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呂秋遠律師談墾丁遊客雪崩式下降的文章,有些感觸。

「只想賺笨蛋的錢」,是過去台灣很盛行的商業文化,利用資訊不對稱的優勢,大賺低成本快錢。這樣的確能迅速發財,但純金錢導向的思維,長期下來必然導致產業毫無進步、嬌生慣養。在資訊流通的今日,殺雞取卵式的敲盤子商業手法,無疑是一種自殺行為。

過度炒作,失去價格優勢之後,除了廉價一日遊與陸客團,幾乎沒有人會願意花一樣的錢,選擇去墾丁人擠人,而不飛沖繩躺在純淨的沙灘上曬太陽。

其實遊客早就減少了,只是因為馬政府開放陸客一條龍團剛好頂住了這個缺口;原本恰好給產業一個緩衝,思考未來該怎麼走,但賺慣了快錢的旅遊業者根本沒想過這一點,反而一味的依賴陸客,等到中國禁陸客,才大喊「雪崩式減少」,是要怪誰呢?

雪崩的不是遊客,而是「資訊不對等」的防護罩罷了。以前遊客會來,是因為墾丁名氣大,大家也不知道哪裡還有漂亮海灘、哪裡超值,但今天呢?

說穿了,脫去了「資訊不對等」的保護殼,墾丁慣行的商業模式根本就一無是處:

論海灘、水上活動,綠島蘭嶼澎湖小琉球都大贏,預算再加一點直接飛沖繩泰國。

論美食,墾丁大街跟全台灣的夜市幾無二致,甚至價位與台北一致。

論悠閒,東海岸隨便找個小鎮落腳都比較悠閒。

論美景,台灣美的地方太多了,沒有非得去墾丁一趟不可的理由。

沒有比較有特色,住宿和花費又比人家高貴,品質卻沒有跟上,這樣是要吸引誰來觀光?

只有文化、故事、老建築、自然美景、人文氣氛這些事物,是完全無法複製、偷走的。

想一想,你去京都,看的是什麼?

寺廟、街道、特色美食、限定商店、全世界找不到第二處的人文美。

奈良的鹿離開了奈良,只是普通的鹿,但他們會在那裡就是有背後的故事,而不像台灣政府,想在哪「複製一個奈良」,就往哪裡丟鹿那樣迂腐。今天飯店、步道、裝飾性建築物蓋得再大、再堂皇,沒有和地方文化相輔相成,明天一個更土豪的國家一擲千金你就輸了,馬上變成蚊子館,最顯著的例子,便是各地紅完就變垃圾的天空步道,還有布袋那可笑的高跟鞋教堂。

只有「無法複製」的東西,才能源源不絕的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遊人前來。

裝置藝術只有裝在對的地方才是藝術,不然只是隨意棄置的公共垃圾而已。

墾丁有這些東西:全台唯一的熱帶雨林林相、唯一梅花鹿奔馳的草原、少見的石灰岩地形、良好的潛點、陸蟹的遷徙、恆春古城的老房子們、灰面鵟鷹過境時的壯觀鷹柱......這些都是翻遍台灣難以撼動的獨一無二,但鮮少業者著眼經營這些有地方特色的賣點,政府更沒有想進行特色整合的意思,重點還是在各種硬體建設、破壞環境,而不是溝通、管理、保護在地環境、想辦法走出自己的特色、經營別人無法複製的深厚內涵。

當整個墾丁的商業氛圍,依然停留在酒吧、海灘、小鮮肉比基尼,這些隨便換一個海灘都可以直接複製完全取代的所謂「特色」之上時,那就休怪消費者無情,在經過比較之後,淘汰了所謂「低CP值」的選擇了。

抱怨遊客雪崩,那麼有沒有想過,客人為什麼「非你不可」呢?

※本文獲作者同意授權轉載,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