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個月前,有一個客戶來辦公室開定期的業務會議。我們已經認識並且和這個客戶做生意好一陣子,常常代表公司的是老闆的幕僚長,他剛從學校畢業就加入這間公司,已經被大老闆訓練了好幾年,現在是他表現最好的員工之一,總是被派去見重要的客戶,在重要談判上很受信任。他很聰明、可靠,跟他談話總是很令人愉快。

在談話的結尾,我們很輕鬆的問,他最近有沒有什麼新鮮的事。他回答說,正在考慮幾個月後要離職。這很令人驚訝,我們問他為什麼,以及他下一步計畫是什麼。

他說整個職業生涯,超過10年都待在同一間公司,現在是時候作轉變了。他已經盡他所能的為公司付出,覺得現在或許是時候,趁還年輕,看看是否有能力可以自行創業。

他想看看接下來幾個月,是否能夠開一個自己的公司。出於對他現在公司和老闆的尊重,雖然商業模式相似,但是會在不同產業,提供不同的服務,所以不會有直接的競爭。接下來幾個月,如果他可以找到對的合夥人和投資人,那他就會正式告訴老闆他的計畫。

我們說OK,祝你好運,再告訴我們後續發展。另外,在通知老闆的時候,要小心謹慎並且尊重他,我們最後提醒了他。

時間快轉幾個月,幾週前在一個商業研討會上,我們遇見了他。我們問他創業進行的如何,他嘆了口氣,看起來有點沮喪。

後來他的確找到了合夥人和願意支持他的投資人。他終於確認了下一步,並覺得是時候告訴老闆了。但是跟老闆的談話走向,和預期的完全不一樣。

他的老闆大約65歲,這輩子都花在這個傳統產業裡面打造這間公司,當聽到他提出想要離開的時候,覺得非常震驚。起初,他提說要給他加薪或升官。年輕人解釋這跟錢無關,只是他很單純覺得是時候去追尋自己的夢想和開創自己的事業。

當老闆發現加薪和升官都沒用後,他覺得很沮喪並開始情緒化,開始把年輕人的決定變得針對個人,搞得好像是他其中一個孩子爭辯著說要搬離開家一樣。老闆說他已經訓練他這麼久,這不是報答他的正確方式,而這位老闆已經為這個年輕人在公司內未來的5、10或15年規劃了很大的計畫。

如果他堅持要離開,他想要重新檢視他目前的表現和獎金結構,而在那之後,這個對話開始越來越激烈和令人討厭。

這個年輕人並沒有預期老闆會表現的如此情緒化,並且以為以支持年輕世代的觀點,老闆應該會更支持他出去闖一闖,但現在他跟老闆的關係變得非常緊繃,而且也不確定什麼時候才能真正離開公司並創業,同時不會有更多傷害或戲劇性的情節。

巧的是,幾週前,我和幾個朋友去參加了一個公事上老朋友的婚禮。他在7年多前,被一個美國大型國際私募基金,派去當中國辦公室的主管。6個月前,決定是時候離開並成立自己的投資基金,他也跟他老闆說他要準備離職。而且不只是他想要走,他跟同辦公室的兩個跟差不多年紀的資深經理談過後,他們也都同意是時候靠自己嘗試一些事情,以免錯失機會,變得太過規避風險。

起初,紐約總部那邊自然會感到震驚和訝異,有一點生氣。但一週後,從我朋友畢業之後就開始指導他的大老闆,有了一個不同的態度和提議:

他依然相信在過去幾年幫忙訓練的這個年輕經理和他的資深經理有很大的潛力,遲早會成功,而他很自豪曾經教導過他們。既然他認知到無論如何不可能阻止他們離開,而一旦這三個頂尖的經理人離開這個分公司,他們可能也會帶走一些最棒的員工、客戶和生意,他甚至可能需要關掉這間分公司,但他依然想要看他們成功並支持他們。

所以何不如這樣:與其生氣、試著阻止或摧毀他們,他會關掉他自己的辦公室,投資他們的新基金,投入最初的大筆資金,幫忙他們能夠快速啟動,並且讓他們能夠更容易能夠吸引到其他新的大客戶。

他給我朋友最後一封的email是這樣結束的:「最終每個年輕人都需要開始自己的旅程,如果我無法在你的旅程中說服你加入我,那我依然會感到十分榮幸和自豪地幫助你開始第一步。」

那個晚上,在婚禮上我朋友指著坐在他家人那一桌的前老闆夫婦,非常感激他的支持,以及他老闆最後表現出來的慷慨大方。

在許多方面來說,或許他老闆的態度會正面地影響到他,並且傳承下去,讓他在未來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和企業主管。

兩個非常類似的情況,都是年輕世代想要離開本來訓練他們成長的公司去創業,獨立地去追尋他們自己的夢想,很像是父母和他們的小孩的關係一樣,但老闆有兩個非常不同的反應和結果。

一個老闆把這個決定當作是背叛,受傷並感到憤怒,而另一個在度過了一開始的震驚之後,決定不只是在情感上支持這個年輕人離開,還在財務上也投資了他。

有一天,做為朋友、商業伙伴、另一個人的導師、支持者、投資人、哥哥、姐姐、父母,我們要如何去思考、考慮和對待其他年輕人踏出他們自己的第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