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我在某電商平台訂了一個東西,隔天下午我人在家,就接到某宅配公司送貨員的電話。

我心想,一直以來宅配員都會把東西交給管理員,管理員再通知我到大廳取貨,為何宅配員會打我手機?

我好奇地接起電話,還沒開口,對方竟然劈頭破口大罵,說他繞了好幾圈,車也沒地方停,也不知要把貨交給誰,要我現在就到樓下拿貨,不然他就走人了。

我愣了一下,急問樓下管理員呢?不是交給管理員就好了?

他聽了更生氣地罵我是在整他嗎?樓下根本一個人也沒有。

我快速衝到樓下,只見送貨員一張臭臉,不耐煩地把貨放在地上,叫我簽了名,嘴裡還碎碎唸的衝上車離去。

後來,我才知道因為頂樓抽水馬達壞掉,管理員帶工人上去修,才會一樓放空城。

老實說,我也知道管理員不在,會造成送貨員的困擾。但那位送貨員的焦急和憤怒,讓我心裡覺得毛毛的,不是因為怕送貨員回來找我算帳,而是物流這個產業怪怪的。

幾天後,我又從另一家電商平台買了一個東西,隔天同樣又接到另一家宅配公司送貨員的電話,他說他人已在附近,因為是貨到付款,問我在不在家?否則要等明後天他再繞回這區才有空送過來。

當時,我在住家附近和朋友喝咖啡,因為不想明後天才收到貨,就跟送貨員說,我十分鐘內趕回去。

沒想到,我不到十分鐘就回到家門口,只見送貨員已把貨品放在一樓大門口,和管理員吵架。

我衝過去問原由,才知送貨員趕著要去送下一家,沒有辦法等我回來,要管理員先墊款,管理員說這不符合規定,兩人才在那裡爭執不下。

等我過去說我是收件人時,送貨員就臭著臉急著跟我收錢,但我買的那件貨品體積不算小,就請送貨員幫我送到樓上家裡,我也可回家拿錢付款。

因為,以前的送貨員都是這樣做的,我也不覺得這個要求過份,沒想到那位送貨員愣了一下,皺著眉,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東西送進電梯。

我們一進電梯,他就不耐煩地從口袋中抽出幾張簽單,要我全部簽好。

我試圖緩和氣氛,於是笑著對他說,剛剛電話裡不是說好我十分鐘內趕回家,沒想到他比我快到,真是有效率。

沒想到,他竟然露出凶惡眼神,把我當成他殺父仇人似地狠狠瞪著我,大聲斥喝說他連午飯都還沒吃,現在都四點多了,他還有一堆貨要送的,當然快啊!

他這狠話說完,我也楞住了。

他繼續用著想把我碎屍萬段的眼神瞪我,似乎在說,要不是有你們這些愛花錢的買家,他也不會餓到現在連午飯都沒吃,車上還一堆東西要送,搞不好連晚餐也沒得吃。

老實說,我自認為是個口才不差,也很會和人家閒聊的公關高手,但眼前他露出這種冤親債主等級的凶狠目光,我安慰他辛苦了也不對,就怕他又把我冠上個心口不一的偽君子罪名。如果我跟著他一起罵他們公司是血汗機構,他會反過來罵都是有我這種愛買東西又不愛出門的人,才讓他們送貨送到快崩潰。

頓時間,我實在不知該說什麼,只好用微笑來抵擋他那怨氣沖天的眼神,直到電梯門開啟。

後來他用力把東西放在我家門口,我進門拿了錢給他,簽了名,他半句話也不說就衝下樓。

等我下樓要再回咖啡店時,管理員對著我苦笑,說我修養真好,對這種把客人當仇人的送貨員,臉上完全沒有任何怒氣。

我跟管理員說,我不是修養好,而是我年輕時,也做過這種不把人當人的血汗窮忙族,經常餓著肚子趕工加班,我完全能體會人在肚子餓血糖過低時的狀態,所以我不會和送貨員計較,反而覺得他很可憐。

管理員瞪大眼睛問「為什麼可憐?」

我說「不久後他就要失業了。」

「哦,因為有客戶投訴他態度不好,所以會被開除?」管理員這麼回我,我笑了笑說「倒不是他一個人被開除,而是整個產業可能撐不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