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嫁到以色列之時,我仍然維持著我在台灣「以禮待人」的習慣。不管什麼時候、不管對方是臭個臉或是一臉心不在焉狀,我只要看到是鄰居都會很有禮貌,微笑著打招呼──敦親睦鄰不是都是從這裡做起?加上我剛到以色列時不很會希伯來文,有些鄰居英文也不是很好,我總覺得肢體語言可以釋放些善意,常微笑,應該可以代表我是個友善、大方的人。

但我家樓下鄰居,爸爸跟年紀20初頭的女兒兩個人,看到我總是愛理不理的。早上碰到面,我微笑著說早安,他們要就面無表情的點個頭,要就當做是沒看見一般的走開。我剛在異地落居,面對這種狀況總是有些疙瘩,特別是他們跟我老公是老鄰居,關係很好,所以讓我覺得更奇怪。問了我老公幾次,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惹到他們什麼?他總說鄰居是很好的人,是我太敏感!

「也許妳剛好碰到他們有急事或心情不好?以色列人並不會像台灣人一樣,肚子有事臉上還掛著笑容啦!但那也不代表他們不喜歡妳或對妳有意見!」我老公這樣解釋。

我不是以色列人,哪裡知道這對父女的「彆扭」是為了什麼?再說我碰到大部份的以色列人都很好,就當他們是例外好了。雖然我偶爾想起來,還是有些讓我覺得困擾…。

過了幾年,我家長女小雅出生。住在異鄉的新手媽媽,手忙腳亂,沒人可以幫忙;加上小孩有輕微的先天性疾病,讓我十分操心…小孩出生沒幾個月,我已經覺得自己就快被壓力擊碎了。

一天早上單獨帶寶寶出門,回家時寶寶哭個不停。我站在一樓樓梯前一手抱著寶寶,一手收嬰兒車,卻怎麼樣都沒辦法把嬰兒車折疊起來。就在我感到滿心挫折時,那個20歲的鄰居女兒突然出現。我正在心情煩燥,自然沒有力氣對她微笑打招呼,也不想繼續抱著哭泣的寶寶站在一樓。念頭一轉,我突然決意挑戰以色列人的「開口就會得到幫助」的個性,因此皺著眉頭跟她說:「可以麻煩妳幫我把這台愚蠢的嬰兒車收起來嗎?」

沒想到本來一臉淡然的女孩,聽到我這樣說,竟然笑開了跟我說:「當然!」她不僅幫我收了嬰兒車,還幫我把車子抬上了二樓、幫我抱著哭泣時分貝破表的小雅,讓我從一百個購物紙袋中找出家中的鑰匙…。

等我開了門,從她手裡抱過小雅時,我禁不住滿肚子的疑問:「妳怎麼今天對我這麼好?本來妳看到我都愛理不理的啊?」

女孩聽到我的話,慢條斯理的說:「妳知道嗎?今天是這幾年來我第一次看到妳不是帶上微笑的面具,而是以一個活生生的人的情感跟我說話。我一直覺得妳像是個做出來的機器人,完全不透露妳的情緒跟意見。我不知道要怎麼跟沒有情緒和意見的人互動!」這個土生土長的以色列女生,說話犀利萬分!

我聽到她的話,呆在那裡不知要如何反應!

「生活在以色列這個社會,又是戰爭,又是高生活壓力,哪來的力氣每天對著不認識的人傻笑?妳不覺得這樣很假嗎?」她開玩笑似的跟我說「我等下回家如果告訴我爸我看到妳不知所措又皺眉頭的樣子,他可能會以為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跟女孩的對話至今已經超過六年,我每次想起來時,仍然覺得很震驚!

這是怎麼樣的文化差異跟文化震撼(culture shocks)?

晚上跟老公雅爸談到這件事,他倒是笑了:「歡迎來到以色列!這個國家有來自於各種文化、各種語言的人。大家看待肢體語言的方式很不一樣。」

「在以色列,我們看到只有美國猶太移民一天到晚帶著笑容,但很多人都覺得美國人的個性太過樂觀,他們容易被猶太復國主義的號召感動,也容易對以色列的現實失望。可能是這樣,所以以色列人碰到一直帶著笑容的東方人,也會有這樣的聯想!」

「記住,以色列是移民國家,生活忙碌,文化差異極大。在這樣的狀況下,在一個人摘下看世界的粉紅眼鏡之前;在一個人願意誠實真誠的表達他們的喜好之前,是很難跟他們對話的。」雅爸下了個結論。

我以前受到的教育完全不是這樣。出門就是要漂亮、得體的面對他人。不管心中對於對方的態度與事情發生的狀況有多大的不滿與反彈,仍然要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微笑的處理。不僅是對待長輩,連朋友與朋友之間都不能說重話、撕破臉。想要說對方不喜歡聽的話時,得要再三斟酌,以免傷了和氣!

跟女孩與雅爸好好談過之後,才知道這些體貼的人際關係處理方式,來到以色列倒是成為我交朋友的「絆腳石」?

我以為自己友善,大家卻不瞭解我為什麼一天到晚掛著無謂的笑容?

我以為自己包容,大家卻不瞭解為什麼我對任何公共事物都沒有意見?

我以為自己識大體,不用到處介紹自己,大家卻覺得我十分保護自己,不願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

這樣一來,我終於瞭解我為什麼在這樣的環境中難以交到新朋友。語言是一個問題,但交往方式更是!這樣一個國家,因為多移民、多文化,加上希伯來文直接了當的表達方式,大家習慣直來直往。當一個陌生人不大表達自己的情緒與意見時,對方就無從認識起-不管臉上掛著多少笑容,都無助於破冰與建立友誼。

因此在這個國家生活,肢體語言是要更友善一點?更活潑一點?

答案是:好好做你自己!

要表示友善,不如表現自己;所以要表示體貼,就要從表達意見開始;想要交朋友,就請好好介紹自己,跟對方說明自己的喜好;覺得對方做錯或態度奇怪,就要直接去問對方…只有把自己完整的呈現出來,對方可以「真正的看到你」時,穿越文化的理解與同理才有可能產生,真正的友誼也才能夠成長。

在以色列居住了十年之後,我有了一些姐妹淘,其中有跟我一樣的外籍新娘,也有土生土長的以色列女人。不管她們的出生與文化,我們的友誼建立在相互喜愛、相互認識、相互幫助、相互鬥嘴之上…。

在我把無謂的微笑拿下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