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長榮航空空服員在颱風天請假這件事,各位一定要想起梅姬颱風的往事。去年梅姬颱風侵襲台灣,長榮航空不畏風險,使命必達的降落在桃園機場,當時曾經引起一片撻伐,認為這種冒險行為,罔顧機上乘客與航空人員的權益,實在太誇張。後來桃園空服員工會與長榮航空協商,同意員工可以在政府公告颱風天可以不用上班時請事假。 

是的,颱風「假」是假的。就上班族而言,一點差異也沒有,這種「假期」的性質,類似事假。也就是說,政府宣布停止上班上課,上班族因此不去上班,這是合理的。但是,不上班,老闆有權扣除一天薪水。正常到班,也沒有加發一天薪水。所以,即便政府宣布不用上班上課,那也就是我們的薪水被扣,換得一天在家防災或休息,如此而已。 

這麼說來,長榮的空服員這麼多人在同時請事假,是不是有「罔顧顧客權益」的情況? 

首先,颱風天請事假,是勞工的權益,畢竟每個人都有權利拒絕在風雨交加的時候去上班,更何況,長榮縱然當天有給工資,這也是勞資協議之後的結果,從員工的權利來看,是沒問題的。如果在地面上,我們都會擔心招牌砸下來打到自己,在飛機上工作或搭乘,難道不會擔心自己的安全? 

或許你想說,除了當天晚上比較恐怖而已,第二天其實風平浪靜,颱風很快就過去了,他們為什麼不銷假上班?孩子,先不說千金難買早知道,換做你,你會銷假上班嗎?用結論來推論過程,這種以結果論英雄的論調,一點都不對。 

更何況,要貪生怕死,也是自己的選擇,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員工一起貪生怕死?難道這不是勞方的陰謀?不,這不是陰謀,因為請假不能臨時,只能前一天請假,當縣市政府宣布當日可以停止上班上課後,員工依法請假,隨著請假的人數增多,公司其實可以嘗試調度或是增加當日的補貼,真的無法調度或員工不願意接受,那也就只能取消班機,但是公司得要想想,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傷害公司形象與營收? 

因為貪生怕死?當然不是。再想想別的答案。 

因為長榮不能組織工會,而且想要藉由這次的「機會」,提升勞工權益? 

接近了。基本上,對於一個沒有工會的公司而言,目前要罷工,或許時機還不是很成熟,也或許對於雙方而言,還是衝擊太大。藉由合法的手段,達到願意讓公司坐下來談的目的,這或許是比較好的方式。 

談什麼?當然是員工權益。如果有五百名員工,願意集體請假,這是什麼樣的問題?公司難道不用檢討,就以員工「罔顧旅客、嗜錢如命、貪生怕死」直接結案嗎?不是五個人、五十人,是五百人。當員工集體請假,他們會不會擔心公司秋後算帳?會不會擔心公司營運下滑、形象受損?會不會擔心結果不如預期,反而傷害自己?當然會,那麼,他們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自私。你真的想用這兩個字結案?勞工的團結權,原本就是用來影響社會輿論。如果休假對於公司造成越大的損失、對於乘客造成越大的不便、對於社會造成越大的影響,公司才會想要解決這個問題,才不會忽視員工的力量,不是嗎?天底下哪裡有抗爭不影響社會成本的?如果不影響,這就是失敗的抗爭、無效的抗議,誰會理你?至於法務部次長要研究這件事涉嫌「煽惑犯罪」,我只能說,腦袋每個人都有,要記得用。 

這年頭,沒有什麼行業是不帶有使命的,工作就是一種使命,但也因為如此,所以勞工權利要伸張,不要拿使命這種東西來吆喝。公共運輸沒有比較神聖,醫療事業也一樣,有些人喜歡拿「你們如果罷工,影響其他人權益怎麼辦」這種話來壓縮勞工的話語權。但是每份工作本來就都在處理別人的權益,如果罷工不會影響其他人的權益,這份工作是不是沒有存在的必要?當大家習慣用「你們影響了多少人的權益,你們知道嗎?」做為藉口,自己的勞動權被壓縮時,就不要怪別人沒替你說話。 

颱風假,真的不是假,而是勞動者得自己判斷,要不要在颱風天工作。而我們欠缺的教育,就是學習如何自己做決定、扛決策。學習爭取權利,而且容忍別人爭取權利,這是我們所有人,都應該面對的課題。

作者簡介_呂秋遠

宇達經貿法律事務所負責人、東吳大學兼任助理教授、NEWS98廣播節目主持人。經常在個人臉書發表讓人感動的法律故事,以及「鞭力十足」的時事評論。著作:《噬罪人》、《噬罪人Ⅱ:試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