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行在高雄愛河上,平穩的太陽能船安靜地劃過一道水痕。抬頭看到輕軌電車,徐徐地從亮麗的鋼體曲橋上駛過。我跟S拿著手上的咖啡坐在船頭,討論兩側海洋文化流行音樂中心與國際港埠旅運中心的工程進度,對亞洲新灣區周邊房市的發展影響。

S是高雄在地建商,精明幹練的他對資訊掌握度相當高,總是早一步嗅出可能的商機。S從年輕時代就很有賺錢頭腦,唸工專時期大膽租了一整棟透天厝分租,月月包百坪地下室辦舞會,學校成績雖低空飛過,但畢業時就存了人生第一桶金1000萬。

聰明的S,進入房地產就從代銷業創業開始做起,曾經業務快速成長變成百人公司,然而卻在1999年921地震後,中部包銷的五個案場讓他慘賠與負債上億。幸好2000年初陸續接觸不良債權投資市場,S運用高槓桿花了十年總算把債還清。S一身善於借力使力的功夫,總是敏銳地看出可以最有效率達到目標的方法。

我們討論著近期高雄的建設快速發展與房市趨勢,他語重心長地說:「高雄其實是缺產業,建設已經夠漂亮了。但若產業沒有進來,高雄的房市大概還是這樣,穩穩的不太漲也不太跌。」

「我覺得政府老是做些事倍功半的硬體玩意兒。」S接著說,「比如建國際港埠旅運中心,郵輪客人其實對高雄旅宿產業一點幫助都沒有;還有輕軌建設連結的站點,周邊都還是空蕩蕩,現在反而『坐輕軌』變成主角;還有那個雷聲大雨點小的高雄軟體園區,給鴻海發展那麼一丁點空間,哪夠成氣候呀。」

「那若你是市長,你會怎麼做呢?」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