情況下,維持其發展。

[編註] China-U.S. Strategic Economic Dialogue,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是中國和美國兩國之間的定期高層對話機制。

我們在馬里蘭安納波利斯(Annapolis, Maryland)海軍學院召開第四次SED之際,美國正遭逢越來越嚴重的金融危機,這場危機將吞噬整個金融界。已有許多著作描述了我們國家最近歷史上經歷的這個黑暗時期。但美國人卻不太知道,這場危機如何徹底改變了中國的態度和政策。危機暴露了中國對出口的過分依賴,也證實中國有必要將國內消費調整為經濟的主要需求。中國為了抵禦最嚴重的危機而採取的措施--特別是大規模的財政支出計劃--將停止必要的結構性改革,並留下呆帳這代價異常高昂的遺產;直到今天,中國仍為這樣的遺產所困擾。但中國可以扮演堅定、負責任的角色,協助我們應付越來越多的問題。但中美兩國關係的性質開始發生明顯的變化,因為美國面臨的麻煩使其體制的某些方面遭到質疑且喪失了信用;而美國的麻煩,卻增加了中國的自信。

在SED會議的一次休息時間,王岐山(編按:現任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把我拉到一旁。王岐山這時已經離開北京市長的位子,於三月接替吳儀擔任副總理,是SED中方的主席。他告訴我,美國的金融危機影響了他和中國黨內高層其他人對美國的看法。我終於徹底明白了中國態度的變化。

「漢克(編按:鮑爾森全名Henry M. Paulson),你是我的老師,可現在我在老師的領地審視你們的制度。我們還應該向你們學習嗎?我們拿不準。」

這場危機是令人沮喪的經歷,這也是最令人沮喪的時刻之一。

我跟王岐山認識已經15年了,一起在承受壓力的情況下密切合作過好多次。他是朋友,也可以推心置腹。他有魅力,而且樂觀,雖然有時候講話會很有策略,但他總的來說很直率,跟我不會講假話。我非常欣賞他這一點。他的看法誠懇生動,我一點也不覺得有冒犯我的地方。相反,這樣的看法來自一個30年致力於推動中國改革的人,只能讓我明白,中國發生這種變革的大環境變得異常艱難。西方金融危機讓反對中國開放資本市場的勢力更加強硬。

我回答:「我們犯了很多錯誤,但你們也可以從中吸取教訓。」我們的問題,我說,不該導致中國得出「中國不需要繼續發展開放和競爭性的市場」的結論。不管情況如何,我接著說,「我們都會盡最大努力修補我們的市場,保護我們的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