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年輕人常被批評的點之一,就是公司待不久。做一兩個月就跑掉的人很多,做一天跑的也不罕見。好吧,的確也有做半天就不見的。但離職迅速,真的不好嗎?

在我認識的人之中,就算是40歲上下的中年上班族,許多人換工作或業別的頻率也不低,但相對年輕人來講,這種變動通常不被認為是種問題,因為他們是有計畫的轉職或跳槽,也通常能獲得各方諒解,其收入與地位也往往因此有不小改善。

因此「工作穩定」的定義,看來就不只是「一直做同樣的工作」而已。這會涉及某種綜合的價值判斷力,也就是種「德行」。

於此不妨先提出一個關於「穩定」的暫時性定義,就是「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如果我知道自己是因為有新的人生規劃,知道下一個工作的薪水比現在多了30%,知道再做這一行下去會和整體產業一起沉船,那這時換工作,甚至換業別,仍可以算是「穩定」,或至少不「違反」穩定的定義。

但如果換了一次之後,又有新的人生規劃?又有更高薪的工作?因此再換一次,這時仍算是穩定嗎?似乎就不太算了。你應該在上一次換的時候,就想清楚後續發展可能性,不應該騎驢找馬;除非你預設的可靠將來就是不斷騎驢找馬,「穩定的騎驢找馬」。但這似乎不合多數人對穩定的直覺認知。

因此「穩定」可以加上一個新定義,就是「變動必須基於長程規劃」,如果之後無法照計畫來走,那也就不會說這人是穩定。至少你換工作之後,要做個一年以上吧?

但仔細想想,這種穩定也可能會讓人覺得不安,甚至不智。當代職場的變化非常快速,就算是主導市場的業者,也通常難以找到能長期獲利的經營模式。特別是新創事業、網路事業,或流行產業,這些產業往往與人們日常需求脫節,抓的是虛無飄渺的風向,所以其成功模式很難挺超過一年,甚至一兩季就下台一鞠躬。如果整個產業都有產品週期很短的問題,那麼抓準時機離場,反而會是重要且正確的判斷。

所以「穩定」的定義,看來又要加入「精準判斷離場時機」這樣的條件了。不論入場或出場,一切都在當事人的掌握之中,「進退得宜」,看來才是真正的「穩定」。但這又與我們口語中的「穩定工作」、「工作穩定」的意思好像越差越遠。那麼,是口語中的穩定有問題,還是上述新定義的「穩定」有問題?

我認為,一般人口語中講的「穩定」,是種過分簡化的外在穩定,並不是真正值得奉行的道德原則。

像是為了追求穩定的工作,而去考公務員或教師。但公務員或教師真的穩定嗎?依這三、四十年來的狀況,好像確實可以這樣說。不過,老公務員和教師在三、四十年前初任職之時,並不知道這工作的穩定度有多高。在經濟快速成長但外在環境「風雨飄搖」的民國六、七十年代,多數人都不敢想像會有民國90年,更難樂觀想像中華民國會有100年,可以發給他退休金。

多數當年的公教人員,只是求一個相對低風險的工作環境,而投入這一行。若只看現職公教人員的工作環境與退休條件,就會讓人覺得其「變數還蠻大的」。所以說,我們現在會覺得某些工作穩定,是看到這些工作的過去狀況而有的評價,不代表這工作真的具有「穩定」的性質。

是以真正的穩定,是建構在對於未來的知識之上,不只是在職場中如此,各種人生層面的穩定或安定(結婚、購屋、生子),也都需要知識與相應的判斷力。這種「定」絕非形式上的「不動」,而是該動的時候動,該停的時候停。

那什麼時候該停呢?這個世界的變化節奏越來越快,我們也應該跟著加速運轉嗎?傳統儒家在提到「知止而後有定」時,是認為當人認知生命的真正目標(至善)時,才能真正「定」下來。對此論點常有一種錯解,就是主張要知道真正至高的善,人才有辦法安定。

而當代倫理學認為,人很難掌握什麼是「至高的善」,但人有可能找出自己生命的最高目標。至少是暫時性的最高目標。一旦你心中有個目標當「底」,所有的行為都能指向這個目標,那就算是一種「穩定」。

也就是說,集中於特定目標之上來努力,你就能穩步穩行,「知道自己在幹嘛」,有異動時「是基於長程規劃」,且能「精準判斷離場時機」。所以,穩定絕非外在形式,而是對於發展方向的精準掌握,不論是職場或是其他人生向度都是如此。也都該如此。